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八個女人的人生解讀 第 40 頁


行心靈交流或精神對話,能夠相互袒露內心和感知內心的朋友,肯定是在異性之間。所謂知己。 林徽因這樣一個才情並茂的女性,以智慧的冷靜和無顧忌的熱情進入到男性群體,又如此可愛如此有見解有內涵,男人們如何會不歡喜呢?而且不僅
作者:平兒 / 頁數:(40 / 0)

能夠遇上林徽因這樣令人愉悅的異性進行精神交流,這是一種精神溫暖。這種帶有精神元素的對話,在同性之間是很難進行的。男性之間互動交流的語言和內容是酒和女人。關係再近些的男人們,也就再延伸到賺錢和工作而已。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而女人之間,互動交流的話題則是家庭瑣事多些,或者延伸到衣服珮飾之類。
由此出發讓我們試想一下:如果林家
客廳裡的聚會缺了林徽因機敏而鋒芒的語言加入,缺了她激情而優雅的溫潤,一群矜持的成年男人的聚會會是怎樣的情形和局面呢?
而且從人類現象來看,異性之間互相的給予和溝通往往容易達到最大的愉悅體驗和幸福狀態。而真正可以進行心靈交流或精神對話,能夠相互袒露內心和感知內心的朋友,肯定是在異性之間。所謂知己。
林徽因這樣一個才情並茂的女性,以智慧的冷靜和無顧忌的熱情進入到男性群體,又如此可愛如此有見解有內涵,男人們如何會不歡喜呢?而且不僅是歡喜,而是使這個群體變得激情而充滿趣味,他們藴蓄的熱情得到釋放,沉默裡有了期待和嚮往。
這樣的變化通過這麼一種美感而進行,就產生了新的模式。或者說,達到某種境界,它們構成了推動內心豐富的一種力量。
這就是寄託了。
在這一場場的沙龍聚會中,到底有多少當時年代頂級的男人參與其中,我不得而知。但我想,恐怕是林徽因自己也沒有想到,她其實是這個沙龍聚會中最大的受益者。很多對於她想象不到的收穫由此發生。
一切都在不經意間發生。不經意間,在語言的交鋒中,這些見多識廣的男人們的思想被開掘出來,這個世界的光怪陸離使她讀懂生活的惆悵與歡欣,她在這個優秀的男人圈子裡接納新東西和思考新問題,走的是比讀萬卷書、行萬里路的求學深造更優化的途徑,她走的是直徑。
李健吾曾說:「林徽因的聰明和高傲隔絶了她和一般人的距離……絶頂聰明,又是一副赤熱的心腸,口快,性子直,好強,几乎婦女全把她當做仇敵。」

對此說法,我深以為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身邊多是男性朋友,同性無論怎樣的妒忌或者敵視,也沒了製作閒言或者是非的依憑,這就像即使是拿着武器對著誰,但槍膛裡卻沒有彈葯,無論如何也是構不成真正的傷害的。何況從整體來講,男性中出類拔萃者是多於女性的,女
性感受這些男性,是可以取長補短的。
如此,其實是男人們直接開發了林徽因的天賦和潛質,給了她不斷提升自己的視野、經驗、方法和信心的源泉。林徽因在這個過程中構築了一個屬於自己的心靈世界,她有了思想,有了自己的道德觀、價值觀,有了自己的判斷。
而有了這些,女人就可以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女人的心便少了許多茫然和焦躁,就有資格尋求生存的獨立和情感的獨立。
從從容容地,她就可以觀察着別人的世界。不再通宵達旦地伊人寂寞或是縱酒消愁。在燭影搖紅中,女人婉約有致,內涵豐富,微笑留香,一曲舒緩的音樂裡輕輕舉杯,朋友相對。
林徽因就是如此成長為中國知識階層的男人們的紅顏知己。
一個又溫婉又可以愉快對話的女子,當然是可以成為一種精神安慰的,是可以傾心傾訴的。
林徽因身邊的異性朋友多是知識階層的
文化人。他們既有話語權又有影響力,本來就是社會的或者是某個領域某個群體的偶像,因為他們或者通過他們,本來就很優秀的林徽因於是變成了完美。
在歲月的流逝中,後來的人們沒有面對林徽因本人的可能了。而關於林徽因的一切卻一直通過各種各樣的方式在流傳。這種流傳只能感受,就多了神秘和想像,也就更加審美。就成了一種情結和成了一種文化理想,並因此構建起男人和女人聯繫中一種文化符號意義的時態空間。時尚書屋
林徽因對於這些男性,就好像天幕打開了,「嘩」地一下,這份燦爛就是如此。
而這些社會主流的男人如此惜愛她,女人們有多少不甘也只有放在心裡嘀咕了。
又有多少女子能自視自己有這份實力,可以公然與她一敵呢?
我作如此的詮釋或者感慨,是因為想起了一句關於寄託的話語。
那句話這樣說:所謂寄託,是我拿你來豐富自己。
事實上,在這個世界上只有兩個人:男人和女人。
男人和女人是互為寄託互相豐富的。所謂男人培養了女人,女人培養了男人。不過是有些人不懂,而有些人懂得卻又難以為之罷了。
比如林徽因,即使我們懂得她,也是做不了她的。且不說有多少頂級的男人參與打造了她並口口相傳。更有那關鍵的四個男人,相對於絶大多數女子都是水中月、鏡中花。
首先自然是她的父親林長民。林長民是民國初年聞名士林的書生逸士,又是倡言憲政、推進民主政治的著名政客,年輕時師從加拿大籍教師和日本籍教師,後來畢業于日本早稻田大學政經科,與梁啟超是至交好友。
從一開始,林長民就把林徽因當成家中的女公子培養。

林長民以這種新

文化人物的氣度,讓林徽因從很高的起點上得到了開放的自由的全面發展。
1916年,林徽因入北京培華女子中學讀書。1921年春,林長民到歐洲出席「國際聯盟協會」的會議,林徽因伴隨父親前往。從1921年3月至1922年11月的一年多里,林長民帶著林徽因遊歷倫敦、巴黎、日內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