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12 頁


住他。沈寒天回頭望了綠袖一眼,她和他一樣都站了起來,只見綠袖笑道:「小二哥,麻煩您帶我們去任姑娘的房間瞧瞧。」「喔!做什麼呢?人都走了,還有什麼好看的?」綠袖沒多做解釋,只放了點碎銀給他,小二便開心地給兩人
作者:元玥 / 頁數:(12 / 0)

要沈寒天道歉什麼呢?昨晚他說的話也不算沒道理,就是口氣不曾修飾,說什麼「又老又不漂亮」的,讓人忍不住有些惱,但仔細想想這又如何,他們倆說話,向來都是這樣的,她惱什麼呢?!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當然得道歉了!是我嘴笨,把好好的話給說糟了,我原是要說……」
「客倌!」小二突然進來,打斷沈寒天的話。「我們老闆要我來問您,曉不曉得任姑娘是什麼時候退房的?」
「退房?」俊眉聚攏。「我不曉得。」
「那就算了,反正她昨兒個已經付過銀子了。」
小二轉過身,手裡還端着份早飯。「只是她昨天,怎麼還叫我送東西過去呢?」嘴上嘀咕着。時尚書屋
「小二!」沈寒天和綠袖同時喊住他。時尚書屋
沈寒天回頭望了綠袖一眼,她和他一樣都站了起來,只見綠袖笑道:「小二哥,麻煩您帶我們去任姑娘的房間瞧瞧。」
「喔!做什麼呢?人都走了,還有什麼好看的?」
綠袖沒多做解釋,只放了點碎銀給他,小二便開心地給兩人帶了路。進來房間後,兩人便把他打發走,在屋裡繞了一下。時尚書屋
房間沒什麼特別的異樣,只床鋪有點凌亂,看來任蝶衣走的時候,連被子也不曾折過。沈寒天探了下床鋪的溫度。「床很冷,看來走了很久!」
綠袖倚着窗口。「吹了一夜風雨,怎麼不冷!」窗戶大開,地上還有些濕潮。時尚書屋
「昨夜下了雨,誰還會開着窗戶睡覺,莫非……」
沈寒天變了臉色。時尚書屋
「被擄走了!」綠袖介面,視線眺到門口。「事情該是這樣的,匪徒先在外面灌了迷藥,後來還是讓任姑娘給察覺到,她起身想迎敵,可對手功夫不弱……」
「嗯!能無聲無息地擄走任姑娘的人,身手的確不會太差。」
沈寒天插口。時尚書屋
雖然他不曾和任蝶衣交過手,不過看她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敢隻身闖蕩江湖,身手定然不惡。時尚書屋
綠袖揉揉鼻子。「也是啦!不過擄她的人,可能也算計了一陣子。明槍易躲,暗箭難防,任姑娘才會着了人家的道。」
沈寒天走到窗口。「這樣看來,任姑娘是遇到難纏的人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還好啦!」綠袖頗不以為然,翻了下眼,「真什麼厲害角色,就不會粗疏到開着窗戶,擺明地告訴人,擄人哪!」
「都沒發出什麼聲音了!他們怎麼會想到,還有人會注意任姑娘的下落。」
「所以我說他們不怎麼了得。他們昨天怎麼會沒看到你和任姑娘說話,看你那樣兒……」
綠袖停了口,定定地看著他。忽地一笑。「擺明了對任姑娘有意思。時尚書屋
任姑娘不見了,你怎麼可能不聞不問。」
沈寒天神色有些不自在。「別管我對她有沒有意思,現下人被擄走了,你看該怎麼辦?」
「怎麼辦?」綠袖笑了起來。「都是要營救意中人的大人了,怎麼還像小時候一樣,問我怎麼辦?」
風輕輕柔柔地吹開她的笑。「我還能給別的答案嗎?不過就是『禍福與共』
哪!」從小到大,他們可都是「禍福與共」啊!
四眸凝睇,記憶自眼瞳流轉,兩顆心越過童年,暖暖地動了起來。時尚書屋
「師姊!」沈寒天環手摟住綠袖的肩,綠袖身子一斜,猛地失了重心,自然地圈上他的腰,輕飄的髮絲,拂掠出清淡的香味,隱隱沁人沈寒天的心扉,溫軟而芬芳。時尚書屋
他身子輕輕顫動,俊臉驀然發熱,陡然放下她來。「師姊」她終究是和兒時不同的。時尚書屋
「怎麼了?」察覺霎時的異樣。時尚書屋
「救任姑娘是道義責任,和我對她是不是有意思是兩回事。」
說不上原因,總之,他不想讓師姊誤會。時尚書屋
看著他臉紅的模樣,以為是他害羞了,不再笑他。「你說的有理,房間是從咱們這裡讓出,是不能撒手不管的。」
「師姊依你看,擄走任姑娘的人,是何來路,會不會……」
沈寒天思量着。時尚書屋
綠袖從懷中掏出暗器。「會不會與這些人有關?」
「嗯!這些人可能早就計劃好,打算昨天行動,應該是為了更周祥些,才先派幾個馬前卒扮成混混的樣子,再探探任姑娘的身手。」
「掩去門派的身份,既不惹人注意,也不引起任姑娘的戒心。看來他們雖然不聰明,可也算是煞費苦心了。」
綠袖打個哈欠、伸個懶腰道。「好吧,幹活了。」
沈寒天覷了她一眼。「幹活?從何下手?就算有了暗器,一時片刻,也還不知道這些人的來歷去處。你向來是個聰明人,眼下怎麼也無頭蒼蠅似地蠻幹?」
綠袖笑笑。「別說我聰不聰明,依我的性子,浪費氣力的蠻幹,我是絶不做的。況且救人如救火,半點耽擱不得,哪容得咱們瞎摸蠻撞地。依情理,這事還是找……」
她突然收了口,想看看沈寒天的反應。時尚書屋
他一張俊臉凝肅着道:「你想找戰雲飛!」
「不是『想』找戰雲飛。」
綠袖一步步靠近他。「是『得』找戰雲飛。」
沈寒天看著她,不情願地沉下嘴角。「這種小地方,會有戰家堡的人嗎?」
「當然是不會有的。」
綠袖坐下來。「他是做大事的人,不會把氣力消磨在小處上,戰家堡的人自然是分在重要的據點上。」
沈寒天臉色益發黯沉。「師姊,你別只一徑地稱讚他」
綠袖摸摸他的頭,原想和他說,這般小度量,將來怎麼成就大事業?時尚書屋
不過時機不對,是不適合說實話的。她換了個說法。「我不是稱讚他,只是順便告訴你他的長處,將來你好和他學學。」
「我學戰雲飛做什麼,他是了不得,可不照樣淪落到要人救他的地步。」
他伸出大拇指,指向自己的胸膛。「還是我救了他呢!」
綠袖一時語塞,只能苦笑,過半晌才搖頭道:「既然如此,咱們就去和他付這個人情,好救回任姑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