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上單身媽媽 第 6 頁


不一會兒,老頭從人堆裡竄了上來,嘴裡唸唸有詞:「媽的,總算找到了。」 老頭拍擦了擦手機,繼續對著手機喊:「喂,喂,喂。」 我實在忍受不了大蒜的臭味,開口對老頭說:「你『喂』好了沒有,人家早掛了。」
作者:詹炯明 / 頁數:(6 / 73)

我失去了耐心,猛地轉過身,想叫老頭停下來不要說話了。可是,在這關鍵時刻,司機突然急剎車。老頭向前一個趔趄,又向後彈回,撞在了兩個小姑娘身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兩個小姑娘惟恐躲避瘟疫一樣,儘量避開老頭的碰撞。可惜車廂人實在太多,兩個小姑娘的身體不幸還是大面積的被老頭碰到。
我心裡嘀咕:「媽的,老頭是不是故意的,這方向,怎麼撞都是先撞到我的啊!」
老頭來回彈了兩下,還沒站穩身體,開口就喊:「我的手機呢?我的手機呢?」原來老頭的手機掉車上了。他不管人有多擠,不管旁邊站着的是小姑娘還是老姑娘,一頭栽了下去,在地上胡亂摸索。
我心裡又嘀咕:「誰知道你在摸人家姑娘小腿還是摸手機呢!」
不一會兒,老頭從人堆裡竄了上來,嘴裡唸唸有詞:「媽的,總算找到了。」

老頭拍擦了擦手機,繼續對著手機喊:「喂,喂,喂。」

我實在忍受不了大蒜的臭味,開口對老頭說:「你『喂』好了沒有,人家早掛了。」

老頭對著我說:「還沒好呢,小伙子,你看,我手機上的通話時間還在跳。」

我剛把頭轉過來看老頭的手機,一股更濃的大蒜味撲面而來。我立馬又把頭掉了回來,不理睬老頭。
這時我聽到了老頭子手機裡傳出的聲音:「對不起,打錯了。」

我想這句話我都聽到了,老頭肯定聽到了。我看到老頭看著手機,茫然了一陣子。
然後他說:「媽的,怎麼昨天剛沖的費今天就沒了?」
接着老頭繼續對著手機茫然。我想笑,可是先先想到的是避而遠之,也不想再理睬老頭。

正文 5

又過了一會,我的手機震動了起來。我摸出手機一看,是花蕾的媽媽打來的,心想:「完了,這麼快就炒我魷魚了。」

我戰戰兢兢地接起手機:「喂,有什麼事嗎?」
她說:「你上車了沒有?你的雨傘忘記拿了。」

我說:「我上車了,雨傘我下次來拿吧!」
她猶豫地「恩」了一聲,說:「好吧,那就下次來拿吧!」
然後她掛了電話。我暗暗慶幸,雨傘救了我,否則準沒有下次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回來後,我深怕花蕾繼續要我講紅軍叔叔的故事,於是我不僅準備了家教的內容,還去學校圖書館借了幾本有關紅軍叔叔的書。這幾本書放在圖書館的書架上,平時好像都沒人翻過。我借來看了之後,發現裡面有些內容很吸引人。
比如賀龍當年是靠兩把菜刀閙革命的,劉志丹是個傳奇人物,毛澤東個人衛生有些問題,林彪追殺毛澤東可謂驚險萬分。
我想好了,假如花蕾要我講,我第1個講林彪的故事給她聽。因為林彪是個既帥又壞的小子,亦正亦邪,下場又驚心動魄。這個肯定能吸引小妮子。
準備了兩天紅軍叔叔的故事,我信心十足的來到花蕾家。小妮子見我來了,滿臉的不高興。
我說:「叔叔給你家教來了。」

花蕾說:「知道,你來能有什麼好事。」

這句話剛好被在場的花蕾的媽媽聽到,我几乎無地自容。花蕾的媽媽趕緊對我說:「別聽她胡說,小孩子不懂事。」
然後,她示範性地罵了花蕾幾句。
花蕾的話對我是個不小的打擊,雖然她媽媽給了我安慰,但是我心裡仍然不舒服,感覺很受傷。不過我沒有把悲傷表現出來。我輕鬆地朝花蕾的媽媽笑了笑,以示我不介意。
我忍住傷痛和藹地對花蕾說:「先讓叔叔看看你的作業吧。」

花蕾不情願的從書包裡拿出作業本給我。她自己做別的作業,我一道道檢查花蕾做過的題目,檢查完後,然後跟她講哪道題目錯了,錯在哪裡,以後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儘管花蕾有些不樂意,不過有她媽媽在場,她還是配合我的輔導,沒有直接頂撞我。這漸漸舒緩了我內心的不愉快,我也不再計較花蕾剛纔說的話。
等到花蕾的媽媽出去後,我對花蕾說:「我講的你要記到心裡去。」

花蕾說:「知道,我已經記到心裡了。」

我說:「那就好,我們繼續講題目。」

至于有女主人在場的時候,我總是不敢多說話。
大概過了一個小時,花蕾的媽媽端着一杯水進來,說:「先休息一會吧。」
然後她把那杯水放在桌上,叫我喝水。
我說:「謝謝阿姨。」

一說完「謝謝阿姨」,女主人臉上的熱情馬上膨脹了起來,比豬八戒看到美女的表情還誇張。我突然意識到了不對勁,馬上改口說:「對不起對不起,我不該叫你阿姨,應該叫大姐。」

花蕾的媽媽裝作很客氣地說:「沒關係,叫什麼都可以。」

我說:「還是叫大姐好,你看你女兒都叫我叔叔,我們算起來也是同輩,所以應該叫大姐。」

花蕾的媽媽聽我這麼說,誇張的表情立即收斂,然後不好意思的笑了出來。
我說:「我有個姐姐和你年紀也差不多,她兒子和你女兒也差不多大。不過你比她年輕漂亮。」
我本來只想到了前一句話,但不經意間又說了後面這句話。花蕾的媽媽對我突如其來的誇獎十分高興,臉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時尚書屋
她問:「你還有姐姐啊?是親的嗎?」
我說:「是的,是親姐姐,還好幾個呢。」

花蕾的媽媽問:「有幾個啊?」
我回答:「四個。」

她驚訝地說:「什麼?你有四個親姐姐啊!你們那裡不計劃生育?」
我說:「不止呢?還有個妹妹。」

花蕾的媽媽頓時傻了眼,一副堅決不相信的樣子。
我說:「是真的,我爸媽想兒子有點過了頭,生起來沒完沒了。」

聽我這樣說,花蕾的媽媽哈哈笑起來,又問:「你們那裡不計劃生育啊?」
我說:「我生下來那年剛好開始計劃生育,所以我不算超生。」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