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7 頁


一個轉眼,他若無其事的回到平日的冷漠,扶正她的身子,語氣淡然不帶一絲感情,「姑娘還好嗎?」心虛的想掩飾那股來勢洶洶的心慌意亂,寒柳月粗聲粗氣的道:「你是怎麼走路,沒長眼睛嗎?」「對不起,若知道站在這兒會礙
作者:待考 / 頁數:(7 / 36)

次話到了嘴邊又縮回去,她都快忍不住逼她灘牌,偏偏她大話說在前頭,這會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實在拉不下臉來,萬一她弄錯了,人家根本沒意思打破僵局,她豈不成了笑話。時尚書屋
「姑娘當心!」
可惜,警告聲來得太遲了,寒柳月還是硬生生的撞了上去,整個人隨即往後
一栽,所幸,一隻強壯有力的臂彎及時保護了她。時尚書屋
她驚魂未定的抬眼一瞧,視線正好對上那兩道深不可測的目光,她的心像是
被揪住了般,呼吸頓時一窒,是他!
三魂七魄彷彿被勾走似的,衛楚風痴纏的直瞅着她,他的目光燃着吞噬的火
焰,他的氣息散髮着狂野的霸道,她不由自主的陷在其中,忘了自個兒身在何處。時尚書屋
一個轉眼,他若無其事的回到平日的冷漠,扶正她的身子,語氣淡然不帶一
絲感情,「姑娘還好嗎?」
心虛的想掩飾那股來勢洶洶的心慌意亂,寒柳月粗聲粗氣的道:「你是怎麼走路,沒長眼睛嗎?」
「對不起,若知道站在這兒會礙着姑娘的路,我定當走避。」
「你的意思是我自個兒沒長眼睛撞上你?」兩眼憤怒的圓瞪,可是即便如此,
她看起來依然嬌弱得楚楚可憐。時尚書屋
不承認,亦不否認,衛楚風淡淡的指道:「姑娘似乎心事重重。」
「我……」
呃……眼角的餘光不經意的瞥見四下的環境,這兒正是如意茶館
一旁的柳樹下,照這情況看來,錯好像真的在於她。美眸一眨,淚水就淒涼的繞
着眼眶打轉,寒柳月像是憶起了傷心事,神情頓時凝重。時尚書屋
「姑娘怎麼了?」
「對不起,失禮的人是我,我自個兒心神不寧沒瞧見公子,我……」
唇瓣微
微顫抖,她無助得再也說不出話來。時尚書屋
「姑娘是不是遇到困難?」
咬着下唇,扭絞着手指,她一副難以啟齒的窘態。時尚書屋
「姑娘直說無妨,也許我幫得上忙。」
「我正為銀子急得發愁,不知道可以上哪兒掙錢。」
「姑娘為何要掙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幽幽一嘆,她虛弱的道:「我爹爹為了償還賭債,決定把我賣到青樓,除非我能夠在三天之內籌到銀子幫他還債,可是我一個弱女子能幹什麼?」
「姑娘要多少銀子?」
頓了頓,她顯得猶豫不決,不過最後還是怯怯的舉起左手,伸出一根手指。時尚書屋
「一百兩?」
彷彿他說的是天文數字,她忙不迭的搖頭,「不不不,十兩。」
「十兩?」
「公子別小看十兩銀子,十兩銀子足夠我們一家子三個月得以溫飽。」
「我沒有嘲笑姑娘的意思,只是訝異天下間竟有如此狠心的爹。」
「這是公子不明白窮困的可悲,當你有一頓餓一頓,隨時都是山窮水盡,惟一能夠想的是如何活下去,誰還會在乎良心?」
「姑娘所言極是。」
「對我爹而言,我若能賣到青樓反而是一件好事,家中少了一張嘴巴吃飯,我也不用跟着他們餓肚子,這是一舉兩得。」
若有所思的沉吟了半晌,他隨即取出銀子放進她手裡。時尚書屋
一驚,她狀似不解的望向他,「這是……」
「十兩銀子對我是九牛一毛,可卻能救姑娘免于危難,請姑娘收下。」
「我不能收。」
她正氣凜然的把銀子退回去,不過卻教他擋了下來。時尚書屋
「難道姑娘寧可淪落青樓嗎?」
「你我素昧平生,我怎麼可以平白無故拿公子的銀子?」
「姑娘若能想,也許有一天你可以回報我今日的相助,相信姑娘不會再為區區的十兩銀子耿耿于懷。」
「這……」
幾番掙扎,她好無奈的妥協了,「謝謝公子的大恩大德,將來柳兒一定把銀子還給公子。」
「姑娘言重了,區區十兩銀子何足掛齒?」
「柳兒不能白白受惠,可是,不知柳兒如何找到公子?」
「若是有緣自會相逢。」
「公子……」
「姑娘還是趕緊把銀子送回去吧!」
「公子今日為柳兒所做的一切,柳兒銘記在心永生不忘,告辭了!」深深看
了他一眼,她倉皇的轉身而去。時尚書屋
目送佳人漸行漸遠,淡漠的臉上浮現莞爾的笑意。他很期待他們的再次相會,
不知她對他這位未來的夫君會作何反應?時尚書屋
「少主怎麼給她銀子?」符少祈匆匆忙忙的走出如意茶館。時尚書屋
打從少主從茶館二樓的窗邊遠遠瞧見那個女騙子,他就知道事情不妙了,可
是少主下令他只能待在二樓靜觀其變,因此他雖然心急,卻又不能不從,就這麼
眼睜睜的看著她衝進少主的懷裡,然後……
「你最好記住,她是未來的少主夫人,你不但要敬重她,還要保護她。」
怔了一下,符少祈瞳眸慢慢放大,聲音微微顫抖,「少主不會當真吧!」
「我已經提親了。」
「少主何時提了親,我怎麼不知道?」他几乎寸步不離的跟着少主,除了前
去威震四方作客,少主和寒館主單獨密談了半個時辰,難道是那個時候嗎?時尚書屋
「成親的人不是你,不知道又何妨?」
「可是,少主隨隨便便定下親事,我如何向堡主交代?」
「我爹會很高興。」
衛家人丁單薄,爹一直盼着他早早娶妻生子,衛家的香
火可以從此興旺,一掃他多年來的晦氣。時尚書屋
「堡主若知道少主看上的姑娘是個騙子,他會氣死。」
「我不是要你閉上嘴巴嗎?」
「我絶不敢多嘴,可是哪天她自個兒露了馬腳……」
「這你倒不必為她擔心,她自有應變之道。」
「少主對她還真是深具信心。」
眼神轉為凌厲,衛楚風淡然的聲調中出現了一絲絲不悅,「你話太多了。」
「是。」
他好無辜,他是一片忠心護主卻……唉!還是安分一點,主人說什
麼都對,當下人的就把嘴巴閉上。時尚書屋
一路心神不寧的走回武館,寒柳月看著手中的銀子,心頭不若以往詭計得逞
那般來得快活,反而有一種說不出的鬱悶。怎麼會有如此好騙的人?瞧他深沉冷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