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玉泡泡 第 12 頁


著書本晃晃悠悠地回到小屋。他回到小屋的第1件事便是吃夜宵。吃完夜宵他還會幹什麼我不得而知,因為大部分這個時候我已經進入夢鄉了。偶爾,我半夜醒來,總能看到「牆」那邊的燈光,靜靜的、淡淡的,卻讓人高度緊張。在我眼中,他便
作者:一盈 / 頁數:(12 / 0)

事實上,即使知道了,我也不敢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除了「方便」的不方便外,與方卓這個「異性」合租,最令我困惑的便是他的態度。
不知別人「異性合租」的關係怎樣,總之,我這個異性室友十分、十分的冷淡,冷淡而高傲。除了第1天晚上我們因為簽合租協議多說了幾句話以外,之後他几乎再沒搭理過我。
他非常忙碌、非常努力。他的生活也很有規律,早上六點鐘起床,拎着英語書小跑出去晨讀;八點鐘左右回來吃早餐並背着書包去校教學樓上自習。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一點左右,我几乎見不着他的影子,但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學校啃厚厚的考研書。夜晚十點半,學校自習室熄燈。時尚書屋
這時,他會抱著書本晃晃悠悠地回到小屋。他回到小屋的第1件事便是吃夜宵。吃完夜宵他還會幹什麼我不得而知,因為大部分這個時候我已經進入夢鄉了。偶爾,我半夜醒來,總能看到「牆」那邊的燈光,靜靜的、淡淡的,卻讓人高度緊張。時尚書屋
在我眼中,他便是一架學習的機器,無聲無息、高速運轉。有時,我真懷疑這樣學習的效率,想與他談談,可他總是金口玉言,生怕我耽誤了他的時間似的。
在得知我們竟然是考北大光華學院的競爭對手時,我和他同時吃了一驚。在他眼中,我這種弔兒郎當、貪圖安逸的作風應當是北大中文系的派頭;而在我看來,他這種聞鷄起舞、夜不能寐的姿態頗有古人遺風,他應該是報考北大考古系的才對。沒想到我們竟然為著「同樣的理想」從「五湖四海」走到了一起,成為近在咫尺的室友。這怎能不讓人激動?
事實上,感到激動的只有我自個兒。頭腦簡單的我從來沒有把他當作「競爭對手」,我甚至覺得他很親切。但是,他對我的態度卻明顯戒備,看樣子,他甚至有點兒後悔把我「引」了進來。他開始把自己的參考資料鎖起來,而且動不動便與我較勁,比熬夜、比早起。時尚書屋
當然,我是不與他較勁的,因為我覺得這樣挺沒勁。
不過,這樣也好,我與他的關係反倒比同性之間更簡單,也更安全。那便是:考研。
《第1章泡泡》11.(1)
北大的氛圍自由而寬鬆。度過起初的膽怯、茫然、緊張後,很快的,我便適應了這種「北大邊緣人」的生活。
我是一個簡單而容易快樂的人,另外,還有一點點兒胸無大志。當我把北大的生活漸漸摸透之後,竟然覺得做一個邊緣人其實也挺棒的。我辦了一張北大飯卡,可以堂而皇之地進入各個北大食堂,並自由自在地與北大學生一起聽課、聽講座、上自習、看電影……我還十分幸運地撿了一張北大學生的借書證,證上的女孩照片與我頗為相像。拿着這張借書證,我竟然十分順暢地穿行于這個亞洲最大的校園圖書館。時尚書屋
另外,我還交了一些北大朋友,我們一起學習、討論問題,動不動便意氣風發地「激揚文字,糞土當年萬戶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與北大人有什麼區別呀?我不就是一北大人?」我成日裡這樣僥倖地想,自我感覺一天比一天良好。
然而,「邊緣人」的現實很快便讓我清醒過來。
那是一個春末的傍晚。吃罷簡單的晚餐,我連廁所都來不及上,便背着書包來到光華學院上晚自習。由於天氣轉暖,學生樂意到教學樓裡「乘涼」,而且隨着越來越多「北大邊緣人」的湧入,教學樓的位置顯得「僧多粥少」。學生們要麼像老母鷄抱窩般地端坐在位置上,要麼發揚蜜蜂的團隊精神,輪流看位與吃飯。時尚書屋
這天,我還算比較幸運,剛轉悠了兩層樓,便在二層的階梯教室看到了一個空位置。靠窗,安靜而通風。於是我立刻喜滋滋地把書包與水杯整整齊齊地擱在桌子上,然後去廁所先解決憋脹許久的膀胱。
幾分鐘後回來,我驚訝地看到,一位頭髮燙成爆米花式樣的女生正施施然地坐在我的座位上,耳朵被兩個耳塞塞上,手裡拿着一隻手機樂陶陶地發着短信。而我的書包呢,則被她毫不客氣地扔在身邊的凳子上。
「同學,對不起。」
我走上前去,儘量禮貌地提醒着她。
「哦?!」她依然笑望着手機,眼皮都沒有抬一下。
「這是我先占的座位。」

「是嗎?」「爆米花」的手指在跳舞,對我的提示一點兒也不在意。
我有些生氣,把自己的書包放在她面前,再次鄭重提醒:「幾分鐘前,我的書包是這樣放的。」

哪知「爆米花」比我還生氣,她一把拔掉耳塞,氣勢洶洶:「是你占的又怎樣?你是光華學院的嗎?」
「不是又怎樣?不是就不能來上自習了嗎?」我的聲量也大了起來。說實話,我最討厭這種動不動便以「光華學院」自詡的學生了,看到他們不可一世的嘴臉我便想起一個詞——狗仗人勢。
「那你是北大的嗎?」無意中瞥到我的考研書,「爆米花」突然眼珠一轉。
我像吞了只蒼蠅,登時噎住了。
是的,我不是北大學生,我無法與他們平起平坐。
看著我無以作答的尷尬神情,「爆米花」嘲笑:「哦,原來北大生都不是,卻還和我們搶位置。真不知天高地厚!」
我氣極,一把將她的書推開,硬生生地坐下,「光華學院的又怎樣?你在這裡又是聽音樂又是發短信的,幹嗎不到外面去?!」
「好啊,你!」「爆米花」一拍桌子跳了起來,用手指着我的臉,「好好坐吧!有本事就別走!」
我平靜地攤開書。哼!我當然不走,我倒要看看她會把我怎麼樣!
不一會兒,「爆米花」便折回來,身後跟着一位一身制服的保安。
哦,果然不錯,她可真墮落到「狗仗狗勢」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