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第 3 頁


的耳朵霎時尖了起來。聽了一下子,綠袖才弄明白狀況,原來是先前扶着她來的丫頭,遇上其它丫頭,正在門外聊天呢!幾個姑娘,嘴上儘是嘀咕着沈寒天的事蹟,說來說去都是繞着藍采風對沈寒天的愛慕之情,講了幾句便嗤笑起來。「看小姐平
作者:元玥 / 頁數:(3 / 40)

承繼着方纔驚嘆的熱度,飯桌上氣氛未曾冷卻。香氣蒸騰的美食一盤盤的送上,藍采風善盡主人之責,一道道的為沈寒天夾菜。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綠袖雖無美人服務,倒是一口口吃得開心。酒過三巡,綠袖略一欠身,只說是身體不適,酒量不佳,讓個丫頭陪她到客房休息。時尚書屋
逮到機會的丫頭,原想拉著綠袖探問沈寒天的事情,可綠袖醉眼朦隴,左搖右晃,連路都走得不甚穩當,根本無法回答這丫頭的問話,這丫頭隻得死心,攙着綠袖進房休息。時尚書屋
等綠袖躺在床上,丫頭才推門離開。時尚書屋
丫頭一離開後,綠袖反倒偷偷地睜開了眼,吐了一口氣兒。「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了。哎!師弟太俊俏有時也是麻煩的。」
她翻了個身子,把棉被拉上,打算好好睡上一覺,忽地聽到有人唸著師弟的名字,她的耳朵霎時尖了起來。時尚書屋
聽了一下子,綠袖才弄明白狀況,原來是先前扶着她來的丫頭,遇上其它丫頭,正在門外聊天呢!幾個姑娘,嘴上儘是嘀咕着沈寒天的事蹟,說來說去都是繞着藍采風對沈寒天的愛慕之情,講了幾句便嗤笑起來。「看小姐平時凶得像母老虎似的,碰上沉少俠還不是溫馴得像隻小貓一樣。」
綠袖咕噥着:「看來不把她們趕走,我是很難睡上
覺了。」
她站起身來,溜溜地轉着水靈的黑瞳,輕輕地笑了起來。時尚書屋
「嗯!」她推開門口,清了下喉嚨,吸引幾個丫頭的目光。時尚書屋
「綠袖姑娘,您還沒睡啊?!該不是我們吵了您吧?」說話的是剛纔攙着她來的丫頭,名叫藍翎,也是個年輕貌美的姑娘。時尚書屋
「當然不是嘍!」她要真這麼明目張膽地趕走這群丫頭,也就太不給她們面子了。「方纔喝了幾口茶,醒了些酒,人也不倦了。睡不着,便想出來透口氣。」
她親切地招呼着。「不如,你們幾個進來坐坐,陪我聊個天,這樣可好?」綠袖倒真像是個主人似的,親切地輓起藍翎,一個勁地將她拉到房間內。「坐嘛!別客氣。」
原本有些遲疑的丫頭,看著藍翎走到房內,也跟着走進去了。時尚書屋
綠袖自顧自地為她們幾個倒茶,隨口說道:「我和寒天貿然來訪,給你們添了麻煩,還真是過意不去呢!」
一聽到綠袖提及沈寒天,丫頭們便趕忙拉起椅子坐了下來。時尚書屋
藍翎甜甜地笑着:「綠袖姑娘太客氣了!沈少俠英雄年少,是我們山莊的貴客呢!」
綠袖喝了口茶,噙着笑。「你們對寒天實在太好了,寒天的未婚妻若知道那麼多人照顧他,一定很開心的。」
綠袖說話向來都是舒緩慵懶,原是讓人聽起來有種說不出的舒服,可此刻「未婚妻」這三個字,聽進少女們的耳朵,卻是一陣刺疼。「咳!咳!」甚至有人當場就嗆出茶來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沈少俠有未婚妻了啊?」一個丫頭問道。時尚書屋
綠袖再喝一口茶,「怎麼沒有,他師父替他作主的。」
只是這種兒戲般的婚姻,寒天不知道,她也打算賴賬,算不得數就是了
綠袖在心裡悄悄加了這句。時尚書屋
藍翎小小聲地問着:「那他未婚妻長得怎麼樣?」
「你說呢?」綠袖反問。時尚書屋
藍翎嘆了口氣。「一定很美。」
綠袖笑笑,算是回答,她從頭到尾安安分分,可沒稱讚自己半句,別人要這麼以為,那她也沒辦法啊!
「他們兩人的感情……」
還有丫頭不死心地追問。時尚書屋
綠袖斬釘截鐵地回答:「好得很!」她自然沒跟她們說,兩人感情雖好,可只是手足之情。時尚書屋
藍翎站了起來。「綠袖姑娘,我突然想到,我還有事情沒辦好呢!」沈寒天都有了個感情很好的美妻了,再留在這裡,也沒什麼意思了。時尚書屋
其它的丫頭也站了起來,「是啊、是啊,我們還有事沒做好呢!」
綠袖跟着起身。「呀!你們趕快去忙吧,別讓我耽誤了你們的時間。」
「不打擾了!」幾個丫頭哭喪着一張小臉,匆匆地離開。不一會兒,就消失在綠袖的視線裡。時尚書屋
等她們走了,綠袖才吐了一口氣。「總算落個清靜了。」
※開着窗戶,想著剛剛走掉的姑娘,綠袖心中有些些的過意不去。時尚書屋
打破少女美夢,可是造孽呢!不過以師弟挑剔的目光來看,這些姑娘遲早也得面臨夢碎的一天。時尚書屋
這些年來,沈寒天常離開山裡去江湖闖蕩,每次回來,功夫和閲歷便長進不少。他總是興奮地拉著綠袖,說著外面的事情,當然也包括那些心儀他的姑娘們。時尚書屋
沈寒天的眼光,她是再清楚不過了。時尚書屋
她還想趁着這次,陪寒天出來參加武林大會的機會,替他找個真正的未婚妻,儘儘為人師姊的責任。時尚書屋
「師姊、師姊……」
沈寒天已經叫了綠袖兩聲,她都沒有響應,他只得附在她的耳釁喊她。「師姊」音量大得足以叫醒死人。時尚書屋
綠袖摀住耳朵,跳了起來。「你當我死人哪?!」一掌打向沈寒天的手臂。時尚書屋
啪的一聲,沈寒天沒有躲開,皺起眉頭。「喲
你打人哪!」
「唉,我可叫了你好幾聲呢。」
他滿腹委屈似地看著她。「要不是你自個兒年紀大,耳朵背了,我哪需要犧牲我少俠的形象,這樣叫你?!」
綠袖睨着他。「少俠?」皮笑肉不笑地道。「哎呀,我好害怕呢!我方纔得罪的,可是大名鼎鼎的『玉面神劍小神醫』沈寒天,沉少俠?」
沈寒天一本正經,作揖抱拳。「不敢!不敢!承蒙江湖朋友不棄,給了小的這麼個稱號。」
「沈寒天,我懶得理你。」
綠袖搖頭,坐回自己位置喝茶。時尚書屋
沈寒天也跟着坐了下來。「哎呀!這麼多茶杯,看來我可惜過一場熱閙了。」
綠袖笑笑。「你嫌在大廳裡還熱閙不夠啊?」
他喝了一口茶,沉吟着:「正所謂『最難消受美人恩』。」
「你啊!也算是自作自受少種因得果。」
綠袖不大同情沈寒天。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