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3 頁


滿了青年男子給她的信,她既不加以嘲笑,更不忍心將這些痴心人的信撕毀,她把它們藏在一隻藤箱裡,上面加了把鎖,還貼了一張紙,寫着「小孩子的信」。 為什麼這麼多人的熱愛不能讓她想到自己如此之短的一生原本也可以很長呢?我翻遍
作者:平兒 / 頁數:(3 / 0)

他們是同鄉,有很多共同話題。阮玲玉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訴了他,希望他是能夠靠得住的男人。但蔡楚生有自己的生活節奏,他並沒有準備好充當阮玲玉的救命稻草。拍完《新女性》後,阮玲玉以吃安眠藥的方式離開了這個世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這就是阮玲玉的凋零。看起來是對一份情感的貪戀,而以生命的結束為終結。從這一表象分析,性情柔順,容貌嬌媚,心理懦弱,是幾千年裡中國女人取悅男人的本色武器,卻也是女人人生悲劇中的本原因素。因為這樣的女人往往無限依靠男人,在對男人的幻想中無限需要男人的保護,卻也往往使男人們在滿足了自己的虛榮或者得到了滿足感之後因為膩味而心生厭倦,自然就容易移情別戀。時尚書屋
然而更真實的情形是,當時為阮玲玉着迷的人何止千萬。她有一隻小藤箱,裡面裝滿了青年男子給她的信,她既不加以嘲笑,更不忍心將這些痴心人的信撕毀,她把它們藏在一隻藤箱裡,上面加了把鎖,還貼了一張紙,寫着「小孩子的信」。
為什麼這麼多人的熱愛不能讓她想到自己如此之短的一生原本也可以很長呢?我翻遍有關的資料,認為:阮玲玉雖然在人前驕傲矜持,姿態優美有度,卻始終是一個弱勢的人。弱勢,並不是因為她的性別或是她的生計,而是她的心理生存能力的缺失。
正是這種缺失,把她帶入了自己很難走出的一種心理生存困境。
從表象看,阮玲玉的問題由男人引起。但從問題演繹到放棄生命的逃避,卻由於阮玲玉自身的精神封閉和心理弱勢。其實,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條煎熬着自己的河,她受自己的侷限,不懂得如何化解。換了張愛玲,會去找街景的沸騰,這個時候市井人聲對虛無的心靈就像是彗星和月亮聚在一起撞擊,這是一種令人欣賞的精神姿勢,這姿勢裡應該有一種感動熾熱地湧現出來,如同巨大的痛楚或巨大的歡喜都是一種身心的感悟,在抒發自己的真實存在。時尚書屋
所以, 張愛玲從一棵生命極為微小的小草上,也可以看到它那被賦予了的尊貴。並且深信那尊貴的美在大地存在。
每個人的內心都有一條煎熬着自己的河。
入鬢細眉的阮玲玉是有着極其鮮明的性別意識的女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然而阮玲玉不是張愛玲。阮玲玉把希望寄託在對男人的幻想上。期待,就成為她心河上的利刃,讓生活本身透出了悲涼,卻無法阻截生存的焦慮和空虛感。於是,她的生活就很容易出現蝴蝶效應:一隻蝴蝶搧動了一下翅膀,由於客體的原因發生了變動而被放大,最終導致一場風暴。時尚書屋
也確實如此。阮玲玉自殺的直接誘因無非是唐季珊移情別戀,這自然是叫人難過的事,但這種難過卻不至于放大到喪失一切的悲苦程度。如果她知道十多萬人擠到萬國殯儀館瞻仰她的遺容;出殯那天,靈車所經過的街道兩旁,三十多萬人為她送葬,她還會如此輕率麼? 「我死了,你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我好快樂。」
阮玲玉在遺書中對唐季珊說。時尚書屋
看到這些話,我很難理解阮玲玉是真的想放棄生命,這些話給我的感覺更像是阮玲玉拿了自己的生命作賭注或是武器在試圖輓回自己想要依靠的男人。一個經不起風經不起雨的女人,生命是她最後的保護了。這是女人們的善良和單純。如此的女子,又如何能接受:人生從來就不是單純的,人性從來不這麼單純!
單純是女人的本色,也是一種品質,但不是生存的通行法則。只是依靠本色生存的女人,很難形成自己的理性來反觀別人的生存經驗補充自己。而盲目又慣性地依靠自己的本色,更會帶來心理生存能力的弱勢和缺失。
何況阮玲玉的本色來源還是戴了枷鎖的。
她的身世很苦。父親在她很小的時候就被累死。父親死後,母親只好帶著尚還年幼的她去大戶人家做傭人,她七歲時就伴隨在母親身旁替主人家料理雜務。在她的意識裡,一個沒有男主人的家庭是很無措的。時尚書屋
長大後,她一心想通過一個有錢的男人改變她和母親的生存處境。男人是天,是她本色的體認。
然而她成人的時候,正值中國新女性運動發端,社會意義的文字和口號以及現實生存的需要慫恿着她解放了自己,她走向社會做了一名職業演員,又被推波助瀾地賦予某種符號的意義,甚至直接成為新女性理論的一種浪漫的精神象徵。
於是她用行動突出着自己原始生命的內核和本質。她一心要做一個好演員,她以為盡心演好電影就可以解決好一切。她敬業到超乎想象的地步,讀劇本讀到一百多遍,演角色演到忘我。比如在拍攝《故都春夢》裡,她躺在雪地上拍攝凍僵的場景,導演要求她躺一下就行了,她卻說,不可以,一定要繼續躺到人有點凍僵的感覺,拍出來才真實。時尚書屋
在拍電影《城市之夜》中有一場風雨之夜的戲,她被淋水,表示一定要淋透。在《新女性》裡,有一場戲是她扮演的劇中角色不願受侮辱,慌亂中從樓梯上一直滾到底層。演這場戲導演是要用替身的,她不肯,而且固執地要求要狠狠地撞她。她說:「我越跌得痛,說明壞人越狠。時尚書屋
我越跌得重,我的心越恨。」

像這樣的一種進入角色的方式,我以為,阮玲玉是以精神直覺進行創作的表演藝術家,在依靠了生命的直覺來直接抵達角色的深處。她用全部的生命力量進行創作,又在表演中體會了自己生活的不安和內心的脆弱,這樣的創作方式造成了她的人生與電影人物的相互渲染。電影角色更強化了她的人生本色。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