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16 頁


娘一劍宰了,痛苦還比較少,否則……」她停了口,輕輕搖着頭,目露悲憫之色。「這藥是沒得解的。」任蝶衣聞言,收回劍勢。「既然這樣,就讓你們多活幾個時辰,想想這輩子于了些什麼事!」腳步倒不曾停下,殺意騰騰,迫向整件事的
作者:元玥 / 頁數:(16 / 0)

安跌在他寬厚的胸膛,任蝶衣怔了半晌,由着他攙着她起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對著他,任蝶衣略略牽動嘴角。「謝謝。」
擺出少見的笑容,聲音細小。時尚書屋
她微側着身,抽出沈寒天腰上的佩劍。「借我。」
劍鋒一冷,橫抵在地上那人的頸邊。「你們全都該死!」
「不要!我不想死……」
那人拚命地搖頭,褲襠濕了一片。「少俠!你救救我,我給你金銀珠寶,我給你做牛做馬。」
他的聲音淒哽,竟然哭了出來。時尚書屋
幾個在地上嚎叫的人,不斷地哀求着。「大英雄求求你,給我們解藥吧……」
「哼!你們作惡多端還想活命?」任蝶衣劍鋒冷冷地逼近,眾人繃緊的身體一步步地向後退。時尚書屋
綠袖忽然出聲。「唉,你們還是乖乖受死吧!讓任姑娘一劍宰了,痛苦還比較少,否則……」
她停了口,輕輕搖着頭,目露悲憫之色。「這藥是沒得解的。」
任蝶衣聞言,收回劍勢。「既然這樣,就讓你們多活幾個時辰,想想這輩子于了些什麼事!」腳步倒不曾停下,殺意騰騰,迫向整件事的禍首一姜玄。「至於你的話、多讓我看一刻,便覺多一分的噁心。」
任蝶衣一劍刷下,姜玄痛呼出聲,一隻手掌硬生生地被剁下,橫飛而出。姜玄手上血流如注,當場噴了出來。綠袖別開臉去,沈寒天几乎是馬上趕回她的身邊,一手摟住她的肩,將她攬人懷中。時尚書屋
他知道綠袖雖會武功,卻不好殺。武功之於她,只是保命之道,因此她的招式以守為主,縱然傷人,下手亦有分寸,出道至今,從未殺過人。時尚書屋
「這就是你碰了我的代價!」任蝶衣劍鋒轉向姜玄的臉頰。「你方纔摸我的臉,少不得也要在你臉上討回公道。」
冰冷的劍鋒,緩緩地滑過臃腫的面頰。時尚書屋
「任姑娘,請住手。」
開口阻止的正是沈寒天。時尚書屋
任蝶衣回頭看著他,摟着綠袖的沈寒天,適纔的瀟灑豪情未減,眼神卻逸出股溫柔和疼惜。「你不會是想替他求情吧?!」
「怎麼會?!這種人多行不義,死有餘辜!只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寒天緊擁身子略顫的綠袖。時尚書屋
「只是不該污了姑娘的手。」
綠袖說著,把藥丸彈入姜玄的口中。時尚書屋
察覺到任蝶衣的目光,她輕輕推開沈寒天。時尚書屋
「他早晚也是得死的,姑娘又何必沾上他的血?一身腥,不值得的。寒天,你說是嗎?」
任蝶衣把劍丟回給沈寒天。「這人是你們兩人抓的,你們要讓他多活片刻,我也沒什麼好作聲的。大恩不言謝,你們救了我,我是不會欠這份情的,山高水長,往後總會報答的。」
她抱拳為禮,看了眼沈寒天,便逕自朝外走去,腳步有些些顛搖。時尚書屋
瞥見她離去時,眼神流瀉出的依戀,綠袖快步傾身扶住她。「任姑娘」
「有事嗎?」任蝶衣看著她,態度沒特別冰冷,卻也不算友善。時尚書屋
綠袖淺笑。「別說什麼恩不恩的,咱們遇在一起便是緣分。我和寒天這一趟,正是要趕赴武林大會。既然咱們順路,一道走好嗎?路上彼此也好有個照應。」
她是師姊,理當為師弟留住佳人的,更何況寒天是她唯一牽掛的人,若他定了終身大事,她也才能安心歇息!
任蝶衣沒有直接點頭答應,她轉眸迎上沈寒天的視線。時尚書屋
「我們外頭還有兩匹馬,任姑娘不嫌棄便一道走吧」沈寒天開口邀請。時尚書屋
「馬在哪裡?」任蝶衣向來心高,雖是答應,卻也不想折了自己的傲氣。時尚書屋
綠袖一笑。「任姑娘,請跟我來,」她和沈寒天走在前頭,領着任蝶衣離開。時尚書屋
「寒天。」
綠袖小聲地附在沈寒天耳邊說話,腳步未曾停下。「任姑娘人都跟來了,你還不把握機會,好好和她說上話。」
「不用了,我也不曉得要和她說什麼。」
沈寒天手自然地搭上綠袖的肩。時尚書屋
綠袖逸出抹笑,「怎麼會不曉得,我看你方纔和她一來一回說的有趣。」
沈寒天偷笑。「那是好玩,逗她、氣她嘛!」
「你啊
-」綠袖輕輕用時頂着他。「真是個孩子!」
「又說我小孩!」沈寒天不知怎麼地想到了戰雲飛。「師姊,我真的長大了,我可以照顧你、保護你,不是個孩子了。」
他說得認真,弄得綠袖心頭猛地漏了拍,她強笑。「笨寒天,這種話留着跟喜歡的姑娘說就好了,誰要你跟我說這話!」
沈寒天默不作聲,攪不清楚這話如何說出口的。也許他只是不愛師姊把他看做小孩吧!即便他確實比她小幾歲。時尚書屋
氣氛一霎時沉靜下來,綠袖也不知要作何反應。時尚書屋
「沈寒天、綠姑娘。」
任蝶衣趨步上前,她不要一人孤走在後頭,插不進這兩個人的身影中,她多少也得找些話說說,否則她跟來也沒什麼意思了。「不知方纔你們給他們吃的是什麼藥?毒性這般奇烈,無藥可解。」
綠袖和沈寒天相視而笑。「方纔有說,不就是治腸疼胃痛的藥嘛,當然沒得解了。」
兩人手不自覺地便晃在一起。時尚書屋
「這麼說,他們根本就死不了了?!」任蝶衣黯沉下來的眼神,正好盯在兩人相握的手上。「看不出來綠姑娘和沈寒天倒真是心慈手軟的好人。」
沈寒天眉頭立鎖,「我師姊不是好人怎麼會救你?」
「任姑娘誤會了」這任蝶衣不是壞人,可挺不好相處的,綠袖搖頭。時尚書屋
「姑娘不用氣惱,他們是死定了,只是還拖得上一時片刻。我們來之前,和『戰家堡』的人通過聲息了,我想他們不久便會上來的,說不定任大盟主的人馬很快也會趕來的,我不信他們拖得過天亮。」
任蝶衣恨聲。「姜玄那狗賊好運,苟恬片刻!」
「不見得是好運。」
綠袖介面低語:「任姑娘你還年輕,或者不曉得,有時折騰人的不是死亡,而是等待死亡的不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