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31 頁


時光之海裡遠渡。近一個世紀前的熙熙攘攘,就這樣在我的手心裡像淚花一樣地盛開,所有流離的時光這時都聚攏起來,讓我是那麼近的、可以像河的此岸對著彼岸一樣去領略她慢慢跋涉的身影。 就像飛蛾撲火一樣。 逆流的林海音
作者:平兒 / 頁數:(31 / 0)

風雨磨難中,是一個弱者在堅強和隱忍中的坦然和微笑。潘玉良,就是這樣,在我的這個夜晚裡暗夜純白。我看到,一種叫執着和堅韌的東西大如珠玉,細如霧靄,游動在她的一生之中。她自強不息的剛性氣質也流彈如雹或者梨花沐雨一般,供今天的女人享用。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然,所有人的各種際遇都是難以預料的吧,就像此刻之前,我沒有料到會因為某個偶然去尋這個幾十年前的女子一樣。
而這個時候,我在一個世紀流離的時光裡見過了太多的流逝和褪色,仍會驚異於這個女子帶給我的繁花似錦。在我已經難以承受記憶中的完美被時光磨損時,我喜歡這繁花似錦中的溫暖,而且是長久的溫暖。就如春季的陽光,和煦地照進窗口,暖意卻直抵午後,以至向晚。
從雛妓到畫家,在中國近現代畫史裡一枝獨秀被記憶着的女子潘玉良,此刻讓我在時光之海裡遠渡。近一個世紀前的熙熙攘攘,就這樣在我的手心裡像淚花一樣地盛開,所有流離的時光這時都聚攏起來,讓我是那麼近的、可以像河的此岸對著彼岸一樣去領略她慢慢跋涉的身影。
就像飛蛾撲火一樣。

逆流的林海音

憑空裡漫來陽光的味道(1)
北京冬天的夜晚是空寂的。隨着夜深,只見好大的寒意,窗戶的玻璃上漸漸地貯起了冰涼的花,天和地都寂下去,物是人非一般。
我坐在有暖氣的屋裡,穿了一件有些懷舊的花布棉衣,在故去的點點滴滴的時光裡追尋林海音先生。棉衣所用的花布料據說是由一些植物印染的,花在布上很朦朧,衣服也就很安靜,一如我現在的心情。
這種氛圍很適合懷舊。尤其是林海音先生是在北京生活過很多年的,這樣冬日裡不去睡眠的夜晚,她許也是有過的。在這以前,我在斑駁的歲月裡,以近乎迷離的味道,面對或擦肩,追尋一些在時光的背後頂天立地的女子漸次遼遠起來的身影。沉醉不知歸路。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憶舊總是讓人傷懷的,光陰裡的歲月都如同經歷過秋風。這樣去體驗一些我沒有過的生活和無緣面對的人,就如同「銀漢無聲轉玉盤」,天上地下,星辰人物皆模糊起來。
這樣的情形裡,林海音先生卻如初春裡開得滿樹滿眼的花兒,一枝一串的,帶著很密很厚的陽光的氣息憑空裡漫來,燦爛和嫵媚,把一切都舒展開來。
林海音,中國現代著名女作家。原籍台灣苗栗,父母早年在日本經商,林海音于1918年3月18日生於日本大阪,三歲隨父母返台,五歲來到北京, 19歲從北平新聞專科學校畢業,擔任了《世界日報 》記者,21歲時與該報編輯、出身書香世家的夏承楹結婚,在北京生活25年,1948年舉家遷往台灣,2001年12月1日在台北辭世。
在北平成長,在台北發亮發光。林海音,一位兒女繞膝、賢妻良母型的職業婦女,一位著作等身的作家,一個職業編輯,一個專業出版人。一個一口京腔兒、「比北平人還要北平」的老北京。一個在每個角色上都做得很成功的美麗親切、樂觀奮鬥、雍容溫雅的中國優秀女性。時尚書屋
在台灣,她被譽為文壇「極為優秀的掌門人」。在大陸,她被贊為「兩岸交流的第1批候鳥,兩岸文學界祖母級伯樂式的核心人物」。林海音的一生,體現了社會變革時期,一個有着進取的內心、積極入世的普通女子的成功生存實踐,構建了中國新女性運動發展史上的一個成功的案例。這個案例或許有着背景和契機的某種偶然性,但與個體關聯,卻是不折不扣地體現出了個人的性格性情、思想觀念、行為方式等因素的必然性。時尚書屋
最早知道林海音,是看吳貽弓導演拍的電影《城南舊事》。上個世紀30年代的北京城,一個外來的小女孩英子,她還沒有受過社會的薰染,用純潔的眼光看著世界,看生活在底層的一些北京人的命運跌宕,還有運煤的駱駝隊。駱駝的隊伍過去了,駝鈴聲「當、當、當」地響,「長亭外,古道邊……」
悠遠的畫面裡,那首清麗而感傷的《驪歌》吹散得如此遼遠又如此悠揚,我就這樣知道了有一個作家叫林海音。
後來就讀了林海音以老北京城為背景寫作的系列小說。讀了她寫的很多的書。
作為作家的林海音,「寫作的興趣是那麼高昂。」
「原來我所寫的,數來數去,全是陳穀子、爛芝麻呀!但是我是多麼喜歡這些呢!」這是她對自己一生寫作的評述。寫作,是她的生命支柱,也是她精神和平日裡生活的寫照。她曾借用貝多芬的話, 說:「為何我寫作?我心所蓄藏的必須流露出來,所以我寫作。」

林海音的寫作生涯,與她的職業一起開始。那是在上個世紀30年代,她在位於北京西長安街的《世界日報》做記者,採訪文教及婦女新聞。《世界日報》的辦公室不大,編輯部擺了一長排桌子,為了節省空間,上晚班的和上白天班的共用一張辦公桌。當時的海音被分配到和主編《學生生活》版的夏承楹共用一張辦公桌。時尚書屋
夏承楹做編輯,上白天班,下午發完稿就下班。海音白天在外頭跑新聞,晚上才回報社寫稿。兩人各持有一副辦公桌中間抽屜的鑰匙,這張桌子由此也種下了她和夏承楹的一生情緣。自此以後,文字成為林海音的一種人生體驗形式,夏承楹與林海音一生執手,在人生和事業的道路上相濡以沫。時尚書屋
多年後,林海音回憶說:「別人戀愛,這個那個的,我們沒有。我們就是兩個人玩在一起,他寫,我也寫,志同道合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