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第 10 頁


留下來嗎?」「嗯,」小蔣點點頭,拉了一拉脖子上的圍巾,「天這麼冷,早回去也沒什麼意思,在公司至少還有空調。」她和小樂合租的是兩室一廳的毛坯房。我摸了摸她脖子裡兜着的一條鵝黃色的毛嘟嘟的金絲絨圍巾,想了想,問:「
作者:簡 / 頁數:(10 / 0)

「啊?」我驚駭地瞪住小蔣,「怎麼……『跟上』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晚上睡覺的時候老要借那個女孩子的手寫字,說『他』怎麼怎麼喜歡她什麼的,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怕得要死,一到晚上就失眠,已經瘦掉十斤了。」
我聽得脊背上冷嗖嗖地直冒寒氣,獃了半晌,怔怔地問:「那……那個被『跟上』的女孩子白天有什麼異常嗎?」
小蔣搖搖頭,「沒有,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天『他們』不出來的,都要到夜裡十二點才出來。」
「那現在怎麼辦?」
「有人幫她四處打聽到了松江鄉下有一個靈婆,說是很靈的,請了來跟『他』通話,今晚上你留下來看嗎?」
我猶豫了一下,遲疑地搖搖頭,「今天晚上……我有點事,你會留下來嗎?」
「嗯,」小蔣點點頭,拉了一拉脖子上的圍巾,「天這麼冷,早回去也沒什麼意思,在公司至少還有空調。」
她和小樂合租的是兩室一廳的毛坯房。時尚書屋
我摸了摸她脖子裡兜着的一條鵝黃色的毛嘟嘟的金絲絨圍巾,想了想,問:「要是那靈婆來了,還是送不走『他』,怎麼辦?」
小蔣眨眨眼,想了想,「據說那靈婆很靈的,總會有辦法的吧。」
我搖搖頭,「以後最好不要玩這種遊戲了,俗話說請神容易送神難,現在是請鬼容易送鬼難,四組的人膽子也是真大。」
「四組湖南人多,湖南人膽子大。」
小蔣認真地說。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不置是否地笑笑,正準備接住她的話說一說中午聽到的關於阿建與其湖南女友的閒話,忽然,武小樂從辦公室的腰門探頭進來,隔着一片桌子喊道:「蔣之慧,小楊找你——」
小蔣「哦」了一聲,即忙奔了過去。時尚書屋
我獨自坐在座位上,喝了一口茶,想想小蔣剛纔的話,脊樑猶一陣陣地冒寒氣,因為請碟仙的那夜,我也在。時尚書屋
那是上個月中旬的一個禮拜四,全公司集體通宵加班,熬到後半夜,困得實在畫不動了,眾人便想著點子各自尋刺激:有人打牌,有人唱歌,有人給電台的DJ打午夜談心電話,有人用小電鍋煮方便麵吃,有人則偷偷地聚在會議室請碟仙。時尚書屋
通俗點解釋,請碟仙就是:午夜以後,在桌面上鋪一層米,米上面放一隻小瓷碟子,然後把窗或者門打開,將無名的孤魂野鬼請進來占卦算命。時尚書屋
當然,先要在門窗口象徵性地燒一點冥紙,然後再請,「請」就是:雙手合十,對著外面拜三拜,一邊口中疊聲念:碟仙,碟仙,請進來。時尚書屋
如果門或窗戶自動地動了動,或者米上面的小瓷碟子自動地動了動,那就是有「碟仙」進來了。時尚書屋
然後,一男一女各立一邊、各出一食指輕輕按住瓷碟子,旁邊的人即可以問問題了。時尚書屋
問的人先報上自己的姓名、哪裡人氏、生辰八字,然後再問「命」,「命」題諸如:會不會一輩子一直幹動畫這行、什麼時候會結婚、會不會在上海獃一輩子,等等。時尚書屋
事業、婚姻、感情、家事,都可以問,也有人問進修考試能不能通過,還有人別出心裁地問彩票號碼。時尚書屋
第2章
小雪與驚雛(6)
問題五花八門,匪夷所思又乏善可陳,基本核心不外乎是能不能在上海生存下去,至于答案,有時候準,有時候不准,因為每個碟仙的本事不一樣,但是,也有人通過請碟仙買彩票一次中了六千塊的,至于到底是那次請到的碟仙神機妙算還是瞎貓碰上了死老鼠,就不得而知了。時尚書屋
言歸正傳,彼夜,四組的一個蘇州籍的男孩子正在問碟仙能否與現任女友白頭到老,忽然,後面會議室的門「吱呀」了一聲,正在桌面的米面上緩緩蠕動寫答案的小白瓷碟子忽然自動跳了一下,按碟子的那兩個男孩女孩駭得各自一縮手,說時遲那時快,但見那瓷碟子忽地躍起,如添雙翼,朝着窗口的方向飛去,在空中倏地划過一道白色的弧線,然後「砰」的一聲落在了地上,摔得爛碎。時尚書屋
在場的人無不皆駭得臉色煞白,半天沒有一絲響動。時尚書屋
後來才弄明白了,原來是忽然推門闖進來的那個人手上戴了一串蓮花天珠,是在拉薩大召寺請喇嘛特意開過「光」的專門避邪的時尚書屋
雖然那夜的碟仙是被人嚇走的,可是,所有的人也都被「他」嚇得不輕,此後好一陣,似乎都再未聽見過什麼響動。時尚書屋
沒想到還是出事了,被「跟上」的那個女孩子,我並不怎麼認識,只模糊地記得那夜她彷彿一肩的長髮及一臉的虔誠,長得似乎很清秀的樣子。時尚書屋
我坐在座位上,握著鉛筆,發着獃,玩火者自焚,他們現在是玩鬼者自纏,只是想不到人死了做了鬼亦丟不下塵世的男女雜念,否則,「他」為何專門找那水靈清秀的女孩子「跟」
幸虧那夜我只是擠在人堆裡探頭探腦的,沒有湊上去開口請問,否則……我兀地打了一個寒顫,不敢想下去。時尚書屋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這種神神叨叨詭詭異異的事,誰也說不清,肉體凡胎還是敬而遠之的好。時尚書屋
總之,以後再也不能隨便湊熱閙了。時尚書屋
正在胡思亂想,檯子上擺着的一隻卡通小閙鐘忽然「嘀嘀嘀」地輕輕叫了五聲,我怔了一怔,看看鐘,一眨眼就已經五點鐘了,一秒秒、一天天、一年年,透明的光陰就從這幾根「唆噝唆噝」的細指針間悄悄地溜走了,而生命就這樣一點點地消逝在了光陰之外。時尚書屋
我暗暗嘆了口氣,轉臉,看看窗外,咦,太陽出來了,而且西邊的天空隱約現出了一段虹,殘缺的短而直的虹,模模糊糊的赤橙黃綠青藍紫,印在淡月白的天上,像一幅掛了多年的褪了色的水彩畫,憔悴破損意興闌珊的,可是,奇怪的是,看著看著,卻覺得一種奇異的親切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