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玉泡泡 第 8 頁


耐心地說。 我深吸一口氣,接着,木木地說:「對不起,我住不起,太,太貴了。」 服務員依然禮貌地笑,然後,手一伸,對我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我被「請」了出去,被「請」出了這幢高貴、冷漠的賓館。 外面的風
作者:一盈 / 頁數:(8 / 0)

「我不是來開會的,我是來住宿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略略挺直腰身,回報他一個矜持的笑容。
「什麼?」男人有些受辱似的看看我,然後,手一揮,喊過一位身着黑制服的女孩,「來,快帶這位小姐辦理住宿手續。」

站在冷冰冰的大理石前台處,我心驚肉跳。不用說,我也想像得到它價格的昂貴。可即便是這樣,它的價格依然令我心驚。
我無法想像一個大學校園的賓館居然可以這麼昂貴,簡單的標準間三百五十元一晚上,而那些豪華套房乾脆以美元定價。
「小姐,請問您是付現金還是信用卡?」
我捏住自己幹癟的錢袋,尷尬地笑。
「那麼,請您出示一下您的身份證吧。」
服務員耐心地說。
我深吸一口氣,接着,木木地說:「對不起,我住不起,太,太貴了。」

服務員依然禮貌地笑,然後,手一伸,對我做出一個「請」的姿勢。
我被「請」了出去,被「請」出了這幢高貴、冷漠的賓館。
外面的風依然很大,裡面卻香衣鬢影、觥籌交錯。我無處可去,只能把行李箱放在賓館牆角背風處,然後悲哀地看著裡面精緻的人們正在進行他們高雅的「下午茶」。
在這一刻,我深深體會到一句話的含義:人窮志短,馬瘦毛長。
沙塵暴是在傍晚時分才漸漸停止的。風剛一停,整個校園立刻恢復了活潑與靈動。許多學生拎着熱水瓶和飯盒三三兩兩地往食堂走,還有一些一襲名貴運動短裝的男女,背着網球拍姿態矯健地走向網球場。他們看起來多麼輕快、富足與無憂無慮。時尚書屋
剛纔那陣漫卷一切的黃沙對於他們來說,似乎根本就未曾發生過。
這時的我,當然也又累又餓。但我不能到北大食堂蹭飯,因為沒有北大的飯卡。於是我不得不又去流動小販那裡買一塊麵包果腹。兩天來一直吃甜食讓我一見到麵包就想吐出來,可我別無他法。時尚書屋
啃着麵包,我繼續在北大附近尋找暫時棲身之處。北大附近倒是有一些旅店,可那裡不是價錢太貴,便是早已客滿,有的還被一些考生長期包租,看來北大附近真的是寸土寸金。在我連續幾次碰壁後,我的心如同迅速暗下的天空——難道我又要露宿街頭嗎?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的,我又一次露宿了。但這次不是西客站,而是北大的未名湖畔,聽起來好像高尚了一些。
《第1章泡泡》7.(2)
還好,令我僥倖的是,我並不孤單。在未名湖畔的長凳上,我一連碰上了兩位露宿的「室友」。他們好像非常適應這種與大自然親密接觸的黑夜,一個在平靜地打着鼾,一個在聽英語聽力。黑夜中,錄音機裡英語對白聲清晰地傳來,讓人安全但神經高度緊張。時尚書屋
不知何時,我也倚在長凳上沉沉睡去。我夢到自己撐着一把蒲公英的小傘,飄飄蕩蕩、飄飄蕩蕩地落到北京。然而,一接觸到硬邦邦的地板,我便嚇出了一身冷汗。原來,這里根本沒有適合我生長的濕潤土壤,唯有死亡的生鐵,冰冷而令人絶望。時尚書屋
這是我在北京大學度過的頭一個晚上。北京大學以這種方式接待了我,我終身難忘。
《第1章泡泡》8.(1)
我抬不起頭,大腦裡像被灌了燒化的鉛水,又熱又沉重,但分明感覺到有一個影子在我面前晃動。我費力地睜開眼睛,看到一張臉,似曾相識。
「啊,你可醒了!」這張臉長長地舒了口氣,「在這種地方,你居然也能睡得那麼熟,我可真是服了你。」

是他,那個高傲的男生。
我努力地坐起來,但剛一抬身,便感覺到天旋地轉。我胳膊一軟,又躺了下去。
「喂,你還睡呀?你真夠可以的啊!」方卓不客氣地推了推我,「起來吧,剛纔校巡邏隊的已經在你身邊打了好幾個轉了。」

我閉着眼睛不理他,不想看到他那張故作憐憫的臉。但是,不知為何,我的眼淚卻再次背叛了我,不爭氣地順着眼角流下,一下子便灌滿了兩個耳朵。
「白青青,你怎麼了?」他略有些緊張地問。
哦,白青青?!他竟然記得我的名字,就像我記得他的那樣。
「我,好像頭有點兒暈。」
我低聲說,心中為自己的軟弱感到可恥。
方卓十分自然地把手伸到我額頭上探了探,「你正在發燒。當然,在這種地方過夜,不發燒才怪呢。」
他說著,把我輕輕地攙了起來。
「幹什麼?」
「跟我走。」
他一把扛起我的行李,大步向前走去。
我無法抗拒,無論從身體還是靈魂,都無法抗拒。
還是那個小屋,還是那堵象徵意義上的「牆」,還是那兩張讓我懷疑的床。
可我現在連多說一句話的力氣都沒有,一看到不過三天未見的被縟,便一下子癱倒在床上。
「白青青,你不能總是睡,你身上帶藥了沒有?」那邊,方卓敲着書櫃問。
我艱難地搖搖頭,我怎麼可能預料得到這麼倒霉的事。
方卓長嘆一口氣,接着,窸窸窣窣地從抽屜裡摸出幾顆藥片,走過來,放在我床頭,略有些無奈地說:「算我欠你的吧,其實誰都不想攤上這事,對不對?」
「謝謝你。」
我感激地衝他微笑,真心實意的。
我一覺醒來天已經黑透了。
不知方卓給我吃的是什麼靈丹妙藥,我的頭腦清晰得可怕。第1個意識便是伸手摸摸自己,還好,衣衫齊整;第2個意識便是聽到肚子咕咕作響,腸胃像受盡委屈的孩子,大哭大閙。
我虛弱地下床,想為自己收羅點兒吃的。房間裡四處轉了一圈後,我看見方卓的書桌下堆了一箱方便麵,於是,我想都沒想地走過去,從中拿出了一包。
熱水瓶裡沒有水。我略有些喪氣,不過我立刻便想到了過道里的煤氣灶,於是很自然地拿着壺走出了房間。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