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韓城絶戀 第 25 頁


,他一定要去救她,他也一定要解開那個謎底。為什麼這封信,會在欣雅的手裡?雖然他曾經對欣雅說,他以後再也不會救她了,但是在他的心底,只要她發生任何事情,他還是會衝在最前面。因為蘇欣雅……因為掌心裡的這封信……車
作者:待考 / 頁數:(25 / 0)

「在哪裡?」俊熙抓起自己的外套,飛快地套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在……」
恩聖搖頭,「俊熙,我看這件事情很麻煩,我們要不要先報警……」
「在哪裡?!告訴我!」俊熙對著他怒吼。時尚書屋
「在漢河邊上的一間小屋裡。」
李恩聖沒有辦法,只能先告訴他,「他們要你一個人過去才肯放了欣雅,可是我想事情不會那麼簡單,所以我們還是……」
車俊熙冷着一張臉轉身就走,連李恩聖的那句話都沒有聽完。時尚書屋
「俊熙!俊熙你不能一個人去!」李恩聖追着他。時尚書屋
「車俊熙,我和你一起去!」齊紹傑也立刻想要跟上他的腳步。時尚書屋
「不用了!」俊熙冷冷地拒絶,「他們要找的人是我,你們一起去,只會令欣雅更危險!」他轉身大步向前,把恩聖和紹傑甩在身後。時尚書屋
CHP7(4)
他要去救她。時尚書屋
握在他手裡的信微微地刺痛着他的掌心,他一定要去救她,他也一定要解開那個謎底。時尚書屋
為什麼這封信,會在欣雅的手裡?時尚書屋
雖然他曾經對欣雅說,他以後再也不會救她了,但是在他的心底,只要她發生任何事情,他還是會衝在最前面。時尚書屋
因為蘇欣雅……因為掌心裡的這封信……車俊熙已經隱隱約約地感覺到了什麼……
冷,徹骨的寒冷。衣服都已經濕透了,濕濕黏黏地貼在她的身上。時尚書屋
不知身在何方,只覺得瑟瑟發抖。時尚書屋
「嘩啦!」又一盆透骨的冷水澆在她的身上,把還在昏迷中的蘇欣雅,硬生生地拖回現實世界。時尚書屋
「哥,她醒了。」
有人在她耳邊說。時尚書屋
「是嗎?」有人走到她身邊,惡狠狠地掐住她的下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欣雅被迫張開眼睛,冷冷的冰水流進她的眼睛裡,一抹刺痛立刻擴散開來。映入她的眼帘的,是那張她再也不想見到的臉。他居然是那個搶了蘇悅的背包,又劫持了她的壞蛋。時尚書屋
「果然醒了。」
那男人狠狠地掐着她的下巴,力道大的連指甲都快要陷進她的肌膚。時尚書屋
「是你……你要做什麼?」欣雅瞪着他。時尚書屋
「居然還認得我,不錯啊。小妞,你來韓國不好好讀書,管的哪門子的閒事?還敢去警察局指認我,害我被那些破警察判了三年!三年啊,老子的大好時光都要耗在監獄裡了,你把老子給害慘了!臭丫頭,你以為我就會這麼輕易放過你嗎?你讓我難過,我也不會讓你好過!」男人惡狠狠地說。時尚書屋
「哥,我們要拿她怎麼辦?」旁邊的男生湊過來。時尚書屋
欣雅看到另外一個小男生,不由得一愣。時尚書屋
這分明就是那晚在酒吧裡,在她的酒杯裡下了藥的男生!難道……難道他和這個壞蛋是認識的,那晚根本就是找她去報復的?時尚書屋
「是你……你……原來你是故意的……」
欣雅吃驚地尖叫。時尚書屋
「是,我是故意的,怎樣?都是那個車俊熙,每次都多管閒事,不然我早就擺平你了!臭丫頭,別仗着有車俊熙保護,你就有恃無恐!對我來說,車俊熙根本不算什麼,我才是漢大的老大!」男生提腳,就朝欣雅的身上踢去。時尚書屋
砰!
一個重重的窩心腳,痛得欣雅几乎要背過氣去。時尚書屋
「哎喲,好痛吧,漂亮的小姐。」
男人扶起她,假惺惺地說道,「昌本你不要出腳那麼狠嘛,看你把她都嚇成什麼樣了。」
「嚇她?我還想殺了她呢!讓車俊熙好好看一看,到底誰更厲害!」劉昌本尖叫。時尚書屋
「哈,那還用說嗎?一定是我弟弟更厲害!既然車俊熙敢惹到我們兄弟兩個,就讓他嘗嘗我們的厲害!」劉昌東突然舉起一盆冷水,狠狠地朝欣雅的頭上澆去。時尚書屋
深秋的夜晚,本來就已經非常寒冷了,再加上這是一間破舊、廢棄的小屋,自然更是冷得徹骨。這樣冰冷的一盆水澆下來,真的快要把她的骨頭都冰透了。時尚書屋
欣雅劇烈地顫抖着,牙齒激烈地上下碰撞着,可是被他們綁在身後的手指,連一點掙脫的力量都沒有。時尚書屋
她要死在這裡了嗎?不,她不可以。她不能死在這裡,她還要活着,她還要見到紹傑,她還要回中國……還有爸爸……還有她最重要的……車俊熙……
「臭丫頭,少給我裝死!」
啪!重重的一巴掌再次揮了過來。欣雅連躲的力量也沒有了,那巴掌惡狠狠地打在她的頰邊,已經有些麻木的感覺。她重重地摔倒在椅子上,意識漸漸有些迷失。時尚書屋
「咚咚咚!」
就在這時,小木門外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時尚書屋
劉昌本和劉昌東相互交換一個眼光。時尚書屋
「是誰?」劉昌東問道。時尚書屋
「是我。」
門外傳來一個冷酷的聲音。時尚書屋
是車俊熙!
即使意識已經有些迷失,欣雅卻依然聽出了他的聲音。她試圖張開眼睛,希望能再看到那個她牽掛的身影。時尚書屋
「你是誰?」
「車俊熙。」
那抹聲音依舊慢慢的,但帶著那樣一股冷冷卻又霸道的感覺,令人有些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你是一個人來的嗎?如果你敢帶警察來,我們就立刻殺了那臭丫頭!」劉昌東狠狠地叫道。時尚書屋
「放心,我沒有那麼傻,這種事根本用不着驚動警察,我一個人就足夠了!」俊熙冷若冰霜地說著,彷彿還沒有見面,就已經不把這兩個男人看在眼裡。時尚書屋
「臭小子,你夠膽!等下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劉昌東被他氣得性起,一下子就拉開了小木屋的房門。時尚書屋
嘩!
冷風頓時倒灌進小屋裡,昏暗的路燈下,身穿一件黑色外套的車俊熙,高高大大地站在小木屋的門外。隨着屋門的打開,他的目光並未落在這兩兄弟的身上,首先他看到的,是被反綁着雙手按倒在木椅上,渾身都澆了冷水,還在不停發着抖的蘇欣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