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34 頁


大與弱小,欣慰着太陽曬出來的、霜打雨刷後的華美。 她其實是有很大的本錢可以安身立命的:出生殷實人家,有極美麗的容貌,從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在開明的環境和氛圍中成長,聰慧隨和,婚姻幸福。僅此,亦是千萬女性畢生所求。林海
作者:平兒 / 頁數:(34 / 0)

幽默,在丈夫與兒子合影背後題字是「凡夫俗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剛到台灣時,家境不好,女兒褲子破了,她在洞上縫上小動物圖案……
「她真的是一位天資聰穎、勤奮努力,又熱愛生命的女性,一路走來,她始終睜着英子的那雙眼睛在看世界,認真地活過每一天。」
夏祖麗這樣敬佩着自己的母親。
確乎如此。在時間迅疾的腳步後邊,林海音就是這樣一位美麗又閃亮的女子。在她近乎完美的人生裡,她受着命運的眷顧和寵愛,又用自信和豐盈的心靈把握並灌溉着命運的纖脈,無論時世艱辛或是鶯歌深邃,她都滿懷了希望去生活,攀登和經受、感受和突破着生命的強大與弱小,欣慰着太陽曬出來的、霜打雨刷後的華美。
她其實是有很大的本錢可以安身立命的:出生殷實人家,有極美麗的容貌,從小接受到良好的教育,在開明的環境和氛圍中成長,聰慧隨和,婚姻幸福。僅此,亦是千萬女性畢生所求。林海音卻是極其自愛,又自立自強地苛求着自己。在不斷的自我完善中,她幸福着,也把幸福和溫暖給予別人。時尚書屋
而一場紅塵之中,剎那芳華,卻又有多少的山重水復。能如此的經風沐雨,卻又不留風、也不留雨地繁茂着自己的嬌艷,這般地粲然和晴朗,是受命運眷顧和寵愛,又在於有着不斷地對命運的超越和攀升。
林海音在青年時代曾經演過話劇。她後來寫文章時說,一場戲就像一桌筵席,過去就過去了。我在寫作這篇文稿時無意讀到她的這些話,一下就怔了半時。關於人生,人們總愛說那是每一個人的大舞台。時尚書屋
如此想來,林海音的一生,該可以說是一場盛宴的。一場盛宴過去了,留給人們的便該是悠遠長久的、緩慢而有力地滲透在生活裡的記憶。
心頭這樣想過,只覺得這一個晚上,薈萃了她幾十年的生命氣象,暖意皓皓。窗外,玻璃上一簇簇的冰花帶著水意輕輕地滑落了。
便是萬籟俱寂。
長亭外,古道邊, 芳草碧連天。
晚風拂柳笛聲殘, 夕陽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 知交半零落。
一斛濁酒盡余歡, 今宵別夢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爸爸的花兒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林海音 新建的大禮堂裡,坐滿了人;我們畢業生坐在前八排,我又是坐在最前一排的中間位子上。我的衣襟上有一朵粉紅色的夾竹桃,是臨來時媽媽從院子裡摘下來給我別上的。她說:「夾竹桃是你爸爸種的,戴着它,就像爸爸看見你上台時一樣!」
爸爸病倒了,他住在
醫院裡不能來。
昨天我去看爸爸,他的喉嚨腫脹着,聲音是低啞的。我告訴爸,行畢業典禮的時候,我代表全體同學領畢業證書,並且致謝詞。我問爸,能不能起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六年前他參加了我們學校的那次歡送畢業同學同樂會時,曾經要我好好用功,六年後也代表同學領畢業證書和致謝詞。今天,「六年後」到了,我真的被選做這件事。時尚書屋
爸爸啞着嗓子,拉起我的手笑笑說:「我怎麼能夠去?」
但是我說:「爸爸,你不去,我很害怕,你在台底下,我上台說話就不發慌了。」

爸爸說:「英子,不要怕,無論什麼困難的事,只要硬着頭皮去做,就闖過去了。」

「那麼爸不也可以硬着頭皮從床上起來到我們學校去嗎?」
爸爸看著我,搖搖頭,不說話了。他把臉轉向牆那邊,舉起他的手,看那上面的指甲。然後,他又轉過臉來叮囑我:「明天要早起,收拾好就到學校去,這是你在小學的最後一天了,可不能遲到!」
「我知道,爸爸。」

「沒有爸爸,你更要自己管自己,並且管弟弟和妹妹,你已經大了,是不是?」
「是。」
我雖然這麼答應了,但是覺得爸爸講的話很使我不舒服,自從六年前的那一次,我何曾再遲到過?
當我在一年級的時候,就有早晨賴在床上不起床的毛病。每天早晨醒來,看到陽光照到玻璃窗上,我的心裡就是一陣愁:已經這麼晚了,等起來,洗臉,紮辮子,換制服,再到學校去,準又是一進教室被罰站在門邊。同學們的眼光,會一個個向你投過來。我雖然很懶惰,卻也知道害羞呀!所以又愁又怕,每天都是懷着恐懼的心情,奔向學校去。時尚書屋
最糟的是爸爸不許小孩子上學乘車的,他不管你晚不晚。
有一天,下大雨,我醒來就知道不早了,因為爸爸已經在吃早點。我聽著,望着大雨,心裡愁得不得了。我上學不但要晚了,而且要被媽媽打扮得穿上肥大的裌襖是在夏天!,和踢拖着不合腳的油鞋,舉着一把大油紙傘,走向學校去!
想到這麼不舒服的上學,我竟有勇氣賴在床上不起來了。
等一下,媽媽進來了。她看我還沒有起床,嚇了一跳,催促着我,但是我皺緊了眉頭,低聲向媽哀求說:「媽,今天晚了,我就不去上學了吧?」
媽媽就是做不了爸爸的主意,當她轉身出去,爸爸就進來了。他瘦瘦高高的,站在床前來,瞪着我:「怎麼還不起來,快起!快起!」
「晚了!爸!」我硬着頭皮說。
「晚了也得去,怎麼可以逃學!起!」
一個字的命令最可怕,但是我怎麼啦!居然有勇氣不挪窩。
爸氣極了,一把把我從床上拖起來,我的眼淚就流出來了。爸左看右看,結果從桌上抄起鷄毛撢子倒轉來拿,藤鞭子在空中一掄,就發出咻咻的聲音,我挨打了!
爸把我從床頭打到床角,從床上打到床下,外面的雨聲混合著我的哭聲。我哭號,躲避,最後還是冒着大雨上學去了。我是一隻狼狽的小狗,被宋媽抱上了洋車第1次花五大枚坐車去上學。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