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8 頁


麼了?」她從來沒見過小師弟如此慌張失措,顯然出了事。不發一語,他急匆匆的將她拉進房裡。「究竟發生什麼事,你趕緊說啊!」她是個急性子的人。「師父幫你定了一們親事。」「嘎?」「我不小心偷聽到師父向師娘提
作者:待考 / 頁數:(8 / 36)

酷,是個難纏的狠角色,她根本無意騙他,誰知道沒三兩下就教他掏出銀子,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實令她失望,她寧可他看穿自己的伎倆……哎呀!她是怎麼了?她應該為自個兒
感到驕傲,她的本領是越來越高竿了,以後財源滾滾而來。時尚書屋
可是,她怎麼一點也開心不起來?說不上來為何,她不喜歡欺騙他的感覺,
若是能再遇見他,她還是老老實實向他坦白……老天爺,她竟然還想再見到他,
她究竟在想什麼?時尚書屋
甩了甩頭,她用力拍打了一下臉頰。清醒一點,別再胡思亂想了!
「大師姐,我找了你老半天,你上哪兒去了?」在寒柳月的房門外徘徊了一
個時辰,李慕鴻一見到她就像找着救星似的。時尚書屋
「怎麼了?」她從來沒見過小師弟如此慌張失措,顯然出了事。時尚書屋
不發一語,他急匆匆的將她拉進房裡。時尚書屋
「究竟發生什麼事,你趕緊說啊!」她是個急性子的人。時尚書屋
「師父幫你定了一們親事。」
「嘎?」
「我不小心偷聽到師父向師娘提起你的親事,師父說你已經十八了,不能再留你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她不以為然的一笑置之,「爹就是喜歡在嘴巴上嚇唬人,及笑之後,他老是嘮嘮叨叨說要把我嫁人,可至今也沒見他為我的親事着急過。」
「這一回不同,人家已經上門提親了。」
「這兩年來,不是常有人上門提親嗎!」言下之意,這已經不是新鮮事了,
雖然她的「拜金」在揚州城小有名氣,可是她說起來也有幾分姿色,生得又是這
般惹人憐愛,小小的缺憾當然可以接受,而且話說回來,有誰不喜歡銀子,這也
稱不上是罪惡唄!
說起這事,她就覺得可笑,她搞不清楚自個兒是如何與兩位金蘭之交登上
「拜金」之列,君戀星因為管理君家當鋪,錙銖必較的本事無人不知,秦舞陽因
為沒事就愛找人賭,難免扯上「拜金」之名,可是她呢?她一向很維護自個兒的
形象。時尚書屋
好吧!除了上奇珍苑她會不小心露出馬腳,記得有一回,她因為搶先兩位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姐妹買下一隻小白鼠,當時興奮得嘴巴闔不攏,巧的是,她同時發現一隻掉落的
荷包,當下毫不猶豫的便衝鋒陷陣,怎知,那兩個好姐妹的眼睛一樣尖,與她一
起出手,就這樣,三個姑娘搶成一團,結果是個個鼻青臉腫,而荷包的主人竟然
尋了回來,那場面實在滑稽透了!看樣子,她的惡名一定是那時候傳出去的。時尚書屋
「可是這一次,師父恐怕拒絶不了。」
「這次上門提親的是誰?」
「我不清楚,可是我敢說他絶不是好人。」
「你怎麼知道人家不是好人?」
「他手上似乎握有師父的把柄,他以此要脅師父答應這門親事,這等卑鄙的行徑,豈會是正人君子所該有的?」
話是如此,可是……好疑惑的皺起眉頭,寒柳月近乎喃喃自語的道:「爹爹為人一向正直,會有什麼把柄落在人家手上?」
「我也很想知道,我差一點忍不住衝進去找師父問明白,可是我想既然是不為人知的把柄,師父想必有難言之隱。」
「我相信爹爹,他不會隨隨便便把我嫁了。」
「師父當然不會隨便把你嫁人,可就怕這事沒得商量,師父作不了主啊!」
這下子寒柳月終於知道擔心了,她想嫁給自個兒喜歡的人,就是粗茶淡飯,
她也甘之如飴,當然,若他有很多銀子,她就會更快樂。時尚書屋
「那我該如何是好?」
「依我之見,大師姐還是暫時走避。」
「你要我離家出走?」
「大師姐也可以答應這門親事,不過,他有可能是個弱不楚風的藥罐子,也有可能是個游手好閒的公子哥兒,還望大師姐三思。」
「不行、不行!」寒柳月慌張的搖搖頭。她最難以忍受的就是這兩種人——
一種身體不行,一種腦子不行。時尚書屋
「大師姐還是趕緊拿定主意,師父過兩天就要答覆這門親事了。」
「我能躲到哪兒?」
「不如,我修一封家書給大師姐帶去杭州,我會在信上向我爹娘解釋大師姐
的難處,請他們讓你在那兒住下來,等這事告一段落,我再去接你回來,大師姐
認為這主意如何?”
「這會給你添麻煩。」
「大師姐有難,我豈能袖手旁觀?若有我爹娘照顧大師姐,我也比較安心。」
「除此之外,真的沒有法子了嗎?」她這麼一走了之,爹爹如何向人家交代?時尚書屋
「大師姐再猶豫下去,我怕是走不了了。」
「再給我一天的時間想清楚。」
頓了一下,李慕鴻一副不想多管閒事的說:「大師姐就再好好想清楚,若用得着我的地方,小師弟定當鼎力相助。」
想來想去,寒柳月還是覺得應該探探爹親的口風,說不定小師弟誤會了,爹
爹並沒有接受這門親事的打算,也或許,他正準備找機會問問她的意思,她根本
毋需千里迢迢的躲到杭州。時尚書屋
雖然有時候她會因為貪玩,偷溜出門,可是總有人陪着,她還不曾一個人出
過遠門,這漫漫長路,她受得了那種孤零零的滋味嗎?她靜不下來,獨自一個人
很可能會把她悶壞了。時尚書屋
不過,還不及等她開口,她一靠近爹娘的房間,就聽見裡頭正為了她的事爭
論不休。時尚書屋
「我們還是先問問柳兒的意思吧!」寒夫人實在捨不得女兒嫁人,要不,就
嫁到他們附近人家,讓她隨時見得着女兒,知道她過得幸福與否。時尚書屋
「這兒每個人都寵她,任她擺佈,她還想嫁人嗎?」擁有一個不用權威武力
就能逼別人就範的女兒,寒逸遠說不上來是驕傲多一點,還是頭疼多一點,還好
那丫頭沒什麼心眼,否則她會是個禍害。時尚書屋
「我們可以開導她。」
「我們若開導得了她,她也不會留到十八還不嫁人。」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