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24 頁


原只是好意,沒料到沈寒天會是這樣的反應。「寒天!」他的反應過于激動唐突,讓綠袖不安。「師姊?」沈寒天驚覺自己的舉動,帶著莫名的敵意。四人中,只有任蝶衣不發一語。好在白雲夫反應快,表情頓軟轉為笑臉。「我倒忘
作者:元玥 / 頁數:(24 / 0)

「靠好!」沈寒天一手從胸前拉緊她。「這樣比較安全。」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喔。」
想想應該沒什麼關係,又賴回他的肩上。時尚書屋
「綠姑娘,你們總算回來了,我可以和堡主交代了。」
白雲夫施展輕功,奔來她的面前。「嗯……兩位還好吧?」兩人的模樣,讓他忍不住多看一眼。時尚書屋
「還好」綠袖綻出朵笑。「勞白旗主和任姑娘擔心了。」
隨白雲夫趕來的任蝶衣,微微扯出個笑,目光鎖緊綠袖和沈寒天相膩的身影。時尚書屋
綠袖怎會不知她的心意。「綠袖無礙,就是腳扭傷了,行走不便。」
「腳扭傷了?!」那還了得,堡主那關可難過了!白雲夫收下摺扇,立時趨前。「那讓白某為綠姑娘看看,白某粗通醫術……」
正想掀開綠袖裙腳。時尚書屋
沈寒天臉一變,沉聲。「不了!」身子整個後退。不讓白雲夫靠近。時尚書屋
「這……」
白雲夫原只是好意,沒料到沈寒天會是這樣的反應。時尚書屋
「寒天!」他的反應過于激動唐突,讓綠袖不安。時尚書屋
「師姊?」沈寒天驚覺自己的舉動,帶著莫名的敵意。時尚書屋
四人中,只有任蝶衣不發一語。時尚書屋
好在白雲夫反應快,表情頓軟轉為笑臉。「我倒忘了,沉少俠人稱神醫。這點傷本是難不倒少俠,何況兩位還是師姊弟,綠姑娘的傷口,自是由少俠照料最為妥當。還好少俠點醒,否則關公面前耍大刀,雲夫這不獻醜!」他的職責是安頓好綠袖和沈寒天,其它複雜的感情,就不歸他負責了,何苦招人白眼。時尚書屋
他抽出扇子,悠閒地搖扇。時尚書屋
強將手下無弱兵,戰雲飛底下,果真個個是人才。綠袖微笑道:「白旗主,綠袖這點小傷,不敢偏勞。不過白旗主的好意,綠袖還是謝過。」
「綠姑娘客氣了。」
白雲夫扇子折收,一派溫雅。「這傷,白某是幫不上忙,可其他小事,白某還出的上力,兩位先回房,回頭白某再差人溫好熱水,讓兩位換洗一番。」
他側身,作了個請的動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勞煩!」沈寒天背緊綠袖朝他點頭致意,邁步先行。時尚書屋
「請!」見任蝶衣似乎沒有舉步的打算,白雲夫朝她露笑,拱手請她移步。時尚書屋
任蝶衣抱拳回禮,掃了另兩人一眼,轉身而走,跨過他們身邊。時尚書屋
「任……」
綠袖原想邀她同行,轉念,便又放棄。時尚書屋
現下她和寒天兩個人已經夠混亂了,何苦拉下任蝶衣添亂呢?時尚書屋
她抬眼瞅過白雲夫,他緊隨在後,保持禮貌微笑,卻不踰矩多問,想來他也看出寒天方纔的舉動……以前寒天只對戰雲飛會這樣,現在連白雲夫也……真的是變了!縱然她費盡心機,也是枉然,回不到過去了!
其實,變了就變了,順其自然也無不可。只是,她是個沒有未來的人,以後的日子,是無法和他走了。怎麼能順任感情無法控制。時尚書屋
她摟緊他,偏在他肩上。「寒天……」
雖然真的是舍不下他。時尚書屋
「怎麼了?」沈寒天從沉思中驚醒。時尚書屋
美目潤濕,她把頭埋得沉。「我腳疼,你走快些!」可若不擇劍斬亂,往後糾糾葛葛,只怕更是難捨。時尚書屋
「好。」
沈寒天輕騰身子,腳下如飛,不一會兒來到綠袖門口,沒手可用,他踹開房門,溫柔地把她安在床上,蹲低身子。「我看你的腳怎麼了?」脫下她右腳的鞋。「腫好大呢!」他心疼地按揉。時尚書屋
綠袖眉頭揪得緊,現在才真知道痛。「啊……」
不好叫大聲,怕師弟心頭難受,她死咬着泛白的唇,由着額上淌下汗珠。時尚書屋
他抬頭。「忍一下,我馬上去拿藥。」
霍地起身。「怎麼痛成這樣,都流汗了!」他舉袖想為她拭淨,看了眼臟掉的袖子,從內翻出方潔淨的角落,細心地為她擦汗,溫熱的氣息,吐在綠袖臉上。時尚書屋
「痛要說哪!你從小就這樣,很會照顧人,可不會照顧……」
綠袖打斷他的話。「寒天!」
沈寒天將視線移回那雙美目。「怎麼了?」
落人綠袖眼底的,是雙溫柔深邃的眼睛,他的關心與不捨全寫在裡頭。就算知道他對自己好,可真這樣瞧他,還是教她心軟沉淪陷。時尚書屋
「怎麼了?」沈寒天再問,雙眸溫柔帶笑。他放下手,撐在半低的腿上。時尚書屋
綠袖雙手推翻過他的身。「別再管這汗了,快回去幫我拿藥吧!」他那雙眼睛,是再不能看了,看了只會讓她意志薄弱崩解。時尚書屋
「嗯。」
沈寒天聽她的話,朝門口走去,掩上門扉。時尚書屋
綠袖探頭眼睜睜地瞧他離去,真看他踏了出去,又教她心底落空。時尚書屋
人喔!她搖搖頭。時尚書屋
「師姊!」沈寒天忽地回頭,推開門。時尚書屋
綠袖身子牽着頭,挪移出去。「做什麼?」眼睛骨碌碌地迎上沈寒天。時尚書屋
「沒啥!叫你別亂動,免得拉傷到筋骨。」
綠袖縮回身子,斜看他一眼。「知道,我又不是小孩。」
眼角藏抹笑,她揮揮手。「知道我腳疼,你還不快去拿藥,我要疼死了,你就沒師姊了。」
「好怕喔!我最怕沒師姊了」沈寒天拍拍胸口。「我這就去拿了,別嚇我哪!」嘴角不住地往上牽。時尚書屋
綠袖咕噥:「怕還不快去!」聽到門關上的聲音,她吁了口氣。「腳不方便,還挺累人的!」上半身坐正,她捶捶腿,方纔讓沈寒天背了好久,腳都發麻了!
忽地眉一鎖,她身向前傾,捧住胸口。時尚書屋
心頭又沒來由地緊縮,最近心痛的次數,是越來越頻繁了!
她吸氣、吐氣,藉著呼吸的調整,舒緩疼痛的感覺。時尚書屋
「叩!叩!」她才好一些,便聽到有人敲門。時尚書屋
綠袖應門。「哪位?請進?」寒天不會敲門進來的,那是……「是我!」任蝶衣推開門,「綠姑娘。」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