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頑主 第 11 頁


虛,你也一樣。」「噢,是這樣,怪不得。」「要不無法解釋人類為什麼會不斷進步!」于觀注視着趙堯舜,笑起來:「看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對人類發展有不可推卸的責任。」「好好聊聊,有空好好聊聊。」趙堯舜像牧馬
作者:待考 / 頁數:(11 / 0)

「是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趙堯舜吐出煙說,「今天的年輕人和我們年輕那時候大不一樣,很多心態、想法需要重新認識。我不認為現在的年輕人難理解,關鍵是你想不想去理解他們。我有很多年輕朋友,我跟他們很談得來,他們的苦悶、徬徨我非常之理解,非常之同情。」
「趙老師對青年人的事業也非常之支持。」
「我們不過是一群俗人,只知飲食的男女。」
「不能這麼說,我不讚成管現在的年輕人叫『垮掉的一代』的說法,你也是有追求的,人沒有沒追求的,沒追求還怎麼活?當然也許你追求的和別人追求的不一樣罷了。人這個東西是很有意思的,總是靠希望生活,不管是生活得好還是不好,都希望自己的環境變化,變得新一點,不可捉摸一點,否則便會覺得平淡、空虛,你也一樣。」
「噢,是這樣,怪不得。」
「要不無法解釋人類為什麼會不斷進步!」
于觀注視着趙堯舜,笑起來:「看來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對人類發展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好好聊聊,有空好好聊聊。」
趙堯舜像牧馬人愛撫自己心愛的坐騎一樣輕輕拍着于觀的背,「年輕人,很有前途的年輕人。」
「趙老師,您別光誇他呀,是不是也誇我幾句。」
馬青探着頭笑着說。時尚書屋
「都不錯,你也不錯,今天在座的都是很可愛的青年。」
「丁小魯怎麼還沒來呀?」于觀直着眼大聲問寶康,「你告她是在這兒吃飯嗎?」
「告她啦,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這會兒還不來。」
「這個丁小魯是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丁小魯?」趙堯舜手夾着煙問寶康和于觀。時尚書屋
寶康沒說話,于觀低頭擺弄筷子:「女的,《能幹婦女報》的。」
「那就是她,我跟她很熟。放心,她會來,她知道我來一定會來。她知道我來吧?」
「知道,我專門跟她說了您來。」
寶康說。時尚書屋
「噢,你們跟她也認識。」
趙堯舜逡巡看著每個人的臉,「那是個很不錯的姑娘,她媽媽過去跟我是同事。她歲數也不小嘍,個人問題大概到現在也沒解決。」
「我們跟她也不熟,一般認識。」
于觀說。時尚書屋
「那姑娘心眼兒不壞,就是……」
趙堯舜含笑指指腦袋,「這兒慢一點。」
「上菜吧,寶康你叫服務員上菜吧,我都餓了。」
林蓓叫着,用手撐桌向後翹起椅子看著廳頂密集深嵌的燈眼。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上菜上菜,服務員,上菜。」
寶康叫穿著紅制服的服務員,「你怎麼著急了?下午還有事?」
「晚上演出,下午得早點去裝台。」
林蓓把椅子落回地,從紙套裡抽出筷子,小學生握鉛筆似的攥着豎在桌上,翻着白眼說。時尚書屋
服務員很快上齊了冷拼,又開始一道道傳熱炒。林蓓端着酒瓶站起來說:「我給大家斟酒。」
笑眯眯地從馬青斟起,斟到趙堯舜問:「您喝嗎?」「來一點吧。」
趙堯舜說。時尚書屋
林蓓一倒倒溢了出來,接着往下挨個斟。時尚書屋
「我是不是先說幾句?」寶康端起酒杯站起來,環顧問。時尚書屋
「有什麼可說的?」馬青夾着大片牛肉往嘴裡塞,「甭玩那虛的,咱就各吃各的。」
「那好那好,大家隨意。」
寶康坐下去,用手在桌面上請着,拿起筷子先給趙堯舜夾了塊松花蛋。時尚書屋
「自己來。」
趙堯舜邊吃邊側頭問于觀下手的楊重,「你是哪兒的,也是『三T』公司的?」
「我就是傻波依。」
悶頭吃喝的楊重粗魯地回答,「您甭為我費心。」
「年輕人總是過低估計自己。」
趙堯舜哈哈笑着,伸臂去夾海茄子。時尚書屋
「你怎麼不喝呀?」寶康問吃一筷子就放下筷子坐一會兒的于觀,「吃得也不多。」
「我不會喝酒,從不喝,這他們知道。」
「哪有男子漢不會喝酒的,不行。」
寶康端起酒杯,「我跟你乾一杯,不喝酒算什麼男人。」
「可以喝一點嘛。」
趙堯舜也說,「我原來也不能喝,後來老要去應酬,也就練出些酒量。」
「人不喝酒你彆強迫人家。」
楊重沖寶康說,「什麼男子漢不男子漢,我就煩這貼胸毛的事。其實那都是娘兒們素急了哄的,咱別男的當着男的也演起來。」
「我跟你乾這杯吧。」
馬青站起來和寶康碰了下杯,一飲而盡。時尚書屋
「非常有意思啊。」
寶康坐下來,趙堯舜笑着對他說,「——你這些小哥兒們說話。」
「要不我怎麼喜歡和他們獃在一起呢。」
「直爽,好交,難能可貴。」
「老趙,我給你發個妞吧。」
「別別,我可幹不了這事,這是你們年輕人的勾當。」
一群人酒氣衝天地混在街上的人流中稀稀拉拉走着,馬青摟着趙堯舜的肩膀。時尚書屋
「別羞澀,我看出來您其實心裡特願意,您尚有餘勇可嘉——您看這大街上哪個不錯?」
「那個穿牛仔褲的小姑娘氣質很好。」
「不就是她嗎?我給您擒來。」
「小馬別胡閙,我可不是這意思。」
馬青已撇下趙堯舜,快步跟上前面那個像踩着彈簧行進的少女。時尚書屋
「請問,去扁壺衚衕怎麼走?」
「扁壺衚衕?」少女邊邁着有彈性的大步走邊皺起眉頭尋思,「有這麼個衚衕嗎?」
「有,沒錯,我去過,可現在想不起來了。我只記得衚衕口有個包子鋪。」
「啊,那你往前走。」
少女抬起頭看了馬青一眼,「前面過了紅綠燈的第2個路口有個包子鋪,不過我記不清那是不是扁壺衚衕了,你到那兒再找人打聽吧。」
「謝謝,首都人真好。」
少女斜馬青一眼,嫣然一笑走了。時尚書屋
馬青停下來笑嘻嘻等趙堯舜。時尚書屋
「老趙,我可跟你和人家約好了,明兒下午五點鷲峰,不見不散。」
「真有你的,你都和人家說了些什麼,那麼快就搭上了。」
老趙笑着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