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韓城絶戀 第 15 頁


好笑,真的很好笑啊!他總在自己騙自己,以為元珍還沒有離開;他也總在安慰自己,以為元珍一定會回來,所以他像往常一樣給元珍寫信,期待着有一天她能看到……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的妄想嗎?元珍走了,她真的走了……而且永遠不
作者:待考 / 頁數:(15 / 0)

哥,我很好。請不用擔心。可以繼續寫信給我,我一定會回信的。哥,要加油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想念你的茶茶

一口氣讀完這短短的信,俊熙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時尚書屋
這封信……不是元珍寫的。時尚書屋
怎麼可能會是她寫來的?她現在明明在中國,明明在別人的懷裡,明明和別人訂了婚,明明已經成為了別人的……未婚妻。時尚書屋
俊熙的心像是被人重重地刺了一刀,痛得他無以復加。他本來還不相信元珍媽媽所說的話,他不相信元珍就這樣拋棄他了,但是她媽媽信誓旦旦地保證,眼前的照片,報紙上的白紙黑字,都像是在拚命撕扯着他的心一樣,令他在血淋淋的世界裡看清這一切。時尚書屋
元珍……走了。她真的已經成了別人的女人,而他的手裡,卻還收到了「她」的信。時尚書屋
真的很好笑,真的很好笑啊!
他總在自己騙自己,以為元珍還沒有離開;他也總在安慰自己,以為元珍一定會回來,所以他像往常一樣給元珍寫信,期待着有一天她能看到……但這一切……都只不過是他的妄想嗎?元珍走了,她真的走了……而且永遠不會再回來了……
手裡的這封信,不知道是哪個好心的女孩子代寫的,雖然他真的很感激「她」的善良,卻讓他更加難過。因為這封代寫的回信,更加證明了他再也見不到元珍的事實,那個曾經寫滿了他們愛情的小屋,也不再屬於他們……曾經一直還騙自己,以為元珍還像以前一樣住在那裡,讀着他寫去的信,回味着他們愛情的甜蜜……他堅持寫信過去,就只為了繼續欺騙着自己……而今天……這封信……像是一把利刃,徹底地把這一切都劃破了。時尚書屋
元珍,你到底在哪裡?元珍,你能不能聽到我心裡的呼喚?金元珍,難道你真的,從此就這樣拋棄我了?時尚書屋
車俊熙微微地扯着唇角,他想要命令自己微笑起來。這難道不好笑嗎?她在中國和別人訂婚,但是他的手裡卻還收到了「她」的回信!真的很好笑啊!真的很好笑!
這大概是今年他聽過的最好笑的一個笑話了!太好笑了!超級好笑!
車俊熙咬住自己的嘴唇,想要大笑出聲,可是——有一顆不聽話的淚珠卻突然間奪眶而出,頑皮地滴落到他手心裡的信紙上。時尚書屋
俊熙低頭,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閉上眼睛,眼淚從他的眼眶裡成串地滑落下來,無聲無息地打濕了薄薄的信紙和那散落在地上的報紙……
「哥哥,你……你在哭嗎?」
突然有個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把沉思中的俊熙,嚇了一大跳。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哥哥,你怎麼了?」
欣雅低下身子,想要靠近坐在樹下的車俊熙。時尚書屋
「別過來!」俊熙卻突然大喊了一聲,把欣雅嚇了一大跳。「誰讓你回來的?你為什麼回來?你到底想要做什麼?為什麼一直纏着我?」
車俊熙彷彿是一隻受了傷的野獸,被欣雅看到他的眼淚,甚至比脫光他的衣服更讓他難堪。他一直試圖把傷疤埋在心底,但是沒想到這個誤闖進他世界的女生,還是看到了一個赤裸裸、來不及掩飾的他。時尚書屋
「我……我沒有……」
欣雅被他嚇到了,她指着他腳邊的一本書,抖着聲音說道,「我是回來拿我的課本……」
俊熙看一眼自己身邊的書,冷冰冰地說了一句:「拿了快走。」
「哦。」
欣雅答應了一句,慢慢地走到他的身邊,彎腰撿起自己的書。時尚書屋
她蹲在他的腳邊,抬起頭來看著坐在草地上的他。他今天的表情格外不好,眉頭皺得緊緊的,眼神冷冷的,恨不得想要咬她一口;那薄唇也用力地抿着,好像一點也不願意泄露出他的心事。時尚書屋
「哥哥,你的脾氣真的很不好。」
欣雅似乎不怕死,還對他補充了一句。時尚書屋
「什麼?」俊熙挑起眉毛,直直地盯着她的小臉。時尚書屋
「你的脾氣真的很不好,就像動物園裡受傷的熊熊。」
「什麼?你在說什麼?」說他像熊熊?還是動物園裡受了傷的?時尚書屋
「哥哥,你沒有去動物園看過那只受了傷被人救回來的熊熊嗎?它就像是哥哥這樣。每當有人經過它的身邊,想要給它吃的、喝的,想要寵愛它的時候,它不僅不領情,還想要撲過去朝着別人痛咬一通。哥哥就像它一樣,只會朝着別人大喊大叫,而絲毫不管別人的用心。」
欣雅蹲在地上,一直努力地用韓語說著。時尚書屋
CHP5(2)
「什麼?」這個小丫頭到底在說什麼?什麼熊熊?又什麼寵愛?時尚書屋
「哥哥知道熊熊為什麼會這麼凶嗎?是因為它在樹林裡中了獵人的埋伏受了傷,所以對人類失去了信任,認為所有的人都是來傷害它,來殺害它的。它害怕再次被人類傷害,所以才會不信任所有的人,不讓任何人靠近。」
欣雅看著他越皺越緊的眉頭,忍不住笑了起來,「哥哥,讓熊熊重新和人類親近的方法,你知道是什麼嗎?」
俊熙皺着眉頭看她,不說話也不動。時尚書屋
「那就是更加寵愛它們。不管它怎麼叫,怎麼咬人,都要更加寵愛它,讓它感覺到我們的溫暖和愛,自然就會改掉它的壞脾氣,重新快樂起來的。」
欣雅突然抓住他的胳膊,「哥哥,我們走吧!」
「什麼?去哪裡?」俊熙真不明白這個小丫頭在自說自話些什麼。難道她以為自己是被人拋棄的熊熊,所以需要她的愛嗎?時尚書屋
「跟我走就是了,哥哥,你認識地鐵的線路吧?我每次坐首爾的地鐵都會迷路,只怪出口太多了。快走吧,哥哥。」
欣雅用力地拉起他,害得車俊熙懷裡的筆記本都掉在了地上。時尚書屋
「去哪裡?到底要去哪裡?」俊熙被他拉住一隻胳膊,但卻沒有了想要掙脫的感覺。時尚書屋
也許,他真的是一只缺乏寵愛的「熊熊」,因為對愛失去了信心,所以才拒絶任何人靠近。他向她大吼,都不過是想掩蓋他那顆受了傷的心。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