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韓城絶戀 第 24 頁


內空無一人。紹傑立刻轉身,發現欣雅的拖鞋放在門口,而外套也不在屋內。她出去了?去接他去了嗎?齊紹傑立刻轉身出來,卻發現丟在地上的那封潔白的信。這是什麼?是誰寫給欣雅的?他撿起信封,還沒等看清楚信上的字,隔壁的奶奶
作者:待考 / 頁數:(24 / 0)

手帕上的迷藥很快就發揮了作用,欣雅的力氣越來越小,漸漸地身體就軟了下去!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兩個男人立刻抬起她,急匆匆地就把她丟進了停在院外的黑色車子裡。時尚書屋
一封白色的信從欣雅的口袋裏滑了出來,落在這間小院的門口……
車子開出了巷口,心情低落的齊紹傑才遠遠地走過來。時尚書屋
看到有車子在這個小巷裡出入,他還奇怪地向車內望了一眼,但是黑色的車膜擋住了他的視線,他什麼都沒有看到。時尚書屋
一心想著要怎樣跟欣雅開口的他,一直走到了欣雅小屋的院門口,才發現了一絲異樣。欣雅的院門怎麼虛掩着?屋內怎麼還亮着燈?她在家嗎?在等他來嗎?時尚書屋
紹傑奇怪地推推門,虛掩着的院門立刻就打開了。時尚書屋
「丫丫?丫丫你在嗎?」紹傑走進院子。時尚書屋
沒有人回應他。時尚書屋
「丫丫,我來了,我是紹傑。」
紹傑推開欣雅的房門。時尚書屋
燈亮着,計算機開着,但屋內空無一人。紹傑立刻轉身,發現欣雅的拖鞋放在門口,而外套也不在屋內。時尚書屋
她出去了?去接他去了嗎?時尚書屋
齊紹傑立刻轉身出來,卻發現丟在地上的那封潔白的信。這是什麼?是誰寫給欣雅的?他撿起信封,還沒等看清楚信上的字,隔壁的奶奶就急匆匆地跑進來。時尚書屋
「小傑!小傑不好了!」奶奶急急地喊道,「小雅……小雅被人抓走了!」
CHP7(3)
「什麼?!」齊紹傑吃驚地大喊。時尚書屋
「是真的,我剛剛起來上廁所,聽到門外小雅在說話。我以為她是跟朋友在聊天,後來卻聽到她在喊『放開我』!我趕忙跑了出去,只看到一輛黑色的車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奶奶的話還沒說完,紹傑轉身就向外跑去!
那輛車子!就是那輛黑色的車子!潔白的信封被揉皺在齊紹傑的掌心裡。時尚書屋
昏黃的燈光,透着淡淡的溫暖,令這間有些冷清的小屋,透出絲絲的暖意。時尚書屋
車俊熙靠在桌邊,手裡捏着一封展平的信,那是「茶茶」寄給他的回信。時尚書屋

哥哥:

你好嗎?時尚書屋
最近我不是太好,功課好像漸漸難了起來,老師一直在說著我聽不懂的語言,我有些吃力,也有些無奈。不過哥哥告訴我的那些事情,還是很令我開心的,真的很喜歡聽你說那些事,至少是我枯燥的生活中很快樂的企盼。時尚書屋
哥哥,有的時候真的很想你,很想見到你,不知道你是不是跟我……記憶中的一樣?不知道你是不是還是那麼的……帥氣?哥哥,原來的我們……是什麼樣子的?也會像信裡這麼開心嗎?也會像現在這樣依賴着彼此嗎?好想見你哦,哥哥,真的很想。時尚書屋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才能離開這個地方,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與你……再次相見……
斷斷續續的信中,充滿了傷感和矛盾,「她」似乎已經不記得他們當初的事情了,但又在極力地圓着自己的諾言。時尚書屋
俊熙折起這封信,忍不住微微地笑了一下。時尚書屋
他心裡非常清楚,回這些信的人,根本就不是他的茶茶,但是他還是對代寫回信的人抱著感激的心情。他明明知道堅持寫信給元珍,不過是自己欺騙自己的一個方法,是在勸自己不要相信那些早已經在中國聽過的話。可是當他真的確認那些消息的時候,他的心還是不能控制地痛了一下。時尚書屋
如果手中沒有「她」寫來的信,他真的不知道,那天的自己,將會變成什麼樣子。雖然知道「她」不是元珍,可是他卻願意繼續寫信給她,為了她的善良,也為了她的陪伴。這份感激不必說出口,但俊熙卻覺得和她是那樣的貼近……
真的很想對她說聲「謝謝」,可是又怕嚇到了她。還是繼續寫下去吧,為了這個兩個人心中都知曉的秘密。俊熙從背包裡摸出紙和筆,準備再一次回信給她。時尚書屋
「咚咚!」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他的思緒,俊熙有些好奇,誰會在這個時候來他家裡?時尚書屋
「是誰?」他站起身來。時尚書屋
「是我,俊熙!是我快開門!」門外傳來李恩聖急切的呼聲。時尚書屋
俊熙連忙走過去拉開房門:「發生什麼事了?怎麼這麼晚……」
房門拉開,站在門外的除了李恩聖,居然還有一個齊紹傑。俊熙皺了一下眉,他雖然沒有和紹傑說過話,但他記得這個曾經向欣雅表白的中國男生。時尚書屋
「俊熙不好了!」李恩聖一看到他就急急地喊,「出事了!出大事了!」
「出什麼事了?不要急,慢慢說。」
俊熙微微地皺了一下眉頭。時尚書屋
可是齊紹傑等不及李恩聖開口,就已經搶先說道:「欣雅被人綁架了!」
「什麼?!」車俊熙的眉尖猛然一挑。時尚書屋
「欣雅被人綁架了!她被人綁架了!我剛剛去找她,鄰居看到她被人迷昏後抬上了車子!我只在欣雅的門口找到了這個!」齊紹傑把手裡的信朝車俊熙的手裡一塞。時尚書屋
「俊熙,她是真的出事了,剛剛有人打電話給我,要我通知你,蘇欣雅在他們的手裡,要你一個人去見他們。」
李恩聖連忙補充道。時尚書屋
但車俊熙的目光卻落在手心裡的那封被揉皺了的信上,他皺着眉頭一直愣愣地看著這個已經髒兮兮的信封,那上面還清晰地留着他自己的字跡。時尚書屋
這明明是他寫給茶茶的信,怎麼會出現在齊紹傑的手上?而且是在蘇欣雅的門口?時尚書屋
「俊熙,怎麼辦?我們該怎麼辦?」李恩聖着急地問他。時尚書屋
俊熙只是皺着眉頭盯着手裡的信封,好像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裡。時尚書屋
「俊熙,怎麼辦?」李恩聖推一推他。時尚書屋
「是誰?」俊熙挑眉,聲音冰冷而平靜。時尚書屋
「是那個小子……那個闖進我們學校裡來偷東西的小子。他被判了勞教三年,但是要緩刑一年。所以一放出來,就立刻跑來找欣雅的麻煩。而且他在我們學校還有個弟弟,就是曾經試圖迷昏蘇欣雅的那個……就是他們兩個綁走了欣雅,他們是想要利用她來對付你……」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