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韓城絶戀 第 49 頁


定很生我的氣,很恨我吧?可是,我不能逃避照顧元珍的責任,我不能丟下她,自私地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你比任何人都要瞭解我,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只能這樣選擇。對不起,你會原諒我嗎?不,還是不要原諒吧。也許恨我,可
作者:待考 / 頁數:(49 / 0)

對不起。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又是這三個字。也許我現在能向你說的,也只有這三個字了。時尚書屋
還記得那天你在楓樹下要我答應你,無論發生任何事,都不要放開你的手。但現在,我恐怕也做不到了……對不起,熙元。我可能再也不能履行我的承諾,再也不能握緊你的手了……
元珍的孩子不能拿掉,這有可能是她生命裡唯一的孩子。我不能為了自己,自私地要求她付出這樣的代價,所以熙元……對不起,我可能不會再回來了……你……忘了我吧……
三個月後,我會和元珍訂婚,明年六月我畢業之後,我們會在首爾結婚。我想你一定會知道這個消息,但與其在別人那裡聽到,還不如我自己告訴你。時尚書屋
元元,我曾經多麼希望能一直牽着你的手走下去,但是現在,那只能是一種奢望了。你一定很生我的氣,很恨我吧?可是,我不能逃避照顧元珍的責任,我不能丟下她,自私地去尋找自己的幸福……你比任何人都要瞭解我,你知道我不是那樣的人。所以,我只能這樣選擇。時尚書屋
對不起,你會原諒我嗎?不,還是不要原諒吧。也許恨我,可以讓你更快樂一點。元元,答應我,無論在任何地方,無論做任何事,都要把這裡的一切全部忘掉,都要快樂起來……即使我再也見不到你,但是我會把你放在心底……
再見了,熙元,我最愛的女孩。時尚書屋

車俊熙

混亂的文字,被淚水洇開的字跡,不用想象,欣雅就能感受到他寫這封信時的悲傷。但似乎很奇怪,她看完這封信,並沒有像齊紹傑想象的一樣放聲大哭,反而是非常平靜地把信紙小心翼翼地折好,再輕輕地放回信封裡。時尚書屋
冬雨依然沙沙地敲打着玻璃窗,欣雅轉過臉去,看了一眼那被大雨覆蓋的世界。時尚書屋
她有些淒楚地笑了一笑,連目光都有些迷離了起來。時尚書屋
他終於還是說出了,他的選擇,他的決定。謝謝你,哥哥,謝謝你給了我一個結局。雖然它讓我心酸得哭不出來,但真的謝謝你。曾經以為會大哭着接受,但為什麼看完信之後,心裡卻是一種無比清朗的感覺?是的,這才是真正的車俊熙,一個勇敢、正義、永遠為別人着想、永遠愛護着他人的車俊熙。時尚書屋
她愛的就是這個高尚的男生,她愛的就是這個善良的男生……
再見了,哥哥。祝你——幸福。時尚書屋
不想哭,只是心頭有些堵塞的感覺,像是被一大團棉花塞住了,吞不下,吐不出。好難過,好難過。時尚書屋
「紹傑哥哥,」欣雅轉身叫他,「你……幫我倒杯水好嗎?」
齊紹傑看著她蒼白得嚇人的臉頰,連忙站起身來:「丫丫,你還好嗎?」
「我很好。」
欣雅捂着自己的胸口,「就是這裡有點難過,我想喝口水……」
「我馬上給你倒水。」
齊紹傑連忙轉身去拿杯子。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欣雅撐住窗檯,想要從上面跳下來。但是明明每天都跳來跳去的窗子,怎麼這會兒竟然會變得那麼高?她低頭,呼吸驀然加重。地板在自己的眼前搖晃,但她卻根本找不到一個焦點……
這……這是怎麼了……怎麼了……我……我怎麼看不清……
她伸手想要抓住低矮的窗檯,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她的眼前突然一黑,立刻朝地板上一頭栽了下去。時尚書屋
「丫丫,水來了……」
哐啷!啪!
玻璃杯子摔得粉碎。時尚書屋
蘇欣雅倒在自己房間的地板上,鮮血從她額際的傷口上慢慢流出,染紅了她手心裡的那封潔白的信……
韓國,漢大附屬醫院。時尚書屋
濕冷的冬夜,窗外的雨已經下了整整一夜。時尚書屋
車俊熙倚在元珍病房裡的沙發上,有些混亂地做着奇怪的夢。時尚書屋
夢裡同樣下着陰冷的冬雨,澆在身上很痛。有個身影在雨霧中搖曳着,忽遠忽近,讓他無法看清。時尚書屋
「哥哥……」
一聲甜蜜而熟悉的叫聲傳來,令車俊熙的全身猛然一震。時尚書屋
「雅雅!」
「哥哥……」
她輕輕地呼喚着他,如同那些在他身邊的每一天。時尚書屋
「雅雅,你在哪裡?你回來了嗎?為什麼我看不清你?雅雅,快過來?這雨好大,快來我幫你遮雨……」
他急切地呼喚着她。時尚書屋
CHP14(4)
「不用了,哥哥。」
雨霧中,她微笑着拒絶,「我要走了,哥哥,你要好好保重自己,好好地珍惜學姐……如果還有來生,如果能再來一次,你可不可以先和我相遇……」
「雅雅!你在胡說什麼?什麼來生?你不要淘氣了,快點過來!」俊熙着急地呼喚着,但卻始終抓不住她。時尚書屋
「俊熙……俊熙我要喝水……」
病床上傳來金元珍的呻吟。時尚書屋
車俊熙迷迷糊糊的,還沒有完全從夢中醒來,就伸手去抓桌子上的玻璃杯。時尚書屋
啪!濕滑的玻璃杯突然間跳出了他的掌心,驀地跌落在地板上,摔得粉碎。時尚書屋
車俊熙立刻被這聲尖鋭的碎裂聲震醒,迷蒙的夢境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剩下的,只有眼前一地的玻璃碎片。時尚書屋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情了?時尚書屋
他獃獃地瞪着地上的碎片,剛剛混亂的夢境突然跳進他的腦海。心頭像是被什麼重重地堵住了,好像有一大團澀澀的棉花,吐不出,也吞不下。時尚書屋
哥哥……如果還有來生,如果能再來一次,你可不可以先和我相遇……
淚水奪眶而出。時尚書屋
「俊熙,你怎麼了?」元珍奇怪地看著他蹲在地上,對著一大片玻璃碎片流淚。時尚書屋
車俊熙緩緩地搖搖頭:「沒事。」
「沒事你為什麼在哭?」
是啊,沒事他為什麼在哭?好奇怪啊,他為什麼在哭?可是他根本管不住自己的眼淚,它們像是有了自己的生命,一滴一滴地直落在那些透明的碎片上。每一片,都映出了一個正在哭泣的車俊熙……
中國。時尚書屋
上海瑞金醫院。時尚書屋
「不……不可能的……你們弄錯了,你們一定弄錯了!」蘇秦山倒在椅背上,不肯相信地用力搖頭。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