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5 頁


看我,我看你,兩個人真的是欲哭無淚,君戀星好後悔自個兒的精于算計,吃一次虧又如何?秦舞陽則恨透自個兒的心血來潮,她怎能奢望更勝柳月姐姐一籌?可這會兒她們是騎虎難下了。「你們都吃飽了?」兩個人僵硬的點點頭,
作者:待考 / 頁數:(5 / 36)

「誰也別笑誰,我們都一樣。」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放下筷子,寒柳月拍了拍肚子,「吃飽了。」
「我忘了帶銀子。」
君戀星和秦舞陽同時開口表示,可話一落下,兩個人就
恨不得撞牆,原本是有意把付錢這事推給對方,這下子不但詭計無法得逞,還幫
自己惹了大麻煩,她們太清楚這個可憐兮兮的丫頭有騙吃騙喝的惡習,當然,她
也不是每一次都吃霸王餐,偶爾她也會有點兒良心,不過,那是她心情大好的時
候,此刻她們最好不要心存妄想。時尚書屋
「我有銀子,」寒柳月笑得開心極了,似乎很樂意當她們兩個的冤大頭,
「你們老嫌我窮,不愛我作東請客,今兒個得靠我了!」
嗚……你看我,我看你,兩個人真的是欲哭無淚,君戀星好後悔自個兒的精
于算計,吃一次虧又如何?秦舞陽則恨透自個兒的心血來潮,她怎能奢望更勝柳
月姐姐一籌?可這會兒她們是騎虎難下了。時尚書屋
「你們都吃飽了?」
兩個人僵硬的點點頭,有一種厄運臨頭的預感。時尚書屋
賊溜溜的左右觀望一下,寒柳月偷偷摸摸的取下懸掛在腰間的小葫蘆,打開
塞子,一股奇異的香味淡淡飄出。時尚書屋
「你,想幹什麼?」秦舞陽不安的瞪着她詭異的笑臉。時尚書屋
「你們等着瞧。」
寒柳月調皮的擠眉弄眼。她手上這個小葫蘆是來自四川的
一種暗器,不過對付的不是人,而是昆蟲,它的香味可以引來方圓百步之內的昆
蟲,可是當香氣被吸入它們體內一刻鐘之後,它們便會毒發身亡。時尚書屋
一會兒之後,寒柳月見到第1隻來送死的蟑螂,她立刻收起小葫蘆,不過依
附在她身上的香氣並未散去,它就這麼一步一步的爬近她,接着她一掌逮住它,
然後,她露出天真燦爛的笑容,泰然自若的將它丟進剩菜裡,同時,她們三個人
發出尖叫,她自個兒當然是虛張聲勢,另外兩個卻是被她的舉動給嚇壞了。時尚書屋
「姑娘,怎麼了?」掌柜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時尚書屋
「你瞧……嗯,」寒柳月一臉蒼白的指着那只嗯心的小生物。時尚書屋
就近一瞧,掌柜大驚失色的瞪大雙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們……是不是想毒死我們?」淚水已經懸在眼眶邊打轉,她扭絞着手指,
全身無助的顫抖,似乎有昏厥的跡象。時尚書屋
「這……姑娘,這一定是誤會了。」
不發一語,寒柳月只是委屈的睜着那雙盈滿淚水的眼睛看著掌柜,那模樣教
人心生愧疚,真想跪下來請求她原諒。時尚書屋
「姑娘別這個樣子,我們有話好說。」
他慌得額頭都冒出冷汗,「悅香樓」
遠近馳名,這兒聚集的都是達官富商,禁不起任何折損。時尚書屋
咬了咬下唇,她充滿惶恐的喃喃自語,「我、我一定告訴大家,以後絶不能上這兒,這兒有好可怕的……」
摀住她的嘴巴,掌柜急急的說:「姑娘千萬別說出去,這一頓算我們的。」
搖着頭,她推開他的手堅持道:「我不要白吃白喝。」
「姑娘,我求求你,往後我會囑咐師傅們小心,這一頓你就讓我們盡點心意,我們請客。」
「可是……」
「姑娘還想吃點什麼,儘量吩咐,我馬上叫師傅做。」
「我不要吃了!」寒柳月害怕的頻頻搖頭。時尚書屋
他馬上掏出一隻白銀錠,「這給姑娘到外頭喝碗茶壓壓驚。」
「這……」
「柳月妹妹,誰不會出錯呢?我們就別為難掌柜,收下來吧!」君戀星總算
是回過神,機靈的充當調解者。時尚書屋
「往後,你們可要當心哦!」寒柳月叮嚀着。時尚書屋
「是是是。」
掌柜又是鞠躬又是哈腰。時尚書屋
「我們走唄!」君戀星率先起身,還是趁着沒穿幫前趕緊離開比較妥當。時尚書屋
站起身,寒柳月的目光不經意對上二樓投來的視線,那深不可測的眼神透着
強烈的佔有慾,教她心房一顫,陣陣漣漪攪亂她一池子春水,可是,還來不及搞
清楚這複雜的波動從何而來,君戀星已經拖着她走出悅香樓。時尚書屋
經過許久的怔仲,符少祈終於擠出話來,「少主,你瞧見了嗎?」
唇邊勾起一抹淡然不易察覺的笑意,衛楚風點了點頭,他很清楚符少祈受到
的驚嚇有多大,因為他不曾道出五年前那個挑起他憐憫之心的小姑娘就是寒柳月,
而這五年他雖然一直默默的關在她,卻總是保持距離,加上待在揚州的時間有限,
想見識她的本事實屬不易。時尚書屋
「少主,她是個大騙子!」符少祈很高興可以有機會認清楚她的真面目,如
此一來,少主再也不會對這丫頭感興趣了,她實在配不上少主,少主威震四方、
文武雙全,他的紅粉知己就算不是國色天香,也該是個義薄雲天的俠女。時尚書屋
「我說過不能小看她。」
「我不敢忘了少主說的話,可這兩件事有何關係?」
「你相信嗎?雖然你很清楚她是個騙子,可你卻甘心樂意上她的當。」
「我哪有這麼笨?」符少祈不以為然的撇撇嘴。時尚書屋
「你當然不笨,只是愛吹牛皮,心又太軟了。」
衛楚風難得如此輕鬆的用摺
扇敲了一下他的腦袋瓜。時尚書屋
「是嗎?」符少祈傻呼呼的摸着頭。時尚書屋
「你當真以為掌柜渾然不覺自個兒受騙了嗎?」他用目光指着掌柜,「你瞧,」
順着主子的視線,符少祈瞧見掌柜正摸着自個兒的後腦勺,皺着眉沉吟,他
顯然察覺事有蹊蹺,不過似乎又想不明白當時為何沒有發現。時尚書屋
「過個一年半載,他就會把這事給忘了,再來一次,他還是會乖乖上當。」
衛楚風很肯定的說。時尚書屋
符少祈半信半疑的蹙起眉頭。時尚書屋
這世上有數不盡的荒唐事,沒落到自個兒的頭上,誰會相信?優雅的喝了一
杯茶,他淡淡的下了一道命令,「今日的事,你一個字也不能說出去。」
「這……我不懂少主為何如此袒護她?」
「你現在不必懂,時候到了自然會明白。」
「是,少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