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27 頁


蝶長相極似,當胡蝶歐遊歸來,在輪埠上有記者舉以相告。胡蝶不經意地一笑道:「哪裡,應該說是我像貂斑華才對。」 為人落落大方,性格深沉、機警、爽利兼而有之,五六分像寶釵,二三分像襲人,一二分像晴雯。 再早一些的時候
作者:平兒 / 頁數:(27 / 0)

浮生若夢,世事的變幻太讓人驚訝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有人認為,「胡蝶貌美,玲玉藝佳」。其實她們是各為類型。看了一些她們的資料片,看到胡蝶演的戲都比較靜,而阮玲玉演的戲大多比較活潑。時尚書屋
然而在生活中她們的表現完全相反。生活中的阮玲玉憂鬱沉默,對自己身處之境專心致志。胡蝶長着翅膀,只待稍有風吹草動,便乾淨利落地飛到空中,盡其可能去脫離險境。她知道自己的渺小,飛到空中便好像沒有了蹤影,所以她老練世故,善於交際,合群而又善忘,憑藉著柔軟的身段與機智,她低調地找尋着與社會與人群的水乳交融,這樣無論為蝶還是作繭,人們都很容易接納和寬容她的美麗與不美。時尚書屋
比如那時有一位「封面女郎」貂斑華與胡蝶長相極似,當胡蝶歐遊歸來,在輪埠上有記者舉以相告。胡蝶不經意地一笑道:「哪裡,應該說是我像貂斑華才對。」

為人落落大方,性格深沉、機警、爽利兼而有之,五六分像寶釵,二三分像襲人,一二分像晴雯。
再早一些的時候,胡蝶由天一公司到明星公司做演員,這時宣景琳是明星公司的當紅名旦,兩位女明星碰在一起,很容易當仁不讓。宣景琳當時向公司表示:「伊拍一部,我拍一部,大家勿碰頭(合作)。」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後來,明星公司籌拍《姊妹花》,安排胡蝶一人兼飾姊妹兩角,宣景琳扮演母親。宣景琳起先不肯,後來經編導鄭正秋再三勸說,終於答應下來。時尚書屋
兩人之間的隔閡也由於合作就此不在。
50年後,定居加拿大的胡蝶在《回憶錄》中這樣寫到:「宣景琳在《姊妹花》一片中,是駕輕就熟,演技發揮得淋漓盡致。也正因為有她及鄭正秋的通力合作,我自己的演出才能達到一個更高的水平。」

而所謂睹一葉而知秋,窺一斑而了局。胡蝶是一個長壽的女人,從1907年到1989年,在她80多年的一生中,該經歷了多少變數,有多少選擇會是情非得已,有多少快樂背後隱藏着無奈和悲哀,旁人都只能隔岸觀火。而當事人的胡蝶自己,在80歲的時候回憶起來,恩怨紛爭都是薄衣過得殘冬的風輕雲淡,一生的往事如雲彩彼此擁抱,化為春雨清脆婉轉敲擊在玻璃窗上,發出好聽的聲響。
我於是又想起胡蝶在回憶阮玲玉時的一段話:「我到歐洲之前,到她家去第1次沒有見到她,只見到她媽媽和她女兒小玉。後來又去了一次,她剛好在家,兩人見面,十分高興。我們既是同鄉,又是同行,所以談的話題也是大家感興趣的,談到我這次出國訪問,她也很高興,也很感慨,她說:『能有機會出去走走,開闊一下眼界,總是好的,不知我此生是否還有這次機緣。』說著說著,大概觸動了她的心事,她不覺眼圈紅了。時尚書屋
我連忙岔開話題,勸她說:『人生也似舞台,悲劇也總有結束的時候,我自己在苦的時候常對我自己說,快了快了,演完苦的就會有快樂的來了,你現在不也是苦盡甘來嗎?』」于此,我也就想,以我們今天的生存的悟性能否了悟這只蝶的生存法則呢?我是覺得,她讓我有機會看到水做的女人水的能量和熱情的釋放,完成了那驚艷絶倫的一瞬,再別無遺憾地萬川歸海,也就少了一些的悲天憫人吧。雖是說今天的我們已不是胡蝶的時代,但無論遠了近了,在一些時候,我們其實不必要等到很久才會明白什麼是年長歲老。來來往往裡,一些人告別了,一些人還在,時間也總是在流變,但又有誰能夠說,那些過去和未來的年代裡肯定看不見你與我呢?
如果一定要追根溯源,胡蝶的生存智慧跟她少年時期的經歷也是有些關聯的。她原籍廣東鶴山,生於上海。父親胡少貢在胡蝶很小的時候就在京奉鐵路線上當總稽查。在胡蝶16歲進入到上海務本女中讀書之前,她一直隨家人奔波在鐵路線上,四處遷徙的生活使得幼年的胡蝶接觸到各地的風土人情,在閲人歷事中積累了人情世故的經驗,也多少讓她耳濡目染了生存對舍與得的要求,漂泊不定的住所,不斷的放棄和遠離,客觀上是容易讓一個人在得失取捨上就事務實的。時尚書屋
而在平常的日子裡,我們需要的常態也不過如此。我記得是在《博爾赫斯八十憶舊》一書裡,看到過博爾赫斯說他把世界看作一個謎。而這個謎之所以美麗就在於它的不可解。但是他認為世界需要一個謎,而人們無需知道得更多。時尚書屋
博爾赫斯說這話的時候已經雙目失明,他許是認為存在即是合理吧。而相對於動盪中求生的人們,合理不合理卻只是一種矯情的奢侈。香港淪陷時,胡蝶就看到了影界姊妹悲慘的遭遇:以《駙馬艷史》出名的紅影星梅琦與「華南影帝」張瑛舉行婚禮,日軍當着新郎的面扒下了她潔白的婚紗。
所以我們可以想象胡蝶的忐忑和如履薄冰。她要擋住多少掠奪的手和窺視的心呢?令人驚奇的是:災禍、動盪的生活並沒有讓她變得極端或者僵硬無情。她也不是那種恃寵的女子,在電影裡,她經常飾演富家小姐和貴婦人,生活中她卻是做得了柴米夫妻,是一個願跟普通、老實的商人過日子的妻子,息影後更是傾注了全力,輔佐潘有聲經營以生產「蝴蝶牌」系列熱水瓶為主的興華洋行。只可惜這段戰後朝夕相處的生活只持續了六年,潘有聲就病逝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