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愛上單身媽媽 第 8 頁


衍得了。」 我說:「這怎麼行,拿人錢財總得對人負責。」 李準罵道:「你奶奶的,真高尚啊!」 我連忙謙虛地說:「過獎了,過獎了。」 李準又把頭湊過來,神秘地說:「哥們,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妞了?」 我
作者:詹炯明 / 頁數:(8 / 73)

我說:「狗嘴裡吐不出象牙,沒看到我在看書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李準說:「色情書啊?看得如此萎靡。」

我說:「哪裡,看紅軍叔叔。」

李準一腳踩在我的椅子上,把頭湊到我床頭說:「我看看,什麼紅軍叔叔?」
我把書轉過來給他看,說:「還不是那小妞嗎!」
李準連忙拉著我的被子問:「那小妞怎麼啦?快說來聽聽。」

我說:「別拉我被子,我凍死了。」

李準說:「快說,不說把你被子全掀掉。」

我說:「沒什麼,只不過家教那小妞要聽紅軍叔叔的故事,我看書準備準備。」

李準嘲諷地說:「你還真把她當回事啊,隨便敷衍得了。」

我說:「這怎麼行,拿人錢財總得對人負責。」

李準罵道:「你奶奶的,真高尚啊!」
我連忙謙虛地說:「過獎了,過獎了。」

李準又把頭湊過來,神秘地說:「哥們,你是不是看上那小妞了?」
我說:「什麼啊?可能嘛!人家比我小一截呢。」

李準不以為然的說:「有什麼不可能?不然你躺床上用功個屁啊!」
我說:「反正也無聊,隨便看看。」

李準興奮地問:「那小妞到底長怎麼樣?」問這句話時,李準的表情告訴我,他已經忘了那小妞還不到十歲,想入非非的念頭在他心裡已經油然而生。
我說:「小妞不怎麼樣,像個球,倒是小妞她娘還不錯。」

李準立馬激動起來,說:「不會吧,哥們,你看上小妞她娘了?」
我辯解:「沒有,沒有,就是覺得小妞她娘比小妞漂亮一點。」

李準使勁地問:「她娘長怎麼樣?怎麼樣?快說說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我說:「就那樣,瘦瘦的。臉很乾淨。」

李準說:「好啊,兄弟,你果然出手不凡,一出手就小妞她娘了。」

我聽了哈哈大笑,不免心裡一樂一樂的。
李準繼續說:「你們兩個到什麼程度了?」
我說:「什麼什麼程度了?」
李準不耐煩地說:「就是你和小妞她娘發展到什麼程度了?有沒有上過床?」
我說:「你也想得太快了吧,八字還沒一撇呢。」

聽我這樣說,李準立馬變激動為沮喪,連連哀嘆,對我的戰果表示極度不滿意。
我說:「你哀嘆個毛啊!又不是去泡妞,老子是去賺錢的。」

李準說:「什麼話,一舉兩得啊!人家放著也是放著,不用不就浪費了。」

我想了想,邪惡的說:「這倒也是。」

李準說:「就是啊,所以你要加把勁,有什麼困難告訴兄弟,兄弟幫你解決。」

我問:「你怎麼幫我解決?」
李準說:「隨便怎麼解決都行,要不找個她男人不在的時間,我直接上她家用迷藥把她灌倒,然後你來辦事。」

我說:「這怎麼能行,這個太邪惡了,犯法的。」

李準說:「那我再想個法子。」

我說:「還是別胡扯了,我不是為了這個才去做家教,況且我也沒那想法。」

同時,我接着對李準說:「現在你不要打擾我看紅軍叔叔,我得先搞定那小妞。」

李準連忙說:「好好,那你繼續看紅軍叔叔。有什麼戰果一定要第1時間向我彙報。」

我說:「好,你出去把門給帶上。」

李準走後,我繼續看紅軍叔叔。可是看了一會兒,我又睡着了。
醒來後發現寢室仍空無一人,我從枕頭下掏出手機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兩點。下午的課已經開始半個小時。我想,即使現在起床不洗臉刷牙直奔教室,第2節課也已經開始。這樣不如乾脆不去了。時尚書屋
而且下午的課又不是我喜歡上的。
於是,我又在床上賴了十幾分鐘才慢悠悠的起來。當我拿起臉盆正準備開門時,李準又一腳踹了進來。不是我躲閃快,那門就撞到我鼻子上了。
我馬上來了氣,罵道:「媽的,你小子沒手啊!」
李准以為門已經撞到我,趕緊道歉,說:「哥們,對不起對不起,我以為你不在。」

我說:「你小子今天趕着投胎啊!」
李準說:「習慣了,習慣了,都這樣開門。」

我不理睬他,出去洗臉。回來後,他仍在寢室。
我說:「你小子今天不正常啊,平時幾個月都不見人,今天就撞兩回了。」

李準說:「哪裡哪裡,在網吧過了兩夜,上午又在隔壁打牌,這不困得厲害,回床上養養身子。」

我說:「你鐵人也跨啦,你跨了鎮上的網吧不都得倒閉了。」

李準十分疲憊地哈哈大笑,說:「睡一會就好,睡一會就好。」

我感到肚子很餓,便不再和他糾纏,洗完臉便匆匆出門吃飯。
吃好飯後,我漫無目的的回到寢室,剛到門口,忽然聽到寢室內有人在喊:「殺!殺!殺!」
聲音甚是兇猛。
我全身顫抖了一下,竟不敢開門。我膽怯地把耳朵伏在門上,邊聽邊想:「肯定是有匪徒來打劫了,李準正和匪徒殊死搏鬥呢!」
「這下李準完蛋了,聽那慘烈的撕殺聲,即使他三天不死也得住三年的醫院。怎麼辦呢?」我在門口繼續想,內心既焦急惶恐,又不敢衝進去。
可是沒幾秒鐘,屋內突然安靜了下來,一點聲音都沒有。先前的撕殺聲如雷鳴驟然而至,又驟然而去。
此時我心裡更加惶恐,想:「李準是不是犧牲了?匪徒快要出來了。」

想到這裡,我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然而,門始終沒有被打開。我壯着膽子小心翼翼地去開門,心劇烈地跳動。
我把門打開一條縫,發現裡面什麼動靜也沒有,便戰戰兢兢把門全部打開。裡面和我出去時一模一樣,什麼變化都沒有。
這使我頓生疑惑。
我爬上李準的床頭,想問問他剛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可是,李準依然在睡夢中,而且睡的正鼾。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