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空中小姐 第 4 頁


致目的的必然功效。 他走過來的人生,一直都是如許地關注在自己,事業與成名。從不在意過去的,朋友、情人、親人都在他專注的目的下變饃糊,變得有若魅影飄魑,而且不那麼明確留存在記憶內。 翟濟深是為自己的畫作而活,意味他
作者:莫一予 / 頁數:(4 / 0)

饃糊中,翟濟深仍不由得懷想自己的成功,不關才份,也不關努力。飛行己很久了,他沒像旁邊的旅客自螢冪上按點餐點,不覺得需要用膳。隔壁女孩雖按出各種餐點,但都只淺嘗,大部份食物都放在一旁。他覺得不想吃,何必叫那麼些。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沒多在意她,還在想自己的心事,有點困了。想睡,又沒那麼倦,仍骨碌碌地望着螢冪。耳機是拿掉了,人物張着嘴,不曉得說些什麼?想關掉影像,又覺得留着無妨。思緒又飄回自己的事功。時尚書屋
畫評界認為他獨特,獨創性強,從作品裡看不出特別的因襲。他自己認為;這樣的認定並不是來自他的畫風與表現手法,乃是基于相信——事後的相信也好;只要成功,就可相信務必要成功。包裝或推銷方式是另一回事,當然有助于達成目的,但非達致目的的必然功效。
他走過來的人生,一直都是如許地關注在自己,事業與成名。從不在意過去的,朋友、情人、親人都在他專注的目的下變饃糊,變得有若魅影飄魑,而且不那麼明確留存在記憶內。
翟濟深是為自己的畫作而活,意味他的人生就這樣過來了。
廿年前也是在這一天,也同樣是在自己的生日當天自紐約搭機回國,廿年轉眼過去了。
那時他剛得到學位,好不容易爭取到母校應允的聘書。連畢業學位頒發儀式都不參加,趕緊回到母校報到。不敢大意,生怕又有變化。
那時候翟濟深懷着此後一切展望的憧憬,寄寓一回來就如願得到了母校的教職,一心想著艱苦掙扎的留學過程終於告了結,可以又回到他能吸收滋養的熟悉土地。從此一面拿出所學教課,一面也望能在藝術創作上耕耘出一片天地。
但是事情總不會如預算般的美好如意,天意從來不如人所願。事先急着趕回來而且己得到應允母校教職,竟然被一個突然冒出來的學弟攫取奪走。對當時的翟濟深而言:真像是半途殺出個程咬金,想也想不到就這樣落空。對方各方面都不如他,也沒有外國正式大學的學位,有的只是背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當然不肯休手,一再向學校爭取覆議,但有什麼用呢?原來幫他爭取他的老師,也勸他休手,不能因此搞壞關係,省得以後的不好再爭取。他也只有屈從本地學校裡的官場文化。
最後翟濟深只有一再託人找到個中學美術教員蹲下來,他把那所省立高中,當作暫且立足的礎石。立身在這座基地板塊上,得以不憂衣食從容地對著設定底目標前進。
這就是他起步的歷程,當然隨後又是更多的掙扎探索,人生的路途也就是從一個盲點躍入下一個盲點胡亂地踅過來。
機艙上的燈一下都熄了,雖是大白天,可是是飛機上設定的睡眠時間。燈一滅,乘客也跟着睡下,每個人都在自動地設法調適生理時鐘,來配合將要去到的目的地之時序。鄰座的女孩兒卻鍵亮自己座上的閲讀燈繼續閲讀從自己背包抽出的小說。
翟濟深不能理解她們家庭的關係,應是非常開放的現代母女,做母親竟的竟能如此放得開,完全無視旁人的眼光,大喇喇的跟外國小情人公然出雙入對。而且還帶著及笈的女兒。
他攤開手邊的機上提供的薄毯蓋住半身保暖,也打算進入夢鄉。心想自己幾時也這麼冬烘,會開始在意旁人的私生活,自己不是頂不在意的嗎?一度婚姻破裂後,到現在仍只維繫固定往來的多年女伴。無妻無子的藝術家,不是仍舊瀟灑得很嗎?
翟濟深前座的男人睡着後,身體斜傾在座位上,歪着的頭首整個伸出於扶手之外,那情狀看在翟濟深眼中有若待宰家畜,橫亙通道上,使得起身穿越去取飲水或上廁所的乘客,阻隔于狹隘過道,備感不便。要用種種姿勢扭曲撐扶才得穿越過去,經過的人動止間有若跳舞。
坐在那人背後的畫家,觀看得很有意思,一再考慮要不要取出速寫簿來描繪,但他終究還是遏止趕著錄繪下來的衝動。
追逐記述情境的心情和熱誠已漸消逝,已逐漸習于讓記憶來追述即時的感動,他已不如前那麼狂熱以及恐慌漏失靈感或情境。也逐漸不在意不曾留存到的意像,已懶于勤繪不綴,一方面更容易讓位於籍口來疏失迭散,更慣于讓游動的心思來追逐靈感與意像。
追逐頃刻間的情境與意像,不由讓他側首窺視鄰座的女孩,她給人相當生動的意像,應是青春明媚的可人兒,烏黑頭髮上打的髮結如同一椿完善的藝術品。但他也沒衝動來描畫她,他明白已慣于愈來愈不想急着動手記述稍縱即逝的意像。他曾畫了不少,也曾如痴如狂地追尋記錄一切可啟發心靈的任何眼前的事物與情境。現在慢慢都不在乎,也許記憶裡留存的夠多,還是真是上了年紀,倦了,疲憊了。時尚書屋
然而他倒蠻想拿出薄子畫下剛纔那位空姐,她是不同的,帶給他諸多感受。但他似乎也困了,意識饃糊下進入瞌睡。人生到了這時候,不由不自覺愈來愈易打盹,愈不願意集中心神,自然就更容易困頓。
像是等待某種事項發生樣的,翟濟深迷糊地等在路邊一旁。等待記憶的喪失,讓老年性痴獃的提早來臨。那是一片泛翠的草地,他不清楚自己眺望什麼?
但過後發覺並不是草地,是在海洋中,他走過去,只見一片汪洋。他佇立在離沙灘不遠處,戴太陽帽之女孩,坐在沙灘椅上低頭看那本書,一旁撐着個大陽傘。四周都是海水,淺淺的,不是漫漶而來的,本來就在那,他信步走過去。發覺海水是幻覺,是不遠處海水的反映,她坐的地方並無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