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27 頁


能惹怒他。果然,沈寒天鐵青着臉。「師姊!我不是孩子!」「好,你不是孩子」綠袖撐起身子,沈寒天箭步衝到她旁邊攙扶她,綠袖一手勾上他的頭。「不說你是孩子了。」她摸頭的樣子。擺明把他當孩子。她的心蠢動得厲害,怕讓
作者:元玥 / 頁數:(27 / 0)

沈寒天把茶杯遞出去。「拿去!」不對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才是戰雲飛的救命恩人哪!
他怎麼會這麼倒霉,救了情敵
情敵?!杯子從沈寒天手裡滑下去。時尚書屋
「啊!」綠袖叫道,不明白沈寒天怎麼會一時失神。時尚書屋
好在戰雲飛反應快捷,及時救下杯子。「沒事!」只灑出了幾滴,濺到身上。時尚書屋
「寒天,你是怎麼了?」綠袖探手拉住沈寒天的衣袖。時尚書屋
「沒,手滑。」
沈寒天看著綠袖,眼神中有些古怪。時尚書屋
綠袖避開沈寒天的視線。「失禮了,戰公子。」
寒天的眼神,讓她好慌,再不能讓他這樣看下去了。「寒天沒惡意,只是孩子性,做起事來毛毛躁躁的。」
她知道沈寒天極是要臉,這麼說準能惹怒他。時尚書屋
果然,沈寒天鐵青着臉。「師姊!我不是孩子!」
「好,你不是孩子」綠袖撐起身子,沈寒天箭步衝到她旁邊攙扶她,綠袖一手勾上他的頭。「不說你是孩子了。」
她摸頭的樣子。擺明把他當孩子。時尚書屋
她的心蠢動得厲害,怕讓寒天看出她在做戲,她現在想騙的,不只是寒天,也是自己,老天得保佑她的手指,可別再顫抖。時尚書屋
她戲演得好,嘴角的淺笑,依舊燦美。「寒天,攙我過去,我想吃點東西了。」
「嗯」明是氣她當自己小孩,卻無法對她動怒。「你坐好,我幫你穿鞋。」
沈寒天安下她,蹲低身子為她套上鞋子。時尚書屋
戰雲飛看著這幕,心思轉動,沈寒天的動作溫柔,綠袖的神態安適,可見他們的感情……那綠袖為什麼要惹怒沈寒天呢?時尚書屋
綠袖抬頭瞅着戰雲飛,看他的神色,也是瞧出些端倪了吧!
戰雲飛果然是聰明人,綠袖雙手合十,朝他做着拜託的樣子,戰雲飛視線跟着她的眼神,游移到沈寒天的身上,綠袖輕點好幾下頭。時尚書屋
「師姊,好了!」沈寒天仰頭看著綠袖。時尚書屋
綠袖馬上彎下雙手,圓成拳頭抱在懷前,她笑笑。「寒天,我剛看了一下,從這到桌上還有些路呢,我想你背我好了。」
沈寒天彎腰,背起綠袖。「你坐好!」
「嗯。」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綠袖趁這時,對著戰雲飛吐出無聲的謝謝,戰雲飛以笑容響應。時尚書屋
見沈寒天走到桌邊,戰雲飛立時挪出張椅子。「綠姑娘,小心坐下。」
一手搭扶她,助她穩住身子。時尚書屋
等沈寒天站好,綠袖對戰雲飛報以燦亮笑臉。「戰公子一併坐下來用膳吧!」
綠袖替他拉開椅子。時尚書屋
戰雲飛也不客氣地坐下。「那就打擾了。」
沈寒天站着,等着綠袖的反應,綠袖轉頭朝他一笑。「寒天,你不會也等着師姊招呼你吧?」拉開另一邊的椅子。「還說不是孩子,連這也計較。」
她嘴上咕咕噥噥地嘟囔着。時尚書屋
沈寒天憤憤道:「師姊!」他要怎麼說,才能讓她明白,他不是使孩子氣,他是……他是……他是嫉妒!
綠袖沒特別搭理他,逕自擺起桌上碗筷。「這些都是寒天為我準備的,他真是個好師弟。」
嘴上是稱讚他,其實是不斷提醒他只是師弟。時尚書屋
一副碗筷給了戰雲飛,另一副擺在自己跟前。「啊
只有兩副呢!」她對寒天展顏。「寒天你再去拿一副,我和戰公子等你一起吃。」
「我……」
沈寒天氣結。時尚書屋
「怎麼了?」綠袖拿他當孩子,又摸摸他的頭,沈寒天當場揮手擋開,綠袖薄怒。「你……」
吸了口氣,像是壓抑怒氣。「你到底是怎麼了?不過就是讓你拿副碗筷,幹麼臉色這麼難看!」
他賭氣,「為什麼要多拿一副,我本來就只準備給兩人吃。」
冷眼瞪向戰雲飛。時尚書屋
「綠姑娘」戰雲飛很懂得何謂火上加油,他馬上站起來。「不過就頓飯,怎好傷了兩位的和氣,我改天再來叨擾。」
綠袖拉住他。「沒這道理,這飯兩人吃、三人吃本來就沒什麼差的。」
「師姊」沈寒天霍地起身,「這頓飯只能兩人吃!」
戰雲飛是情敵,有他無我,這是場決鬥。時尚書屋
綠袖仰頭。視線兜轉在兩人中。「好!那你們兩人吃吧!」
背轉過,腳又扭到,她眉頭頓縮。時尚書屋
「沒事吧?」戰雲飛和沈寒天立刻蹲身探看她的腳傷,兩人動作几乎一致。時尚書屋
「沒事!」可綠袖只對其中一人露笑,那人是戰雲飛。而不是沈寒天。時尚書屋
沈寒天刷地起身。「沒事就好!」他臉色奇差,凍雪結霜。「我知道了,該吃這頓的是你們兩人。」
拂袖轉身,甩開大門,門搖搖晃晃,來迴蕩了兩圈。時尚書屋
「寒天……」
綠袖的聲音,飄飄地在門邊迴旋。時尚書屋
戰雲飛拍拍她的肩膀,轉身把門關上,落上綠袖微弱的嘆息。時尚書屋
第8章
  『 』 戰雲飛轉頭,和綠袖目光相接,綠袖擠出個笑。「戰公子想吃些什麼?看你的樣子,也還沒吃過。」
戰雲飛看上去只比沈寒天好些,想來他奔走一夜,也夠焦心的。時尚書屋
他走回桌邊,「綠姑娘隨便弄,我隨便吃。」
綠袖夾了點菜,放人他的碗中,本來想說些什麼卻還是靜默下來。時尚書屋
她舉着筷子,盯了桌上半晌,目光不自覺地瞟到門口。時尚書屋
戰雲飛沒動筷子,望着她,「沒胃口?!」
綠袖點頭,不過卻舀上碗湯。「是有些吃不下,可不吃也是不行的。」
殘留的熱氣蒸熏到她臉上,美目潤出濕涼的水氣。時尚書屋
她兩手捧湯,湯只沾唇,便放下碗。「戰公子,有件事我想同你說。」
「我還在想,你何時要告訴我?」戰雲飛為綠袖斟上一小杯酒。時尚書屋
「謝謝。」
綠袖接過來,一口仰盡,脫口。「我可能快死了,最多再拖上半年、一年吧」她長長地吐了口氣,嘴角微漾。「說出來好多了!」兩道涼濕從臉頰淌下。時尚書屋
「這……是怎麼回事?」
綠袖以手拭去眼淚。「也沒什麼」吸吸氣,讓自己恢復平穩。「我……」
她雙手握緊,指頭壓得泛白。「我的心臟自娘胎出來便有病,這一年才開始發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