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第 2 頁


你們做什麼?這麼點事情,也要我自己去說嗎?」她怒沖沖地大步邁向門口。幾個守門的奴僕,全縮成一堆。「我就說了,爹和大哥不在,沒什麼好拜訪的。」腳上一用力,門隨即被踹開。「小姐是采風姑娘吧?!」門外立着一對
作者:元玥 / 頁數:(2 / 40)

藍月山莊新月初升,藍月山莊莊主的掌上明珠藍采鳳換上一襲杏黃色的衣裙,佩上「白虹劍」,步到庭院之中練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月色之下,她舞動着一柄長劍,身形曼妙,好看已極,只是劍法有些霸道凌厲,斜劍一刺,剛好抵着管家藍忠。時尚書屋
「小姐
刀劍無眼哪」藍忠吞了口口水,冒出一身冷汗。時尚書屋
「刀劍無眼,那你過來做什麼?你不知道我練劍時,向來不讓人打擾的嗎?」
藍采風收回劍勢。時尚書屋
藍忠連忙欠身道:「小姐,外頭有人自稱是少爺的朋友,想來借宿。」
「這有什麼難的,打發出去便是。」
藍采鳳的聲音裡明顯透着不悅。時尚書屋
「但那位公子說他是專程從遠處來拜訪的,態度又溫和有禮,下人們也不好真的趕他……」
從小讓人寵壞,向來說風是風、說雨是雨的藍采風拂袖怒罵道:「飯桶!連這麼點事情也不會做,還養着你們做什麼?這麼點事情,也要我自己去說嗎?」
她怒沖沖地大步邁向門口。時尚書屋
幾個守門的奴僕,全縮成一堆。時尚書屋
「我就說了,爹和大哥不在,沒什麼好拜訪的。」
腳上一用力,門隨即被踹開。時尚書屋
「小姐是采風姑娘吧?!」門外立着一對男女,開口的是面如冠玉的男子,兩人溫着張笑臉,絲毫沒有受到驚嚇的樣子。時尚書屋
男子一身白衣長袍,外面罩了件儲紅色背子,腰問綴以金黃色穗子,佩上柄青碧色長劍,足下蹬了雙黑靴,身形頎長俊挺。時尚書屋
五官雅緻俊朗,兩道劍眉,英氣勃發。一雙星目,深邃溫柔,鼻樑挺拔,嘴角含笑,全身彷彿罩了光圈般,好看得讓人難以移去目光。時尚書屋
「在下沈寒天,曾聽玉風兄提過姑娘。」
連聲音都低啞好聽哪!
「是沈公子啊……真是失禮了!」藍采鳳下意識地拂開耳鬢的髮絲,只怕方纔的舉動,亂了裝束。時尚書屋
沈寒天……她暗暗思量着這熟悉的名字,一時卻想不起來是在何時聽過。她欠身一福。「爹和大哥不在,按說不方便留客,可是公子誠心誠意,遠道而來,我們若不接待,豈不失了情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她聲音細柔,與方纔的吼叫聲全搭不上,一雙美目含情,款款地注視着沈寒天。時尚書屋
只見沈寒天與一道而來的女子交換了個微笑。時尚書屋
藍采風這才把視線移開到沈寒天身邊的女子
她一身淡雅的湖水綠,相貌雖是清秀,可和沈寒天站在一起時,便顯得平凡無奇,黯然失色。時尚書屋
「打擾了。」
女子很有禮貌地笑着,原本平凡的臉,奇異似地亮了起來。清淡的笑容,有種特殊的魅力,看上去是說不出的舒服。時尚書屋
不過藍采風一點也不覺得舒服,只是警戒性地打量着她。時尚書屋
「在下綠袖,是沈寒天的師姊。冒昧來訪,還望姑娘見諒。」
綠袖太清楚藍采風的敵意從何而來。時尚書屋
藍采風失笑。「原來是……綠袖姑娘啊!」
「忠叔,勞您吩咐廚房擺開筵席,我要好好招待貴賓。」
對著藍忠,她擺出難得的好臉色。時尚書屋
「是。」
藍忠領命下去了。時尚書屋
沈寒天瞧見她手上的劍,便問道:「采風姑娘也使劍嗎?」
「嗯!這是我家的『白虹劍』。」
藍采風討好似地抽出劍來,順手抖出劍花,有意在沈寒天面前賣弄。時尚書屋
「沈公子,也是使劍好手吧」藍采風把劍遞給他。「何不讓我們見識一番。」
她是存心探探沈寒天本事深淺。時尚書屋
沈寒天漫不經心地笑笑。「玩玩而已,怕難人法眼。」
接過劍來,隨手一輓,只見劍氣如虹,白光照閃。一柄長劍,在沈寒天的手中,幻成一道道銀白色閃光,隨着翻轉的身形盤旋飛舞,猶如蚊龍出海,激起劍花一片。時尚書屋
沈寒天踏步起落間,俊挺飄逸,翩翩然若自天外而來。待他反手一插,劍光一暗,寶劍穩穩地隱人劍鞘之際,四周方爆出陣陣如雷掌聲,和此起彼落的讚歎聲。時尚書屋
藍采風脫口而出。「玉面神劍!」莫怪乎,她總覺得聽過沈寒天這個名字。時尚書屋
「玉面神劍」的名號,這幾年在江湖上引起不小震動,據說年輕一輩,在武術以及醫學上,無人能出其右。江湖上正式的稱呼是「玉面神劍小神醫」。時尚書屋
沈寒天不自覺地揚起笑。「讓姑娘見笑了!」
綠袖在旁,不但沒有露出與有榮焉的表情,反倒揉揉鼻子,抿嘴竊笑。她膘着沈寒天,目色之中,竟然有些同情。時尚書屋
在一片崇拜迷醉的眼神中,沈寒天還是察覺出綠袖奇異的目光,他轉頭與她視線相接,丟了個不知所以的眼神給她。時尚書屋
綠袖聳聳肩,微微笑着,引來沈寒天略皺的眉頭。時尚書屋
只可惜兩人沒機會交談,藍采風已經捱靠過來。「今日一日一見方知何謂『玉面神劍』,沈公子當真相貌出眾,劍法無雙。」
綠袖被排擠開來,冷落在一旁。時尚書屋
「莫怪乎大公子這般稱讚『玉面神劍」……「幾個丫頭竊竊私語着,在她們的眼中,藍玉風已是英勇俊俏,怎知沈寒天竟還高出一籌。時尚書屋
一堆的溢美之伺,團團圍繞沈寒天,綠袖反倒像是局外人了,藍采風更親熱地拉住沈寒天的手,將他推入大廳。「大哥知道沈公子來了,一定很高興,只可惜大哥不在,沈大哥可得多住幾天,等大哥和爹回來啊!」
沈大哥,聽到這個叫法,綠袖噗哧一聲,聲音細微,可還是讓沈寒天聽到了,他轉頭瞪了她一眼。時尚書屋
眼瞧綠袖都被人群擠到旁邊,她還是一派悠哉,甚至有些幸災樂禍地邪笑,沈寒天的目光,不自覺地加了幾分殺氣。時尚書屋
「沈大哥,您說好嗎?」藍采風膩住沈寒天。時尚書屋
「啊?什麼?」沈寒天稍稍回神,「可眼角還盯着一臉笑意的綠袖。時尚書屋
「您就多住幾天,可好?」藍采風好聲好氣他說著。時尚書屋
「喔。」
沈寒天含糊地應道。「當然。」
看綠袖收了笑,才回過頭來。時尚書屋
※到了廳堂之中,沈寒天自然是被推上主位,藍采鳳和綠袖分別坐在旁邊。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