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30 頁


樣的滋潤,是可以叫女人安靜的:放了心很踏實地來過自己一分一秒的生活。 王守義還是潘玉良從事繪畫和雕塑時的助手、追隨者,或者仰慕者。他懂得欣賞潘玉良的品德和才情,無論是輝煌的時刻,還是落魄的歲月,王守義總是默默地陪伴和
作者:平兒 / 頁數:(30 / 0)

有另外一個男人,在她有限的生活的圈子裡,以他幾十年如一日的真誠成為她極個別的知己。這個男人名叫王守義。王守義出生於河北高陽縣農村,有說曾做過潘玉良的學生,于1920年去法國勤工儉學,後來在巴黎開中餐館。潘玉良在她的後半生與王守義相依為命,冷夜不懼寒意,是在她第2次去法國後。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再到法國時,正值歐戰前夕,局勢緊張,許多留法習畫者正紛紛離去。戰爭時期,不僅生活不安定,繪畫工具的材料也十分缺乏,一般的畫展活動也不能如期進行,潘玉良境況窘迫,王守義的接濟使她有了安定的生活環境。潘贊化去世後,潘玉良和王守義同居,直到去世。
王守義對於潘玉良,是一種水的滋潤。庭院深深中的那種小榭流水。這樣的滋潤,是可以叫女人安靜的:放了心很踏實地來過自己一分一秒的生活。
王守義還是潘玉良從事繪畫和雕塑時的助手、追隨者,或者仰慕者。他懂得欣賞潘玉良的品德和才情,無論是輝煌的時刻,還是落魄的歲月,王守義總是默默地陪伴和幫助她,在她的孤獨和寂寞裡邂逅了很多的溫暖。這是潘玉良的一種幸福。這幸福的模式也是很多女人想要的:平淡而真實的歸宿。時尚書屋
有風的時候,這個男人會牽着女人的手放進他外套的口袋裏,然後相視一笑。
大致上,潘玉良就這麼經歷過來。然而,在這經歷裡,我體悟着她的滄桑卻又不能解語的,是她所付出的艱辛和所經歷的坎坷。從一個沒有受過最基本教育的青樓女子成為蜚聲世界藝壇的藝術家,潘玉良所走過的每一步,該都是在以最拚命的方式邁出。雖有人同行或轉眸向她,她自己也只能無奈看著有刺扎進足心,通到心裡如流水洶湧。時尚書屋
她是認了這份苦卻不服輸的,因而,每一步也就如赤着足行走一般,其中滋味,也就只有心能體悟。
有一張潘玉良於1931年5月在天津拍攝的照片,是當時記者採訪時拍攝的。看過後就不能釋懷。潘玉良作為中央美術學院教授隨徐悲鴻夫婦來到天津,當時她已是大畫家,照片當中的潘玉良卻是沒有奼紫嫣紅的歡愉,顯然的孤寂和憂鬱隔着時空,依然流露着苦澀。
她就是這麼活在這樣的內心裡活了一輩子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一天天的日子裡,她又是極能耐苦的,耐苦而沒看到她說苦。在巴黎學畫時,她一度在四個月的時間裡沒有接到家信和津貼,忍饑挨餓幾近失明。為了多臨摹一些大師們的作品,她極少在星期天休息。天還沒亮,她就起來,帶上畫具,往羅浮宮去。時尚書屋
常常是口乾舌焦,腹痛噁心,饑不擇食地啃一塊冷麵包。第1次赴歐洲
留學,雖說有潘贊化周旋,但她是自己考得安徽省政府的雙份津貼。為了不錯失這次留學的機會,她忍痛扼殺了腹中的胎兒,在習畫的同時初步掌握了法語。
而此之前,作為上海美專唯一的女生,後來又被好事者打聽到她的青樓出身,所要面對的流言飛語漫天飛舞,其內心的苦楚也是可以想見。她的晚年很淒涼。巴黎是高消費的城市,她為人忠厚誠實,沒有代理商代理出售作品,她更不會經營宣傳「推銷」自己,歷年賣畫極少。到了晚年,年老體衰,靠社會補助金維持生計。時尚書屋
1977年7月22日,在貧病交迫之中,默默地離開人世。
能找到的她所有的照片,或者她的自畫像,沒有見過她燦爛地笑着的。而以她生前就有的影響和成就,她該是可以如此驕傲地笑的。
先為雛妓,後為小妾,她的內心其實一直自卑、敏感、怯懦、孤獨。在她的靜物畫裡,盛開與凋謝的花朵是她經常描繪的題材。我想,她是刻意的吧,有她對生命過程的詮釋,也有她後來對命運莫測的宿命理解。
一切她都經歷過來了。她用自己的行動,突破了當時以男性為主體的繪畫風氣,作出了獨特的貢獻。完全靠了毅力和堅韌去把自己的意志分給每一次的孜孜不怠,開掘了自己的天賦,也煉就了面對苦難的豁達。
耐苦並不說苦,是一種意志力,源於她的極其要強。她因為青樓女子的經歷一意要證明自己,也一意要在男權社會裡揚眉吐氣。這是女性的一種自愛,也是弱者的一種堅韌,這樣的堅韌和自愛潛移默化,是她一生的自我定位。認識潘玉良的人回憶說,在巴黎她有「三不」女士的稱號,一生堅持不入外國國籍,不戀愛,不和任何畫商簽訂合同,努力做一個獨立的人。時尚書屋
旅法畫家賀慕群曾這樣回憶他印象中的潘玉良:「僑居巴黎後我和潘玉良常有來往,在藝術上和生活上都曾得到她的指導和幫助。潘玉良生活並不富裕,但是生性豪爽樂於助人。她常留短髮,喜喝酒,不拘細節,說話時聲音很大,氣勢不讓鬚眉,頗有男子氣度。晚年時住在蒙巴拿斯附近的一條小街,她住在頂樓,住房兼畫室,生活清苦,但是勤於作畫,有時候一天到晚在家作畫,一天都不出來。時尚書屋
1954年,法國曾拍過一部記錄片《蒙巴拿斯人》,介紹這個地區文化名人,其中就有潘玉良,她是片中惟一的一個東方人。」

在潘玉良事業的鼎盛時期,日本軍國主義發動了侵華戰爭。面臨着亡國滅種之災,不願做亡國奴的人們,掀起了大規模的救亡運動。潘玉良以極大的熱情投身于當時美術界義展義賣活動,發表講話,譴責一些「知名人士」遠離現實話多畫少。結果受到一些無恥之徒「妓女不能玷污象牙之塔」等等讒言污語的誹謗攻擊。時尚書屋
玉良不為所動,還之以加倍的努力投身藝術創作和社會活動。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