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26 頁


:「我是說,如果我想做的不只是師弟?」沈寒天心頭猛然狂擊,等着綠袖的響應。綠袖凝視他,忽地露齒輕笑。「不做師弟」將懷裡的枕頭推扔出去。「造反哪!不做師弟,難不成你想篡位做師兄啊?」沈寒天壓緊接到的枕頭。「
作者:元玥 / 頁數:(26 / 0)

「我沒說她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寒天旋迴綠袖身邊。「來,我幫你抬腳。」
他坐到綠袖身邊,助她拉抬雙腳。時尚書屋
「不過任姑娘有些難以親近就是了。」
「難以親近?」沈寒天推揉綠袖的腳踝,她腳下隱隱發痛,眉頭皺縮。「我看她倒是願意和你親近!」
「你吃醋了!」沈寒天抬頭衝著綠袖笑。時尚書屋
綠袖臉上飛來抹紅,扭頭拿起身邊的枕頭,做勢要丟。「沈寒天,你有病啊!」
瞧他高興成那樣!
不過,也怪她自己不小心泄出心事,不能再這樣了,得抽身才是。時尚書屋
綠袖放下枕頭,揣在懷裡抱著。「我是師姊,哪裡會吃師弟的醋!」
師弟?!俊臉沉下。「那……如果我不是師弟呢?」
一向溫雅的目光,竄燒出熱切的火焰,見綠袖水靈的眸,有閃躲游移的意思,他追問:「我是說,如果我想做的不只是師弟?」
沈寒天心頭猛然狂擊,等着綠袖的響應。時尚書屋
綠袖凝視他,忽地露齒輕笑。「不做師弟」將懷裡的枕頭推扔出去。時尚書屋
「造反哪!不做師弟,難不成你想篡位做師兄啊?」
沈寒天壓緊接到的枕頭。「你知道……」
綠袖薄嗔:「什麼你啊你,叫師姊!」硬是不讓他越界。時尚書屋
她點點腳踝。「我啥都不知道,就知道腳疼的厲害,你還不快拿藥推散瘀血,我這腳怕是瘸了!」
沈寒天勉強勾起笑。「別惱,我推就是了!」拿出懷中的藥,握住她的腳踝,輕輕地推揉,冰涼的膏藥在他的推拿下,逐漸溫出股熱度,綿柔黏膩地透過肌膚,和着藥的香氣滲人肌裡。「你……師姊若是瘸了,那我這輩子給你當枴杖用,由你拄着,上山下海。」
他的話窩人心頭,教她暖熱,也讓她難受,他這樣教她如何離棄哪!
她眨眼,不讓水氣在眼底成形。「別咒我,我可不想跛呢!還有,說什麼給我當枴杖用的。你自小愛哭愛跟路……」
「師姊!」沈寒天停下手頭事。「我沒有愛哭愛跟路的。」
單手把枕頭拋回給綠袖,以示抗議。時尚書屋
「怎麼沒!」綠袖一手插腰,黑眸直瞅着他。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那……是很小的時候。」
沈寒天腦中出現的是讓她牽着走的畫面,悔不該從小賴着她,把柄全揪在她手中。時尚書屋
「好你個沉大俠,小時候做的事,長大就不認了!」綠袖撇過頭,嘴角上揚,偷留一抹笑。「反正,我現在記得的,都是你當時拖着兩條鼻涕的樣兒。嗯!」
她兩手環胸,打了個冷顫。「想來還黏黏的……總之我是不讓你跟的。」
沈寒天瞇起眼。「真的不讓跟?」
「不讓……」
綠袖腳底忽然竄上一陣癢,她身體扭動。「哈哈哈……住……住手……」
沈寒天竟然握住她的腳踝,在她腳板搔癢。時尚書屋
沈寒天抬頭仰嘴。「讓不讓跟?」笑裡有三分邪氣、七分稚氣。時尚書屋
「哈哈……讓……讓了……」
綠袖笑得都快溢出淚了!
沈寒天這才放下手。「不信你不讓!」
綠袖眼巴巴地看他。「讓你跟就讓你跟嘛,做什麼給人搔癢,明明知道我腳痛還這樣,這只腳若真的廢了,我看你怎生照顧?」知道沈寒天只是貪玩,下手有他的分寸,綠袖嘴上還是忍不住叨念。時尚書屋
沈寒天斂起玩笑,認真地注視綠袖。「若你腿廢了,我就攙着你,扶着你,推着你,抱著你,背着你,馱着你,一生一世!」
「傻寒天!」他非得說這些讓她留戀的話嗎?時尚書屋
綠袖丟出個笑。「就算我讓你跟,讓你照顧,又能多久呢?」
最大的原因,是因為她可能不久人世了。時尚書屋
所以她才死命地想把兩人的情分,拉回過往。時尚書屋
她不會告訴師弟這件事,她會讓他以為
「你只是師弟,沒有師弟要陪師姊一輩子的道理!」
沈寒天正色。「是不是師弟無所謂,有沒有道理沒關係,重要的是……」
「叩!叩!叩!」聽到敲門聲,綠袖鬆了口氣。時尚書屋
她害怕寒天在衝動下,說了什麼難以回頭的話,就像……昨夜!
「叩!叩!」來人又敲了兩下門,綠袖這才想到要應門。「喔,請進!」不管是誰都好,有人進來就好!
「綠姑娘。」
聽到這人的聲音,綠袖不自覺地露笑,一道高大的身影逐漸接近床邊。「沉少俠也在這裡?!」戰雲飛的表情有些錯愕,他早就料到沉寒夭會再來綠袖房間,只沒想到綠袖床鋪會這般凌亂。時尚書屋
棉被縐擠,枕頭亂拋,綠袖還光着腳跨在沈寒天腿上,綠袖略一吐舌,腳往棉被縮去。「寒天在幫我療傷!」
沈寒天拉出她的腳。「別亂動,我還沒推揉好!」轉過頭,大刺刺地握住綠袖腳踝,按摩推拿着。時尚書屋
「綠姑娘現在不方便,我改個時間再過來好了。」
戰雲飛朝綠袖微笑。時尚書屋
「戰公子」綠袖連忙出聲叫住他。「沒什麼不方便的,既然來了就坐一會兒。」
戰雲飛若在此刻走人,她可沒法單獨和師弟相對。時尚書屋
她露出燦亮的笑容。「這腿傷不急着一時片刻的。」
她抬手從沈寒天手上滑出受傷的腳,跨步欲下床。「你等會兒,我倒杯茶給你。」
「師姊!」看她這樣,沈寒天一急。時尚書屋
「綠姑娘!」戰雲飛靠前做勢,防她從床上跌下。時尚書屋
沈寒天更是趨身到她旁邊,攬住她,「你這樣怎麼下床?」
「也是」綠袖看著光溜的兩腳。「那你先倒杯茶給戰公子好了。」
「我?!」沈寒天兩眼瞪的老大,手指不敢置信地比着自己。時尚書屋
他盯着綠袖,綠袖的表情清楚地寫着
不是你難道是我嗎?!「我……我去!」沈寒天恨恨地擠出笑容。時尚書屋
斜眼睇掃戰雲飛,拂過身來到桌邊,啪的一聲,重重地把茶杯叩在桌上。時尚書屋
他和戰雲飛一定是犯沖,這人什麼時候不來,偏這時來。時尚書屋
他舉起茶壺,壺口注出一道強勁的水流,嘩啦啦地衝下。時尚書屋
他是欠戰雲飛什麼?還得替他倒茶。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