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寵嬌妻 第 4 頁


是靠這兒——掙來的!」她好神氣的比了比腦袋瓜。「他們又沒有得罪你,你何苦欺負他們?」林艷兒相信這些銀子很有可能是來自館裡的師兄弟,師姐似乎不想隱瞞她,曾經當着她的面施展「騙術」,她親眼看著師兄們爭相掏出銀
作者:待考 / 頁數:(4 / 0)

出門,美其名是巡視「天下第1鏢局」在各地的堂口,事實上哪次忘了上這兒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由此可見,她對少主意義非凡,他豈敢小戲?時尚書屋
「你預備拜帖送到威震四方,我要見寒館主。」
顯然心有疑惑,符少祈頓了一下,不過最後還是拱手領命,「是,少主!」
「不義之財」一一擺上桌,寒柳月珍貴的擦拭每一錠白銀。不愧是迷人的小
東西,越看越討人喜歡。時尚書屋
砰!林艷兒粗魯的推開房門衝進來,「師姐,我不管了,這會兒你一定要替我作主……咦,哪來這麼多銀子?」
「你太沒規矩了……別碰我的銀子。」
不慌不忙的打掉她摸上來的手,寒柳
月小心翼翼的把銀子收進檀木盒裡。「你又騙了誰的銀子?」
「哎呀!說過你多少回,不要用那個字眼,我是靠這兒——掙來的!」她好
神氣的比了比腦袋瓜。時尚書屋
「他們又沒有得罪你,你何苦欺負他們?」林艷兒相信這些銀子很有可能是
來自館裡的師兄弟,師姐似乎不想隱瞞她,曾經當着她的面施展「騙術」,她親
眼看著師兄們爭相掏出銀子送給她,而她之所以不願意揭穿師姐的真面目,是因
為師姐對她有恩,當初若非師姐同情她是個無父無母的乞兒,請求師父收留她,
她哪能待在威震四方?時尚書屋
「我自有分寸。」
她很清楚誰的銀子可以騙,誰的銀子要不得,她也稱得上
劫富濟貧的俠女,不過就是會中飽私囊,幫自個兒留一點。時尚書屋
「我瞧你是上了癮,欲罷不能!」
獗起紅潤的小嘴,寒柳月好無辜的模樣,「我又不是小娃兒,你好嘮叨。」
「我……」
面對她那副嬌弱相,林艷兒也只能把話吞回肚子,無奈的一嘆,
每回都這樣,說到底,她反倒成了欺壓善良的惡霸。時尚書屋
「好了,你來瞧瞧我新買的彎刀,漂亮嗎?」她藉機轉移話題,獻寶的取來
擱在枕邊的月見刀。時尚書屋
「好漂亮!」林艷兒的注意力果然被眼前的彎刀給吸引住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漂亮,我又何苦為它花費那麼多的心思?」
「這把彎刀你打哪兒弄來的?」
「奇珍苑。」
「這回又是哪個笨蛋送你的?」
這是什麼話?她好委屈的皺了皺鼻子,「你就這麼瞧不起我,以為我買不起這把彎刀嗎?」
「我以為師姐捨不得。」
確實如此,她向來偏好暗器,不喜歡刀劍,若不是因為這把月見刀柄上的圖
騰教她想起那塊遺失多年的玉珮,她要它幹啥?時尚書屋
「除了館裡的師兄弟,我想也沒有人會笨得送你這把彎刀。」
「笨蛋可是你說的,與我無關。」
寒柳月好玩的舞動手上的月見刀,過了半
晌,她又補上一句,「小師弟。」
「這是小師弟送你的?」林艷兒臉色微微一變。時尚書屋
「小師弟真好,你說是嗎?」
「你、你太過分了,你怎麼可以連小師弟都欺負?」
「這可是他自個兒說要送我的。」
「你不說,小師弟又豈會無緣無故送你這把彎刀?」
目光從彎刀轉向林艷兒,寒柳月稀奇的看著她因為憤慨不平而漲紅的臉兒,
「怪了,難道小師弟就不能送禮物給我嗎?」
「我的意思是說,每回練武你總愛偷懶,誰都看得出來你並不喜歡舞刀要劍,小師弟想送禮物給你,也不可能挑上這把彎刀啊!」
深表同意的點點頭,寒柳月卻若有所思的瞅着她。自己是稍嫌粗心了點,可
也不至于笨到不懂得察言觀色。時尚書屋
「你幹啥盯着我看?我哪兒不對嗎?」林艷兒不自在的拉扯身上的衣裳。時尚書屋
「你喜歡小師弟?」
「我……你別胡說八道!」林艷兒故作姿態的抬起下巴。時尚書屋
「喜歡就喜歡,何必難為情?你只要點個頭,我就當紅娘為你們牽起這條姻緣綫。」
「不可以,你別自以為是!」林艷兒心急的大吼。時尚書屋
調皮的吐了吐舌頭,她無所謂的手一攤,「是是是,我自作聰明,那你也別再對我嘮叨,我就喜歡小師弟送我禮物。」
「師姐怎麼可以因為我不喜歡小師弟,就任意欺負他,你究竟把小師弟當成了什麼?」林艷兒懊惱的瞪着她。時尚書屋
「我和小師弟之間的事輪不到你插手。」
「你、你為何總是如此自私?想幹啥就幹啥,也不在乎人家心裡頭是怎麼想,我再也不理你了!」腳一踩,林艷兒氣呼呼的往外走去。時尚書屋
自私?寒柳月惱怒的鼓起腮幫子,自己好心好意想幫她的忙,小師妹卻……
她自私嗎?她從來不在乎人家心裡頭是怎麼想的嗎?時尚書屋
左看一眼,右瞧一眼,她們一個笑得春風滿面,一個像個閨中怨婦……秦舞
陽疑惑的輕蹙柳眉。人逢喜事精神爽,君戀星有理由眉開眼笑,可是寒柳月呢?時尚書屋
「柳月姐姐,你別再皺眉了,哪個不知好歹的傢伙讓你受了氣?」秦舞陽最
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時尚書屋
「我在跟我自個兒生氣。」
三天了,沒想到那個丫頭真的不理她。時尚書屋
「嘎?」
「以後我再也不要多管閒事了,好心沒好報!」
「少說大話,」君戀星涼颼颼的開口,「你可知道,有一種人天生就是好管閒事,喜歡自找罪受,一輩子都改不了!」一臉哀怨的瞅着她,寒柳月像個小媳
婦似的說:「人家天生命賤啊!」
「我瞧,你是把自個兒當成了俠女。」
「當俠女總比當竊賊好咩!」寒柳月好無辜的噘着嘴。時尚書屋
張着嘴,君戀星卻不知如何反駁。說起來她們半斤八兩,偷和騙一樣下流,
不過這丫頭總有本事讓她覺得自個兒才是專門欺壓善良的壞蛋。時尚書屋
「說得好!」秦舞陽非常贊同的點着頭。時尚書屋
「舞陽妹妹,你不會以為靠美色誘拐人家的銀子比當個竊賊來得好吧!」君
戀星笑得好虛偽。時尚書屋
呃……秦舞陽勉強回以一笑。她美若天仙,何不善加利用呢?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