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15 頁


過夜空,倏然而逝。 有記載說,新婚後有一段時間徐志摩每天一大早要到花市上去買一束鮮花,獻到他心愛妻子的床前。陸小曼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徐志摩便僱來廚師、車伕和女傭。漸漸地陸小曼愛上了上海的夜生活,她出手闊綽,熱衷于
作者:平兒 / 頁數:(15 / 0)

而事實上,梁啟超的話雖然使陸小曼委屈得淚水盈盈,卻是一個冷眼旁觀的理性長者的逆耳忠言。只是這時的陸小曼終於和心愛的人牽起了手,一心以為婚姻會為這場愛情錦上添花。許是不會去想婚姻和愛情其實是非常不同的兩種事物。事實上處在婚姻裡的所有人並沒有太多的不同,一般來說,婚姻不存在奇蹟和童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拉斯說:「愛就是愛消失的過程。」
我以為,所謂消失正是因為婚姻使我們變回了常態。對此,感性的人會認為這是殘忍,理性的人卻會在婚姻後作出適應現實需要的調整,以珍惜彼此的感情和曾經熱血沸騰的極端。
然而,陸小曼在婚姻之後,依然奢華而任性地要求愛情狀況下的極端,就注定了她的幸福只是流星划過夜空,倏然而逝。
有記載說,新婚後有一段時間徐志摩每天一大早要到花市上去買一束鮮花,獻到他心愛妻子的床前。陸小曼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徐志摩便僱來廚師、車伕和女傭。漸漸地陸小曼愛上了上海的夜生活,她出手闊綽,熱衷于結交名人、名伶,喜歡穿梭于各種社交場合,很快就成了上海社交界的中心人物,每天跳舞、打牌、看戲或玩票,直到半夜三更。有時候陸小曼要去戲院演越劇,徐志摩陪同前往時還得粉墨登場,和夫人同唱一台戲。時尚書屋
就像陸小曼在《愛眉小札》序中寫的:以後日子中我們的快樂就別提了,我們從此走入了天國,踏進了樂園……度了幾個月神仙般的生活。
當然,神仙般的生活是不可能年復一年的,陸小曼很快回到了遼闊而疲憊的土地。如此,一個家庭的真實生活才剛剛開始。真實像一塊流水中的礁石,使小曼的夢想和期望值在碰撞中濺落。徐志摩漸漸體味到了操持的艱難,他無法滿足小曼習慣的生活,只好奔波于北京和上海之間,拚命地創作、教書,兼着幾個大學的課,仍然無法補足家用,窘迫不堪中轉手古董字畫、做
房地產掮客。兩個對金錢毫無概念的人被金錢所困後,便像大多日常夫妻一樣,由一些的矛盾和怨言充塞着日子,陸小曼開始覺得徐志摩不如婚前對她好,她覺得婚後的志摩只是管她而不再愛她,她開始失望。她對鬱達夫的妻子王映霞抱怨:「照理講,婚後的生活應該比過去甜蜜和幸福,實則不然,結婚成了愛情的墳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為了避開現實的煩勞,徐志摩曾于1928年6月15日起程,赴日本、美國、英國、法國、印度等地,歷時五個月左右,于11月上旬抵達上海。時尚書屋
三年以後,他在給陸小曼的家信中提到了當時的心情:前三年你初沾上陋習的時候,我心裡不知有幾百個早晚,像有蟹在橫爬,不提多難受,但因身體太壞,竟連話都不能說,我又是好面子,要做西式紳士,所以至多只是時間短,綳長一個臉,一切都埋在心裡。
如果不是我身體茁壯,我一定早得神經衰弱,我決意去外國時是我最難受的表示。見1931年3月19日致陸小曼信現實卻不會因為躲避而消失。1931年便成為他們生活中最難受的一年。1931年6月25日,志摩從北京寄給小曼的信札中這樣提到:……別的人更不必說,常年常日不分離,就是你我,一南一北。時尚書屋
你說是我甘願離南,我只說是你不肯隨我北來。
結果大家都不得痛快。但要彼此遷就的話,我已在上海遷就了這多年,再下去實在太危險,所以不得不猛省。我是無法勉強你的;我要你來,你不肯來,我有甚麼法想?明知勉強的事是不徹底的,所以看情形,恐怕只能各是其是,……我真也不知怎樣想才好!
在同年的7月3日,徐志摩給朋友張慰慈夫婦的信中更是怨氣衝天:……我這個世界住膩了,我這一年也不知哪來的晦氣,母親死這還不算,老頭子和老家閙的僵絶……又犯了驛馬命,南北奔波至八次之多,錢化得九孔十穿,掩補都來不及。
更難受是小曼還來和我打架,我上海實在不能住,我請她北來她不肯,近幾日來信大發脾氣,害得我也怨天怨地,坐立不是。……我本心境已壞,但藉小曼明白瞭解,認為唯一安慰,如今她又因為我偶發牢騷就此生怒,我真有些回顧蒼茫,悲觀起來了。 1931年11月17日,徐志摩從北平回到上海,晚上和幾個朋友在家中聊天。陸小曼依然是很晚才回家,而且喝得醉眼矇矓。時尚書屋
第2天,兩人爭吵,當時為治療「心口疼」而吸食上「大煙」正在煙榻上過鴉片癮的小曼,抓起煙燈就往徐志摩身上砸去。徐志摩徹底地絶望了,他悄然離家到了南京,準備19日搭乘飛機,飛往北平。後因故改乘
郵政班機,結果飛機飛到濟南附近的黨家莊時,遇到漫天大霧,誤觸山頭失事。一代風流才子就此隕落,陸小曼「並不如想象中那麼美麗」的婚姻經歷了五個年頭後,從此結束。
後來的陸小曼,俗世的繁華都變成一紙的寂寞,她在人們的非議和指責中,從此不施粉黛、不穿華服,收集整理和編輯出版徐志摩的文集。也從此,寂寞就像她曾有過的遍地花骨朵兒,卻是佈滿白霜,乾燥而堅硬。
我於是便想,他們用「不顧一切,帶有激烈的燃燒性」,且「不管天高地厚,人死我亡,勢非至于將全宇宙都燒成赤地」的熱情,去試驗夢想中神聖的愛的境界,美麗了年輕歲月,在自己的星光燦爛中見了滿滿天的星星,而星星依然只是塵土,落了他們滿滿的一身,對陸小曼後來一個人守着的咫尺天涯真正是有如浮塵,有如飛萍。守寡之年,陸小曼不過29歲,也不知她是如何地換了人間一般聚齊精神,去收拾自己一地的狼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