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29 頁


歲時姐姐死了,到了八歲時母親也不幸離世。失卻了生存支柱,她被舅舅收養。在她13歲那年,為償還賭債舅舅把她賣給了蕪湖城裡的怡春院。在妓院四年之中,她因拒絶接客,逃跑、毀容、上吊數回,直至這命運在後來被一個叫潘贊化的男人逆轉
作者:平兒 / 頁數:(29 / 0)

她還是一位雕塑家,她創作的雕塑《格魯賽頭像》、 《蒙德梭魯頭像》,分別為巴黎尚拿士奇博物館和法國國立教育學院收藏。專家們說,她的油畫作品融合中西,色綵線條互相依存,用筆俊逸灑脫,氣韻生動,賦色濃艷,雍容華貴,別有趣味。她的繪畫有雕塑感,她的雕塑又有繪畫的渾厚。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大多數的人知道潘玉良,多是從影視劇裡。有幾個版本,都由傾城美女演繹,多是小橋流水或者水榭庭院一般的東方韻致。在時光裡回溯,我的嗅覺裡卻沒有這般想像的香艷,潘玉良全然不是水做的女子。她,在絶對的男權社會裡,把所有的傷和痛都背負着,氣象崢嶸,明明已身心疲憊,也還是以一種赤着足的方式走路。時尚書屋
而且一路斑斕。
看了很多寫她的文字,知道她生於貧民家庭,當雛妓是因為她一歲時喪父,兩歲時姐姐死了,到了八歲時母親也不幸離世。失卻了生存支柱,她被舅舅收養。在她13歲那年,為償還賭債舅舅把她賣給了蕪湖城裡的怡春院。在妓院四年之中,她因拒絶接客,逃跑、毀容、上吊數回,直至這命運在後來被一個叫潘贊化的男人逆轉。時尚書屋
除了在妓院學習過吹拉彈唱的技藝,學唱過京戲裡的老生,她沒有受過基本的文化教育。自幼淪落風塵,是糾纏了她一輩子的傷痛,令她一輩子都要痛得窒息。
四年青樓女子的生活,卻並不讓她風情萬種,她甚至沒有一般女子的嬌媚可人。
她的同班同學、老畫家劉葦(倪貽德夫人)說,有一次她們在杭州山上寫生,潘玉良到雷峰塔牆圈裡方便,這時一夥男同學過來了,劉葦喊潘玉良快出來。潘玉良蹲在裡面說:「誰怕他們!他們管得着我撒尿嗎?」在上海美專任教時,有人出言不遜,被她賞以耳光。
看她的自畫像,和她留下來的照片大體是一致的:獅子鼻、厚嘴唇,平庸的相貌。
如此種種吧,使她几乎別無選擇地,倔強着,堅強着,執拗着,並這般強壯起來。
在她的傳奇色彩中,有兩個男人不可忽略。這兩個男人對於潘玉良,一個像山,一個像水,如同經過命運或者天意的挑剔和篩選,給予了一個女人一生流連盤桓的底蘊。應該說,無論過去還是今天,一個女人能夠脫穎而出,都不知要經過多少男人的手。對此,潘玉良也只能像繞不過風一樣需要男人的手托着她。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過,她卻不是因了千媚百態,或者花枝招展。
不是愛風塵,似被前緣誤。
花落花開自有時,總賴東君主。
去也終須去,住也如何住?
若得山花插滿頭,莫問奴歸去。
這是一曲古調的《卜算子》,潘玉良在輕撥琵琶為蕪湖新上任的海關監督潘贊化彈唱的時候,才17歲。她並不知道這個畢業于日本早稻田大學、追隨孫中山先生參加過辛亥革命的桐城才子,會像天意一樣在這一天改寫她的一生。此時她叫陳秀清,當地鄉紳富豪為了討好潘贊化,從怡春院選了她來絃歌助興。
然後是潘贊化看著淒怨悲涼的風在這絃歌中瀰漫,像憂傷的陽光慢慢地灑遍自己。這個長她12歲、又有了妻兒的男人,用他可能的一切方式開始愛護她。1913年,在陳獨秀先生的證婚下,他們結成夫妻。新婚之夜,玉良改姓潘,叫潘玉良。時尚書屋
從此後潘玉良一直以潘贊化的夫人為其本分,卻又始終因小妾的身份而在當時保守的中國世俗社會中難以立足,最後只得遠走法國,長眠異土。
因為自己的一刻一縷的感受和心情,為中國增添了一名世界性的藝術家,這無論是在最初的偶遇中,還是在後來他們一起或近或遠、或是喧嘩或是寧靜穿越的時光裡,這恐怕也是贊化先生所意外的。而對於潘玉良,贊化先生就像一座山,一座可依可靠可安心並注定要培植她的男人山。據記載,潘贊化本人在外形上端莊渾厚,是一個開明的知識分子,一個革命者,參加過蔡鍔將軍的護國軍,討伐袁世凱時任旅長。他還是陳獨秀先生的老友,主張男女平權。時尚書屋
一個正直的、有同情心並也有能力去呵護女人的男人。
想來,他早期對潘玉良的救助和支助,更可能是出於一種信仰和道義。但是,他為潘玉良所做的種種,就是放在幾十年過去了的今天,也是要讓人肅然敬佩的。
在那個年代冷的眼、暖的眉中,潘玉良的歲月因了這個男人多了許多無辜的疼,也多了更多女人們一生所求而不能得到的寵。
贖出潘玉良後,贊化先生便請了教師教她識字。後來,拗不過玉良在最初時的一己之趣,讓鄰居洪野先生教她繪畫,直至幫助她進入到上海美術專科學校學習。
再後來,贊化先生從上海把她送過重洋,讓她滿懷憧憬地踏出了求學歐洲的第1步。到達法國後,她進入法國里昂中法大學學習,後又考入里昂國立美術專門學校。1923年,她考取巴黎國立美術學院。這期間,她與徐悲鴻同班,在巴黎的凱旋門,在波光粼粼的塞納河上繪畫,一時間日暖雲輕。時尚書屋
1928年,潘玉良學成回國,相繼在上海美專、中央大學藝術系任教,先後與王濟遠、龐薰琴、徐悲鴻等名家共事。這期間,為了拓展自己的藝術視野,她在黃山、廬山、揚子江等地的峰巔峽谷寫生,風餐露宿。在從事美術教學和研究上的同時筆耕不輟,先後舉辦了五次個人畫展,並出版了《潘玉良油畫集》,受到廣泛好評,被譽為「中國西洋畫中第1流人物」。
再後來,是1937年,潘玉良再次去國離鄉,主要是潘贊化的原配夫人與她不能相容,不願讓丈夫為難的潘玉良借參加巴黎舉辦的「萬國博覽會」和舉辦自己個人畫展的機會再赴歐洲,此後就客居巴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