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上單身媽媽 第 2 頁


專業、成績、專長、人品等等,就差點問我有沒有婚姻史了。這讓我感到不是在跟人談家教,而是跟人家相親。 這位女主人詳細調查完我戶口之後,給了我見面的時間和她家的地址,叫我到時去她家一躺,就掛了電話。其間我沒有問過任何問題
作者:詹炯明 / 頁數:(2 / 73)

李準趕忙解釋:「我是說我幫你找到家教了,是一名女中學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這才明白李準的話來。
我問:「教什麼?幾年級?」
李準說:「這個我也不清楚,你自己和她聯繫。反正我就知道是一個女中學生。」

我說:「那我怎麼聯繫她?」
李準說:「我把她家長的手機號碼留給你,你自己和她家長聯繫,具體的時間、價格都你自己和她談。」

我說:「好的,沒問題。」

掛手機前,李準狡黠的說:「兄弟,事成不成就靠你自己了,那可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啊!」
我說:「我才沒你那麼畜生。」

與李準打完電話後,我便撥通了家長的手機號碼,接電話的是女主人。令我大吃一驚的是,女主人比調查戶口還詳細的問了我的籍貫、年齡、家庭情況、年級、專業、成績、專長、人品等等,就差點問我有沒有婚姻史了。這讓我感到不是在跟人談家教,而是跟人家相親。
這位女主人詳細調查完我戶口之後,給了我見面的時間和她家的地址,叫我到時去她家一躺,就掛了電話。其間我沒有問過任何問題,更沒有表達過我的觀點。而她最後那一句「你來我家,我見了面再細談」給我感覺就像醜女婿終要去見丈母娘,稍不滿意就給我滾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女主人給我造成的另一感覺是,她的寶貝女兒很漂亮。
我如約到了她家,房子在一個小區內,三樓。我到了樓下,對著門號按門鈴,開門的是女主人,我從聲音裡就分辨了出來。
到了三樓,屋子的門已經打開一條門縫,我從門縫裡隱約看見一個女人坐在沙發上看報紙或是看雜誌。因為門縫實在太小,我一下子無法看清那女人手上拿的是報紙還是雜誌。而且此時我一心想著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那女學生到底有多漂亮。
雖然我不會禽獸不如到和李準一樣,但我仍舊希望馬上見到的是一個漂亮的讓人心花怒放的女中學生,這樣,至少我來做家教也有動力一點。
我在已經打開一條縫的門上敲了兩下,那個坐在沙發上的女人過來開門。她把門完全打開,然後站在門口用我看不出轉速的眼神把我上下打量一番,我不敢正視她。這情形使我誤以為彷彿我身上穿的衣服是從她家的衣櫃裡偷來的。
沒等她把我打量仔細,我便非常斯文並且小聲的告訴她我是來做家教的,並報上了自己的名字。她點點頭,叫我進去。

正文 2

客廳不大,我沒來得及環顧四周,女人就把我帶進了她女兒的書房。事實上此刻我也沒心思察看這屋子怎麼樣,一副清純漂亮女中學生的模樣正在我腦海裡翩翩起舞。
女學生正安靜的坐在書桌前。見我進來,女學生把椅子轉了過來,她的椅子是帶滑輪的那種。
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不是女學生的模樣,而是她手上抱著的一個白色布娃娃。這個布娃娃腦袋碩大無比,比它的身軀還要大一倍,而它的四肢卻出奇的短小,嵌在身體上像沒有一樣。看到這樣的東西我首先的反映一般是瞪大眼睛歎為觀止,然後哈哈大笑。然而此刻我既沒有歎為觀止,也沒有哈哈大笑,而是目瞪口獃。時尚書屋
既而我想起了李準說的那句話:「那可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蕾啊!」
花蕾倒是花蕾,只不過這朵花蕾在我看來至少還要過個十年八年才能長成花朵。因為我眼前的這個女學生頂多不超過十歲。
花蕾的媽媽告訴花蕾我是來教她學習的,叫她叫我叔叔。花蕾很快就從嘴裡飛出了兩字——叔叔。這頓時讓我不能接受,雖然我最大的外甥已經和眼前的這朵花蕾差不多大小,但是「叔叔」這兩字還是頭一回用在我身上。
我勉強對小女孩笑了笑,表示我對「叔叔」這個稱呼十分受用,心裡卻暗自鬱悶。女人到客廳搬了一張椅子給我,讓我坐下。
在她出去搬椅子的這段時間,我有充分的時間觀察了眼前這朵花蕾的情況。她除了身軀和她手上的布娃娃無相似之處外,其餘都十分相似。她粗壯的身軀配上圓形的腦袋簡直組成了完美的橢圓和圓的組合圖。我想到,這樣的組合圖若是放在高考數學壓軸題上,勢必是沒人解得出的。時尚書屋
若想解得答案,非得找這朵花蕾做親身測量過不可。
花蕾的眼睛和耳朵都很大,但是相對她的腦袋又都不算大,眼睛不僅大,而且我覺得還有點漂亮,應該是這張臉上長得最好的東西。腦袋上的其餘器官就很普通了,相比而言,我覺得還沒我的好看。總體上,這張臉若是能瘦一點,應該是張漂亮的臉蛋。
女人對我說:「這是我女兒,叫陸天幼,今年三年級,其它功課都不錯,就是數學不大好。所以我想請你幫她補習補習數學。」

我說:「沒問題,三年級的什麼都可以補。」

她說:「那你有什麼補習計劃?我希望我的女兒在這個期末考試數學能考個班級前三名左右。」

我問:「她現在數學是班級第幾名?」
女人說:「中等,大概二十多名。」

我冒了一身冷汗,心想:「才二十多名就想進前三,這不比大躍進還大躍進啊,當初毛主席他老人家也還要15年超英趕美呢!」
於是,為了給自己多留點退路,我趕緊說:「別急,慢慢來,學習最不能急,越急它越不進。」

女人說:「能不急嗎?都三年級了,再不趕上去,小學升初中就落人一截,初中落人一截高中就落人一截,高中落人一截大學就落人一截,大學落人一截工作就落人一截,工作落人一截一輩子就落人一截,這可不得了!不得不急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