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一個女人與兩個男人的宿命糾葛色薔薇 第 9 頁


就算不修卡,他似乎也有事沒事地老喜歡往我座位上竄,已經隱隱約約有閒言碎語在傳了,說他對我有意思,媽的,一筆筆埋頭畫出來的一張卡,給姓牛的一秒鐘一個?菖字就此作廢,哼,火過了,要是真的能如哪吒般吐火,我要第1個先燒死牛洞天
作者:簡 / 頁數:(9 / 0)

「《哪吒》畫完了,如果老闆在美國拿到片源,下個月,也就是春節後,可能要畫迪斯尼大片《美人魚》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小楊好像獻寶似地向我透露內部消息。時尚書屋
「反正都是兩塊錢一張卡,畫美人魚跟畫鹹魚有什麼區別嗎?」我沒好氣地頂了他一句。時尚書屋
小楊不以為意地笑笑,不響,一邊東張西望地拿起我桌子上的一本漫畫《向左,向右》翻了翻,以熟賣熟地問:「能借了看看嗎?」
「不能,我自己還沒有看完呢,對不起。」
我很不客氣地一口回絶他,想看書,為什麼自己不去書店買?時尚書屋
他終於沒趣起來,訕訕地笑笑,「那好,你慢慢修吧……」
然後終於走開了。時尚書屋
我頭都沒抬一下,這種導演的走狗,不給他一點臉色他會越發跑得勤快的而且就算不修卡,他似乎也有事沒事地老喜歡往我座位上竄,已經隱隱約約有閒言碎語在傳了,說他對我有意思,媽的,一筆筆埋頭畫出來的一張卡,給姓牛的一秒鐘一個?菖字就此作廢,哼,火過了,要是真的能如哪吒般吐火,我要第1個先燒死牛洞天。時尚書屋
畫了改,改了再畫,再改,再畫,再改……這種機器般的生活到底有什麼意義?時尚書屋
如果一輩子都要這麼坐在這裡畫下去,畫到老,畫到死前面只有一望無際的勞作生涯,看得透點有勇氣的,真不如乾脆早點一死了之算了。時尚書屋
像大多數女性一樣,稍不如意一口濁氣上湧,我馬上即想到以死抵之一了百了,但是,真給我一根繩子,我又沒那個勇氣把脖子套進去,說穿了,我不過是一個憤青,懦弱的憤青像大多數憤青一樣時尚書屋
我一邊憤世嫉俗,一邊修改哪吒自殺時噴吐的火。時尚書屋
快下班的時候,我還趴在那裡修卡,蔣之慧忽然悄悄地踱了過來,「陳薔薇,電話——」
我百忙中抬起頭來,「又有我電話?下次有我的電話,只要是男人的聲音,就說我不在好了。」
小蔣好笑地看看我,「別怕,這次是一個女聲。」
「什麼?是女的?」
「是,是女的。」
我狐疑地站起來,手裡抓着鉛筆,走到電話邊去,猶疑地抓過話筒,「喂,我是陳薔薇,哪位找?」
「啊喂,是我,你在幹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一怔,是文美,她又有什麼事?不會是為了昨天的事興師問罪來了吧,「噢,在上班。」
我淡淡的。時尚書屋
「我知道你在上班,手機怎麼一直關機?」
「手機前兩天丟了,還沒去補號。」
「噢,不好意思啊,忘了昨天是你生日,這個月過得特別快,來不及數日子,對不起啊。」
文美竟然一副不計前嫌的老友口氣。時尚書屋
我愣了一愣,「沒什麼,我自己也不記得了,不過是小生日,無所謂的。」
我故作灑脫地打着哈哈,反正她也從來沒有記得過我的生日,不過今年總算不一樣,沒有隔了一個禮拜才想起來。時尚書屋
「等會一起吃飯吧?」
「今天我要加班,要修卡。」
「怎麼我一打電話給你,你就加班?」
我自嘲地笑笑,「說明我的命苦呀,過兩天吧,過兩天我打電話給你。」
一邊說,一邊想到柳果慶在希爾頓的約會。時尚書屋
文美遲疑了一會,「那,好吧……」
可是,聽她的口氣多少有些悻悻的。時尚書屋
我正猶豫着再說點什麼閒話修補一下氣氛,忽然,男同事阿建即上海女人嘴巴裡的那個「十三點戇督」抓着拷機及201卡急匆匆地奔了過來,一邊求救似地看看我,我只得匆忙地說:「那就這樣吧,旁邊有別的同事等着用電話呢,掛了啊,再見……」
擱下話筒,我轉回自己的座位去,一邊詫異地想:阿建居然還在用拷機!為什麼?省錢嗎?太鐵公鷄了吧,可是這麼一個鐵公鷄卻捨得為了一個外地女孩子扒心扒肺的,也難怪他的同城姐妹背地裡恨得他牙根癢。時尚書屋
小蔣還在我座位上,看見我回去,詫異地問:「咦,這麼快就講完了?」
我點點頭,「嗯,是我一個做會計的女朋友,女朋友的電話一般不會粘膠水的。」
小蔣嘻嘻地笑了笑,然後,壓低聲道:「傳得真快,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第2章
小雪與驚雛(5)
我愣了愣,問:「什麼『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
「一組的動檢王雅芬偷公司的廁紙呀。」
動檢,即動畫卡片檢查員,負責每個組平時的發卡抽卡、收卡、打分,權力僅在組長下面,有點像工地的次工頭,我們一組的動檢是王雅芬,就是剛纔與我吵架的那個白臉上海女人。時尚書屋
「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了?」我驚訝的,一邊有點不安起來,「真的都知道了?」
「真的都知道了,」小蔣一臉的與小樂一樣的幸災樂禍的笑,「怕什麼?你又沒有指名道姓,誰教她自己心虛站起來的,活該!」
我沒說什麼,隨手拿鉛筆輕輕敲了敲桌子上的一盆小仙人掌。時尚書屋
「為什麼不給它澆點水?盆子裡的土都快開裂了。」
小蔣問,一邊拿手按按塑料花盆裡的泥土,她的右手食指與中指一片香煙熏出來的驚人的焦黃。時尚書屋
「這種沙漠仙人掌不怎麼需要水,澆多了它反而容易死。」
「還有這麼奇怪的植物?」小蔣一臉詫異的輕輕碰了碰仙人掌上的刺丁,然後忽然想起來,問:「對了,四組他們今天晚上請碟仙,你留不留下來看?」
我一怔,問:「什麼?又要請碟仙?上次那碟仙忽然飛了起來,他們還沒被嚇死?」
「噓……」
小蔣有點神秘兮兮地左右看了看,然後說:「這次他們特意從外面請了一個通靈異的靈婆來,因為有人出事情了。」
「怎麼啦?」
「那個碟仙,就是上次受了驚嚇的那個,『跟上』四組的一個女孩子了,就是那天負責按碟子的長頭髮的那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