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6 頁


的悶不吭聲。「你到底還要閙多久的脾氣?」寒柳月沒耐性的吸起小嘴。當初若不多管閒事,這丫頭今日就不會成了她的責任,她也不必在這兒自討苦吃,以後,她再也不幹這種蠢事了!「你還是一點悔意也沒有。」林艷兒終於開
作者:待考 / 頁數:(6 / 36)

第2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好香哦,剛出籠的萬家蒸餅來嘍!」小食盒往竹案上一擺,寒柳月彷彿沒
瞧見林艷兒,逕自挑了一張凳子坐下,她打開食盒取出一塊蒸餅,深深吸了一口
餅香,方纔滿足的大快朵頤。時尚書屋
可是,直到肚皮撐得鼓鼓的,坐在對面的人兒依然沒有動靜。時尚書屋
「你打定主意氣我一輩子,一句話也不說嗎?」寒柳月懊惱的瞪着林艷兒。時尚書屋
她可不曾如此討好一個人,這還不是因為當初吵着把她帶回武館的人是自己,而
師兄弟妹當中就她們兩個是女兒身,她當她是自個兒的妹妹,覺得愛護她是責任,
否則哪用得着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時尚書屋
林艷兒還是彆扭的悶不吭聲。時尚書屋
「你到底還要閙多久的脾氣?」寒柳月沒耐性的吸起小嘴。當初若不多管閒
事,這丫頭今日就不會成了她的責任,她也不必在這兒自討苦吃,以後,她再也
不幹這種蠢事了!
「你還是一點悔意也沒有。」
林艷兒終於開口了,尖鋭的語氣說明她還是義
憤難平。時尚書屋
「我有自私嗎?」她真的想不通咩!
「你只管自個兒,從來不替別人着想,這難道不自私嗎?」
「你難道不管自個兒,只為別人着想嗎?」
「我……」
支吾了半晌,林艷兒終究找不着言詞反駁。時尚書屋
「說來說去,我們都是一個樣,你何必為了一把小小彎刀同我計較?」那玩
意兒又不是價值連城,寒柳月想不明白林艷兒為何如此大動肝火,殊不知自個兒
一語道中她的心結,她正是為了那把小小的彎刀耿耿于懷。時尚書屋
「我……我不跟你說了!」林艷兒羞窘的撇開頭,無關乎貴賤,在她眼中一
把小小的彎刀也是意義非凡,因為除了意中人,誰會送禮物討人家歡心,可是,
她怎能承認自個兒的借題發揮是出於嫉妒心作祟?時尚書屋
「你就是要閙脾氣是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緊抿着嘴,林艷兒不知道如何幫自己找台階下,她厭惡自個兒的嫉妒心,卻
又管不住。時尚書屋
「好,不說就不說,以後我也不會再自討無趣。」
強忍心頭的悵然,寒柳月
故作瀟灑的收拾東西走人。時尚書屋
良久,林艷兒動也不動的看著空空如也的對面,說不出的落寞占滿心房。時尚書屋
「小師姐,誰惹你不開心?」遠遠瞧見她悶悶不樂的獃坐在涼亭,李慕鴻關
心的趨上前。時尚書屋
抬起頭看著他,試探的念頭冷不防的衝進腦海,她脫口道:「師姐。」
「大師姐怎麼可能欺負你?」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師姐看起來如此嬌小柔弱、惹人憐愛,她怎麼有本事欺負我這個粗手粗腳的野丫頭,是不是?」他的反應不出她的預料,卻還是深
深刺痛她的心,多麼諷刺,真心話竟然敵不過滿口的謊言,難道大家都是如此無
知嗎?時尚書屋
「小師姐誤會了……」
「誤會的人是你,什麼脆弱、不堪一擊,那不過是她用來騙人的手段。」
「小師姐,你先冷靜下來,你不知道自個兒在說什麼。」
「我沒有胡言亂語,她是個不折不扣的大騙子,你們都上了她的當。」
「大師姐究竟幹了什麼事,惹得小師姐生那麼大的氣?」
「她……你不相信我,我說了又有何意義?」
「小師姐先消消火,平心靜氣聽我說。」
完全不受她越來越激動的情緒影響,
他捺着性子不疾不徐的道來,「大師姐一向最愛護你了,每次師兄們惡作劇嚇你,
她總會替你討回公道。時尚書屋
「記得有一回,幾個師兄在你房裡放了一條蛇,害你因此生了一場大病,幾
天后,他們全被下了瀉藥,還為了搶茅房打成一團,最後還在大師姐的逼迫下,
一個個準備厚禮向你賠不是,因此我想,也許你是哪兒弄錯了,大師姐不會欺負
你的。”
他的話像是在她臉上打了一巴掌,林艷兒怔怔的沉靜下來。師姐不但處處維
護她,還教她讀書習字,師姐是她的恩人,更是她的親人,可是她卻因為自己的
小心眼與她計較,她說人們無知,由自個兒不也是稚氣得可笑嗎?時尚書屋
「小師姐,你怎麼了?」
悶不吭聲的搖搖頭,林艷兒好自責。師姐從小到大備受寵愛,只要她眉頭一
皺,眾人就會急得手忙腳亂,設法逗她開心,就怕她淚水氾濫成災,這一回她反
過來費心的想化解自己的不快,對她而言這是多麼不易,而自己卻不領情的擺起
臭架子,師姐想必傷心透了。時尚書屋
「大師姐若有對不住小師姐的地方,我代她向你賠不是。」
「你喜歡大師姐?」
頓了一下,李慕鴻顯得漫不經心的笑道:「誰會不喜歡大師姐?」
他的話令她落寞,卻是無法抗拒的事實,連她自個兒都不能不喜歡師姐,有
時候她甚至會想,若是身為男子,她一定要娶師姐為妻,師姐雖然看起來嬌弱纖
細,卻有着男兒的英勇灑脫,她總是可以輕鬆的與師兄弟們玩在一塊,不像自個
兒,大夥兒一見着她,就會顯得彆扭不自在。時尚書屋
「小師弟請小師姐上如意茶館,不知小師姐是否賞臉?」
笑了,林艷兒靦腆的道:「我氣已經消了,你用不着請我上如意茶館。」
「我早知道小師姐最寬宏大量,我只是好久沒上如意茶館聽說書的講歷史故事,想念極了,希望小師姐陪我上那兒吃茶。」
「是嗎?」
「小師姐是怕我們進得了如意茶館,卻出不來嗎?」
「當然不是。」
李慕鴻謙恭有禮的拱手作揖,「小師姐請!」
揉着跳個不停的眼皮,寒柳月無精打采的走出奇珍苑。也不知道是怎麼了,
這兩天老覺得胸口悶悶的,幹什麼都心神不寧,有一種不祥的預感……肯定是小
師妹的事害她心煩氣躁、胡思亂想,否則日子過得好端端的,會有什麼事?時尚書屋
說起她,自個兒就有氣,看那丫頭似乎有意求和,可是又不幹不脆,三番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