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30 頁


資質極好,有心拉攏培植。沈寒天杯中酒急急喝完。「傳言過譽,盟主不必當真。」他悄悄拉了綠袖袖子,想進一步問她,戰雲飛是不是曾對她做過表示。「沉少俠實在太客氣了!」嬌軟出聲的是藍采風,她來了好久,巴着見沈寒天,誰知
作者:元玥 / 頁數:(30 / 0)

面對他的目光,綠袖只能淺笑,從開頭,她便埋首低吃,不言不語,便是不想惹人注目,可戰雲飛的一席話,叫所有的人都直勾勾地瞧她,瞧得她萬般不自在,她只好舉杯響應:「綠袖武功低微,不敢居功,搭救令嬡這件事,實在都是寒天出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讓眾人將焦點轉到寒天身上。時尚書屋
沈寒天也知道綠袖心思,只得開口和任天虛應。「盟主不須掛心,見義勇為本我輩中人應盡責任。」
在往常,他會好生應對,可此刻,他實無心多言,一意懸掛方纔戰雲飛的那句話,就怕師姊對他動心。時尚書屋
任天看著沈寒天,目光多透讚許。「聽說沉少俠大破『無忌門』,所向披靡,鋭不可擋,身手膽識端是非凡。」
他見沈寒天資質極好,有心拉攏培植。時尚書屋
沈寒天杯中酒急急喝完。「傳言過譽,盟主不必當真。」
他悄悄拉了綠袖袖子,想進一步問她,戰雲飛是不是曾對她做過表示。時尚書屋
「沉少俠實在太客氣了!」嬌軟出聲的是藍采風,她來了好久,巴着見沈寒天,誰知這兩天,他躲她似避瘟疫,好不容易才坐在他旁邊,怎麼能不把握機會吸引他的眼光。「我曾親見少俠武功,莫說只是踏平一個『無忌門』,就是兩個,三個也不成問題!」
綠袖抿嘴竊笑,敢情這藍姑娘是讓戀慕給沖昏頭,才有這不長腦的說法,據她所知,能隻身踏平兩、三個「無忌門」,大概只有神,人是做不到的。時尚書屋
這馬屁拍到馬腿上,弄得沈寒天也不知如何應對。時尚書屋
藍玉風只好佯咳兩聲,制止藍采風出醜。時尚書屋
眾人皆是極力抑止笑意,只有一人是冷冷開口:「藍姑娘見過沈少俠武功。」
說話的是少言少語的任蝶衣。時尚書屋
「是啊!」藍采風得意地嬌笑。「沈少俠曾在『藍月山莊』作客。對了,沉少俠,不知道你未婚妻現在如何?」這話雖問得唐突,可藍采風心頭另有打算。時尚書屋
沈寒天有沒有未婚妻,這件事她始終弄不明白。若他有,她這番發問,顯得和他交情不同。若他沒有,那她往後還怕沒機會成為沈夫人。時尚書屋
「未婚妻?!」莫說眾人大驚,連沈寒天都是一愣。「喔
-」他突然想起綠袖在「藍月山莊」撒的謊。時尚書屋
「未婚妻!」他忽展笑顏,親昵地攬上綠袖的肩膀。「這事問我師姊最清楚。」
無視旁人眼光,附上綠袖的耳。「師姊,你可是允過要為我圓謊的,若你沒有說辭,我可要……」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他把她擁得更近。時尚書屋
想來個順水推舟,藉機指她為未婚妻。時尚書屋
察覺他的念頭,綠袖低咒,「寒天!」倏地轉頭,燙紅的嫩頰險些貼上他狡黠的俊臉,睇見他含笑的樣,綠袖發狠擰他一把。時尚書屋
「師姊
-」俊臉差點扭曲,可他還是擠出笑,覆上她的手。「你和他們說吧!」凝視她的目光,熱切多情,希望她明白他的心意。時尚書屋
撇開他的視線,綠袖滑開手,鄭重當眾宣佈:「她死了!」每字清晰有力。時尚書屋
滿堂嘩然,瞧他們眉來眼去的,綠袖這話分明是假。「怎麼會,綠姑娘你那天明明和我家丫環說,沈少俠的未婚妻,如果知道我們待他好,一定很開心,怎地又說她死了?」藍采風很是看不慣她和沈寒天親密的舉動。時尚書屋
「地下有知,難道就不是知道?」秀眉蹙攏。「寒天未婚妻福薄,沒能與他共結連理。」
這話不假,她心頭悶縮。「藍姑娘,我酒量不好,喝了幾杯,頭都暈了,你還有什麼問題,儘管問寒天吧」她起身一斂。時尚書屋
「我先退下了!」
沈寒天和戰雲飛刷地站起。「我送你!」兩人從左右出手,環圈住她。時尚書屋
綠袖來回看著兩人。「你們倆一是主人、一為貴客都不方便離席,我讓小翠送我回去就是了!」
那名叫小翠的姑娘,趕快擠了進來。「姑娘叫我啊?」
「嗯。」
綠袖攙上她的手,一拐一拐地離去,沈寒天這才轉過來,仰頭飲光杯裡的酒,藍采風見綠袖走了,主動為沈寒天添滿,小心地問:「這沉少俠的未婚妻……」
沈寒天無心搭理,只是喝酒。「人都死了,還有什麼好問!」
藍玉風見狀,比了個手勢,和滿臉委屈的藍采風換了位置,靠上沈寒天。時尚書屋
「寒天,怎麼了,心情這麼不好?」
沈寒天自言自語,斟上杯酒。「你明知什麼謊都可以扯,為什麼要這樣說,難道你真不明白我……」
他聲音極低,可任蝶衣的目光還是射過來。時尚書屋
沈寒天杯杯灌,坐在他旁邊的藍玉風,只好杯杯勸,不過寒天仍是不停喝着悶酒,直到快吐在藍玉風身上,才由藍玉風扶着離開。時尚書屋
「早叫你少喝些嘛」走到花園裡,藍玉風還是忍不住念他。「我記得你以前酒量不差的,怎麼才一盅就醉成這樣!」
「因為我是裝的。」
沈寒天放下搭在藍玉風肩上的手,翻眼瞧他。時尚書屋
「唉!你這不是整我……」
藍玉風出拳佯擊。時尚書屋
沈寒天撂開他的拳。「玉風,是哥兒們幫我個忙,跟你妹說,我有喜歡的人,請她死心吧,我不想傷她,也不願耽誤她。」
「你有喜歡的人了?」藍玉風瞪大眼。「從沒聽你說過。」
只聽過人喜歡他的,沒聽過他喜歡人的。時尚書屋
沈寒天恍惚地笑起。「我也是最近才明白的。」
「最近……那是……」
藍玉風瞅着他,突然脫口。「任蝶衣姑娘!」
「不是」沈寒天斜瞥他一眼,看他兩眼失神。順着他直勾勾的目光探去,假山處轉出一道倩影。「任姑娘?!」她不知何時來的。時尚書屋
銀月淡灑,任蝶衣仍是冷艷不可直視。「藍少俠,煩請借步,我有話和沉少俠單獨談談。」
任蝶衣裊裊亭亭走來。時尚書屋
「請!」藍玉風比他妹識趣多,見狀抱拳離去,不再多留。時尚書屋
等他走了,任蝶衣才開口:「你裝醉先行,是想搶在戰雲飛之前,去找你師姊吧?!」她冷眼旁觀,事事可都是心知肚明。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