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韓城絶戀 第 3 頁


天,他們還會不會拿着這些厚厚的信,再一次重逢?愛情啊,真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主題。就在這些朦朦朧朧的胡思亂想中,欣雅漸漸睡去。SA酒吧。最角落處的小包廂裡。酒瓶堆滿了桌子,而透明的玻璃杯中,紅紅的液體還在
作者:待考 / 頁數:(3 / 0)

但或許有一天,那個名叫茶茶的女孩子會突然回到這裡來呢?她也許會想念這些信,想念那個寄信給她的男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欣雅小心地把這些信放進了抽屜,她還是代為保管一下吧。等到那個幸運的女生真的回來的時候,她會親自把這些信都交還給她。時尚書屋
累了一整天了,欣雅簡單洗漱了一下,就關燈鑽進了溫暖的被子裡。時尚書屋
初到韓國的第1天,她的感覺還非常不錯。過幾天她就要到新的學校報到了,不知道那裡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個世界呢?就當她快要沉入夢鄉的那一刻,她突然又想起了那些厚厚的信……不由得在心底感嘆,寫信的那個男孩子有多麼的浪漫,而收信的那個女孩有多麼的幸福。不知道有一天,他們還會不會拿着這些厚厚的信,再一次重逢?愛情啊,真是這個世界上最美麗的主題。時尚書屋
就在這些朦朦朧朧的胡思亂想中,欣雅漸漸睡去。時尚書屋
SA酒吧。時尚書屋
最角落處的小包廂裡。時尚書屋
酒瓶堆滿了桌子,而透明的玻璃杯中,紅紅的液體還在搖曳着。時尚書屋
一只有着修長手指的大手拿過那只杯子,立刻一仰頭,就把杯中的液體全部灌了下去。時尚書屋
「俊……俊熙……」
長相清秀,表情焦慮的李恩聖看著車俊熙一杯接一杯地灌着自己,忍不住開口勸解道,「不要再喝了,俊熙。」
「不要管我!」車俊熙推開恩聖的手,奪過那瓶酒又倒上滿滿一杯。時尚書屋
「俊熙,你不能這樣喝下去了!」
李恩聖拚命想攔住他,但是他力氣大得驚人,恩聖怎麼也搶不下來。時尚書屋
這時恩聖的電話響了,他只好放開車俊熙,接聽自己的電話。時尚書屋
「喂?」
「恩聖,你們在哪裡?」電話裡傳來他們另一位好朋友的聲音。時尚書屋
「在賢,我們在SA啊,你快點過來吧,俊熙醉得很厲害。」
江在賢是他們三人組中的另一位成員,和他們兩個一樣,同樣在漢城大學學習。只不過在賢家是醫生世家,所以他便選擇了醫學系。這令他的功課比俊熙和恩聖忙碌許多,常常要提前打電話給他,他才能有時間出來和他們兩個見面。時尚書屋
「醉得很厲害?為什麼?」在賢不解地問。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能為誰?當然是為了……」
恩聖看了車俊熙一眼,把後面的名字嚥了下去。時尚書屋
「我知道了。」
在賢乾脆地說道,「等着我,五分鐘後我就到。」
掛斷電話,李恩聖發現俊熙已經把整瓶的紅酒都灌進了嘴裡。時尚書屋
「喂喂喂,車俊熙,不要這麼折磨自己!」
他連忙上前搶奪,卻被俊熙狠狠地揮倒在沙發椅上。時尚書屋
「李恩聖,是朋友就不要管我!」俊熙紅着一雙眼睛,表情冷酷。時尚書屋
「是朋友我更不能不管你!我不能就這樣看你折磨自己!俊熙,你清醒一點吧!」恩聖想要勸說他。時尚書屋
在他們三個人當中,最倔犟的就是俊熙,能夠說動他那個牛脾氣的,大概除了車媽媽就沒有別人了。因為俊熙本來就是個遺腹子,媽媽一個人撫養他長大,但是在三年前,車媽媽也在一場大病中去世了,只留下俊熙一個人。好在他還有一個姑母,有時候會從美國寄錢給他,也足夠他平時的生活開銷了。時尚書屋
CHP1(3)
「我不要清醒!」俊熙推開恩聖,狠狠地奪過杯子,再一次想要灌進自己的嘴裡。時尚書屋
突然一隻大手一把就搶過了他手中的酒杯。時尚書屋
「車俊熙,夠了!」
恩聖的表情立刻一喜,因為站在俊熙面前的正是江在賢!
在賢是個白皙而俊秀的男生,笑起來的模樣很陽光帥氣,是個溫暖醫生的標準樣子。恐怕任何女病患看到這麼帥氣的醫生,都會忘記了病痛,而只沉浸在他的笑容裡吧。時尚書屋
俊熙被他搶走了杯子,微微愣了一下。看清來人之後,他有些痛楚地倒在沙發上。時尚書屋
在賢是最瞭解他的人,在在賢面前,俊熙沒有必要再隱藏自己。時尚書屋
「好了,俊熙,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弄成這個樣子?」在賢看到他不再閙,便放下杯子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我的胸口很悶,我很難受。」
俊熙把自己窩在沙發裡,一頭帥氣的短髮被他自己揉得亂七八糟。時尚書屋
「難道這次你去中國沒有見到元珍嗎?」在賢連忙問道。時尚書屋
車俊熙的臉上浮起一個痛楚的表情,他輕輕咬着自己的嘴唇,微微地搖了搖頭。時尚書屋
「沒見到嗎?那麼見到她的家人了嗎?」
俊熙依然低着頭。時尚書屋
「俊熙,那到底怎麼回事?你不是已經查到元珍的住處了嗎?難道沒有見到她家的任何一個人?」在賢皺緊眉頭,好像事情有些奇怪,「你……是不是見到她媽媽了?她又對你說什麼了?」
在賢總是最瞭解俊熙的人,他的這句話才一問出口,俊熙的表情立刻就變得痛楚,他那雙狹長的眸子中,立刻就泛起了水一樣的浪花。時尚書屋
「不要再問了!不要再問了!我誰也沒有見到,什麼也沒有聽到!求求你們不要再問我了,不要再問了,拜託你們!」
這句話似乎從俊熙的胸口裡擠出來,帶著紅色的血滴,刺痛了每一個人的心。時尚書屋
李恩聖和江在賢都被好友的這聲怒吼給嚇住了,他們愣了一下,搞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難道這一趟俊熙還是被元珍的媽媽擋在了門外,依然沒有見到她?到底在中國發生了什麼事情,會讓俊熙如此的傷心?時尚書屋
「俊熙……」
在賢還想要勸他。時尚書屋
但是車俊熙只是撿起桌上的酒瓶,狠狠地灌了下去。時尚書屋
元珍!告訴我那都不是真的,請你告訴我!我不相信你媽媽所說的那些話,我真的不相信!元珍,她一定在騙我,對嗎?她一定在騙我,你一定會回來的吧?你一定會……
烈性的酒精滑落進他的喉管,卻麻醉不了他的心。在中國的那個冰冷的夜晚,是他永遠也無法忘記的夜晚,他就站在她的樓下,卻只能痴痴地凝望着她的窗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