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寵嬌妻 第 9 頁


嘆了聲氣,寒逸遠語重心長的道:「夫人,你必須明白,我們不能把柳兒留在身邊一輩子。」神情一下子變得好沉重,寒夫人百般不願的點點頭。「你別再胡思亂想了,柳兒嫁過去一定會幸福。」「柳兒很任性的,她若知道這事,肯
作者:待考 / 頁數:(9 / 36)

「還不是因為你老是挑剔人家配不上你女兒,好不容易瞧見一個東床佳婿,你又擔心女兒嫁過去會遭人欺負,這個要想想,那個要考慮,她嫁得掉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你不也一樣嗎?」他很清楚女兒有足夠的能力保護自己,可她嬌小柔弱的
模樣就是教人不自覺的掛心。時尚書屋
「她是我懷胎十月生下來的心肝寶貝,我能夠不擔心嗎?」
「我們再也找不到比這更好的親事了。」
「我不管他是什麼來歷,他威脅你要答應這門親事就是可惡。」
「這怎麼會是威脅?」其實,他還真慶幸人家威脅,否則他還找不到藉口逼
妻子就範,這門親事不成可是他們寒家的損失。時尚書屋
「若不是威脅,又何必拿出信物逼婚?」
「憑信物提親,這本是天經地義。」
「你好像很想把女兒嫁給他?」
嘆了聲氣,寒逸遠語重心長的道:「夫人,你必須明白,我們不能把柳兒留在身邊一輩子。」
神情一下子變得好沉重,寒夫人百般不願的點點頭。時尚書屋
「你別再胡思亂想了,柳兒嫁過去一定會幸福。」
「柳兒很任性的,她若知道這事,肯定不從。」
偷聽到這兒,寒柳月不能不感動的直點頭。她很高興有一個如此瞭解自己的
娘親,每個人見她生得楚楚可憐,總以為她懦弱好使喚,殊不知她拗得很,誰也
管不了她……哎呀!她想到哪兒去了?這會兒不是自我檢討的時候。時尚書屋
美人,我以為這事暫時還是先瞞着柳兒,等完聘後,卜得吉日,我再好好向
她曉以大義,她會想明白的。「
「這會兒也只能如此了。」
這還得了,真要走到那個地步,她是非嫁人不可!寒柳月悄悄的撤退,她還
是趕緊收拾行囊落跑唱!
趁着黑夜還籠罩大地,曙光未現,寒柳月背着包袱悄悄的溜出房間,準備離
家遠赴杭州,可是她忘了,林艷兒總是鷄啼就起來練功,因為她是個女兒家,又
沒有從小接觸武學,自然遠遠不如眾師兄弟,她也就不得不比別人練得更為勤奮,
雖然成效有限,倒也養成了習慣。時尚書屋
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兩人顯然有所猶豫,幾度張嘴卻又說不出口,時間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轉而過,眼見天色泛白,寒柳月不得不舉足走人。時尚書屋
林艷兒終於鼓足勇氣打招呼,「師姐這麼早要出門?」
打住腳步,寒柳月點了點頭。她還是希望離家之前可以打破兩人之間的僵局,
不過這一時半刻又不知說什麼好。時尚書屋
「師姐上哪兒?」
「我不能告訴你。」
抿了抿嘴,林艷兒語氣帶了些許的委屈,「師姐還在跟我慪氣?」
「慪氣的人不是你嗎?」好冤枉,究竟是誰擺臭臉給對方看?時尚書屋
「我……對不起,我是一時氣昏頭,不是有意說那些傷人的話,你不會真的放在心上吧!」
「罷了、罷了,我可沒那麼小心眼,倒是你氣消了就好。」
「師姐要帶我一起出門嗎?」
「不行,這一回是逃難,不是遊山玩水,也不是行俠仗義。」
「逃難?出了什麼事?」
「我這會兒沒時間說給你聽,我在房裡留了一封信,我不在府上的這段日子,你要多陪陪我娘,別讓她替我擔心。」
交代好了,寒柳月快步的往外走去。時尚書屋
「師姐不把話說清楚,我怎麼放心讓你離開?」林艷兒忙不迭的跟上去。時尚書屋
「我會照顧自己。」
「師姐不說出上哪兒去,我就是不能安心。」
翻了翻白眼,她還是老實招來,「我上杭州,可以了嗎?」
「為何去杭州?」
「還不是小師弟家住杭州,他好心……哎呀!你別管這些,你可別說出哦!」
林艷兒沒當一回事的點點頭。她心裡懸掛的是小師弟家住杭州這件事,從師
姐的話中可以肯定一件事,她會去那兒是因為小師弟的關係,可是小師弟在這事
究竟處于何種角色?他又是安了什麼心?時尚書屋
正當她胡思亂想之際,寒柳月已經從馬廄牽出自己的坐騎,躍上馬背。時尚書屋
「艷兒,我走了。」
揮了揮手,她踢一下馬腹,奔馳而去。時尚書屋
「師姐……」
這可怎麼辦?她是說,還是不說的好?時尚書屋
第3章

常言說得好,狗改不了吃屎,離開揚州,寒柳月一路騙吃騙喝玩到杭州,一
個人原來也有很多樂趣可言,殊不知這一過就是一個月,而林艷兒因為一時忍不
住泄漏她的下落,只差沒扯出李慕鴻與此事脫不了關係,當然,寒柳月也不知自
個兒一進了杭州就步入天羅地網,那兒早有人等候着她。時尚書屋
杭州比揚州還要熱閙,她一進了城就跳下坐騎,沿街逛了起來,她決定先找
家客棧住下來,玩個幾天再上李府……其實她不想寄人籬下,進進出出總免不了
受到拘束,不過住在客棧要花銀子,她又捨不得,若是能找到有吃有住有銀子掙,
而又能隨心所欲想幹什麼就幹什麼的地方,那不知道該有多好!
「真是可憐……」
耳朵一餐,寒柳月好管閒事的癮又發作了,她循着此起彼落的嘆息聲而去,
然後爬到馬背上越過眾人一探究竟,原來是有個小姑娘想賣身葬父,她隨她爹來
到此地討生活,怎知來到杭州她爹就染上重病過世,因為身無分文她不得不出此
下策,可惜她長得又黑又小,買她實在是不太划算,難怪同情聲不斷,卻沒有任
何人採取行動。時尚書屋
「小姑娘,你就是在這兒跪上三天三夜也不會有人買你,你還是回去吧!」
「就是,人家有錢的大爺是看不上你這種丫頭的。」
「我是很想幫你,可是買不起。」
「我家是沒法子再多買一個丫頭。」
「我是買得起,可是我家的娘子恐怕不會點頭。」
一個人一句,寒柳月實在聽得很不爽,「各位大爺們當更有心幫她,每個人送她一兩銀子不就成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