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29 頁


兒還得好好認識才是!」黃蕓兒這次先吃口菜,才說話。「盟主已經知道我是黃旗旗主,我沒話好說,可要吃我的了。」露出嬌甜的笑容。「在下白旗旗主,白雲夫。」白雲夫介紹自己時,不忘搖扇。「聽說白旗主出身豪門,果然貴
作者:元玥 / 頁數:(29 / 0)

戰雲飛回敬。「盟主過謙,世人謬譽,『戰家堡』愧不敢當。盟主武林泰斗,敝堡幾位,不過是初出茅廬,承盟主抬愛,該是我們向您敬酒。」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是哪。是哪
-」黃蕓兒迭聲應答。「該是我們小輩向您敬酒,不過酒要敬,菜也要吃吧,蕓兒肚子好餓呢!」她嘟囔,引來其它人輕笑。時尚書屋
藍采風附在藍玉風的耳邊輕語。「總算有人說句人話了!」她方纔就想動筷,可恭維之詞不斷飛來飛去,無人舉箸,她看看坐在一旁的沈寒天,不想在他面前丟臉,只好忍下。時尚書屋
不過,在場的皆是武林高手,她的輕聲還是惹來帶笑的目光,她連忙掩嘴,這才知道說錯話,羞紅滿面。時尚書屋
任天為她圓場。「這都怪老夫!顧着說話,倒忘了吃飯才是正事。這滿桌坐的都是俊秀之輩,一時之選,等會兒還得好好認識才是!」
黃蕓兒這次先吃口菜,才說話。「盟主已經知道我是黃旗旗主,我沒話好說,可要吃我的了。」
露出嬌甜的笑容。時尚書屋
「在下白旗旗主,白雲夫。」
白雲夫介紹自己時,不忘搖扇。時尚書屋
「聽說白旗主出身豪門,果然貴氣逼人!」任天倒是清楚所有人來歷。時尚書屋
白雲夫以扇作揖。「不過是舊時王謝,怎敢言貴!」溫雅,可沒特別表情。時尚書屋
藍采風打量他,相貌俊雅,可還是沒沈寒天好看。她偷瞟着沈寒天,不明白他的目光為何緊鎖着他師姊,她初次見到任蝶衣時,還以為她是沈寒天的未婚妻呢,害她傷心好久,想來這樣美艷的情敵,她是必敗無疑了。時尚書屋
可奇怪了,任蝶衣冷冷地坐在任天旁邊,轉不開眼的只有她大哥。時尚書屋
而那個不特別漂亮的綠袖,卻是眾星拱月。坐在她兩邊的兩人,沈寒天和戰雲飛不斷夾菜給她,這是怎麼回事?她越看越是一頭霧水。時尚書屋
最討厭的是,沈寒天明明坐在她旁邊,卻像是沒看到她似的,她第1次見他,可不是這樣呢!
「我只會番語,不懂人話,各位當沒我這人就是!」一句詭異的介紹,拉回藍采風的注意力,說話的人是黑旗旗主黑莫明,他說起話陰森森的,藍采風眉頭皺閉,搞不清這種人怎麼當旗主。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青萼華忽地朝藍采風一笑,害她心頭猛跳。時尚書屋
這頓飯下來,總算有人注意到她了!這人好俊。藍采風悄悄地用眼角瞄他。時尚書屋
看她這樣,青萼華的笑意轉濃,他才不是對藍采風示好,他只是不喜歡她四處打量的目光,更討厭她睇眼斜看黑莫明的樣兒,這才打算捉弄她,他甩開一束長髮。「在下青旗旗主青萼華!」
任天一時看傻眼,須臾發現失態,才拱手敬酒。「人說青旗旗主,明眸皓齒,人品俊逸,果真不凡。」
傳言他是戰雲飛的軍師,任天嘴角一揚,有意試探他的反應。「只是旗主雌雄莫辨,是男是女,已成了江湖最大的秘密。」
天啊!藍采風眼睛突地睜大,她連人家是男是女都搞不清,就……燒紅的臉整個壓低,再是困窘不過。時尚書屋
瞥見藍采風窘態,青萼華笑得開懷,感謝老天給了他這張臉,不須開口,就能讓人窘迫,他才不在乎任天話裡的刺探。拈起只酒杯,他向任天敬酒。「盟主,江湖上沒有永遠的秘密。」
「這倒是!」戰雲飛停下筷子,與青萼華交換笑容。「萼華最大的本事,便是打探秘密,這次放火匪人的底,也叫萼華給掀出來了。萼華,向盟主報告。」
戰雲飛漫不經心地將目光,移到任天臉上。時尚書屋
「是!」育萼華嫣然巧笑。「石九,十九歲出道江湖,性情古怪,武功詭橘,嗜錢如命。二十五歲匿跡,三十歲重現。獨來獨住,受僱買命、下毒、蒐集情報,每做一次買賣,便消失一陣子,近十年先後受僱『九華密教』、『五陰門』、」
點蒼派『、』川西老鬼『、』崑崙派『、』江南海幫『、』奕宮『……「任天大笑,連敬三杯酒。「欽佩!欽佩!」恍籌交錯,他是心思轉動。青萼華詳細地報了一串,實際上還少了兩個僱主,其中一個便是他任天。好個青萼華故弄虛玄,是想反過來試探他嗎?時尚書屋
他夾了口菜,不管「戰家堡」有沒有查出他來,這筆帳怎麼也算不到他頭上。時尚書屋
石九做事陰辣,為了燒死戰雲飛,連他女兒也不惜一併燒死。這舉動雖然可恨,卻使得他和這場火災一點關係也沒有。時尚書屋
戰雲飛啊!戰雲飛啊!你究竟還知道多少東西?時尚書屋
「莫怪『戰家堡』能迅速在武林崛起,果真是臥虎藏龍,教老夫開了眼界!」
任天不動聲色,只一徑稱讚。「戰堡主英雄年少,可一定要來參加這次武林大會。」
他撫着鬍鬚而笑。「有你們這些後輩,老夫也可卸下重任,好好享幾年清福。」
戰雲飛忽爾起身。「盟主盛情邀約,戰某原無推辭之理。只是不巧,戰某有要事纏身,實不能赴約。」
他的手搭上綠袖的肩。時尚書屋
「這位綠姑娘受了傷,戰某要親自照料。」
他笑起,少見的溫柔。「盟主原諒,綠姑娘對戰某意義重大!」
「啊?!」綠袖頭仰上他的臉,怔忡半晌,說不出話。時尚書屋
一塊夾好的肉片,由沈寒天手中滑落,他錯愕地盯着戰雲飛。時尚書屋
驚訝的不只是來作客的幾人,連五旗旗主也是瞠目結舌,面面相覷。青萼華撩過長髮,以手指把弄着,隨即閃出抹莫測的笑容。時尚書屋
戰雲飛帶開眾人的眼光。「戰某雖不能參與盛會,可在座的皆是俊秀後輩,必不讓盟主失望。」
他指着沈寒天。「像這位『王面神劍小神醫』沈寒天,沉少俠。時尚書屋
他和綠姑娘並稱,上次便是他們搭救任姑娘的!」
「這件事老夫早聽過了,未能答謝,一直掛懷,今天總算有機緣,得以表達。」
任天一面敬兩人酒,一面端詳綠袖。沈寒天的出色,他是早有所聞,可他這師姊到底有何特別處,讓戰雲飛這般看重。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