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33 頁


,他持劍低問:「誰?」來人之速,若迅雷霹靂,還未瞧上面他便瞭然於心。「戰雲飛!」昂然七尺,儀表俊偉,卻不正是戰雲飛。「盟主來訪,怎麼不走正門?我好設宴款待,像這樣怠慢貴客,豈不罪過!」含笑迎視沈寒天。約莫兩個
作者:元玥 / 頁數:(33 / 0)

這是上官無垢觀看他多場比試中,初次見他笑的一場。「啊!」他右肩灼熱,麻痛過後,顛了兩步,劍從手中脫落。這才知道,他方纔那一頓中,已讓沈寒天贏得契機,反敗為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寒天抹過受傷的臉,看了眼沾血的手,孤獨轉身,隱沒在簇擁而上的人群中。一時間,群眾興奮之情,如熱浪高起,一波波讚歎驚呼,跌着起伏。時尚書屋
為迎接最年輕的武林盟主,任天宣佈連續三天晚上設宴狂慶,可才第1天晚上,沈寒天便不見蹤跡,舉座嘩然,人人議論不休。時尚書屋
原來,比試一結束,他便跨上駿馬直奔「戰家堡」。時尚書屋
*是夜,秋風清冷,蕭然無月,滿天繁星點點透寒。時尚書屋
他落馬,潛身于「戰家堡」中,為得是見上綠袖。可真來到綠袖房門口,卻又躊躇不前,此時,耳邊聽得一道風過,他持劍低問:「誰?」
來人之速,若迅雷霹靂,還未瞧上面他便瞭然於心。「戰雲飛!」
昂然七尺,儀表俊偉,卻不正是戰雲飛。「盟主來訪,怎麼不走正門?我好設宴款待,像這樣怠慢貴客,豈不罪過!」含笑迎視沈寒天。時尚書屋
約莫兩個半月不曾見沈寒天,沈寒天的改變,引他刮目,以前他是一派俊美瀟灑,稚氣未脫,現在看他則是略帶滄桑,俊冷沉穩。時尚書屋
戰雲飛的言語雖帶譏誚,卻不見他動怒使氣。「戰堡主不愧是地下盟主,耳目靈通,想來我前腳跨出,你後腳便收到信息了!」
「地下盟主?!」戰雲飛勾出抹笑。「新盟主這樣說,可真折煞我。」
沈寒天表情仍是木然。「戰雲飛,明人面前不說假話。你『戰家堡』崛起快速,勢力龐大,且扼于『任家莊』要口,任天表面讚你後起之輩,暗裡視你如芒刺在背。你素來少與他交往,敵我態度不明,這次又因……師姊……」
僵硬的表情,起了鬆動。時尚書屋
「不與他聯姻,他日後對你恐會不利,你自己要多加防範。」
「你這是關心我嗎?」戰雲飛失笑。「我以為你是討厭我的。」
「我從不關心你,我在意的是……師姊。」
提及綠袖,他的眼神溫柔許多。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你若不測,受累的是她。」
心心唸唸,便是放不下她。時尚書屋
「我還當你出走後,便把她拋到九霄雲外,一心求取富貴功名。」
他還要試探沈寒天,確定值不值得將綠袖託付給他。這可是大事,他得謹慎。時尚書屋
沈寒天冷哼。「富貴功名?!」他最初參與武林大會,只為好玩,這番爭奪盟主之位,無關富貴,不涉功名,只為了師姊。「你和師姊說,我不曾叫師門蒙羞,也未給她丟臉,這頭銜就當是我送給她的賀禮。」
「盟主果然闊氣,這賀禮可是用命傅得,以血掙來的。」
戰雲飛雙手環胸,好整以暇地看他。「可你親口告訴她,不更有意義,為什麼要我傳話,你不是想她,才過來的嗎?」
「你……」
戰雲飛重擊沈寒天要害,他冷然的表情全盤崩解,原想發火,可思及綠袖,他口氣頽軟。「你告訴我,她好嗎?」這已算是低聲下氣。時尚書屋
「若我告訴你,我讓她不好過,你當如何?」
「殺了你!」沈寒天劍己出鞘,冰寒的劍鋒隨着凜冽的目光,直點他的眉心,與他睜睜對視,沈寒天的神情逐漸和緩。「不過,你是師姊選的人,我相信師姊的眼光。我想你不會虧待她,也不會教她難受的。」
「當然!」戰雲飛出劍,格開他的劍鋒。「我怎麼會叫她難受?讓她不好過的人是你,不是我!」
戰雲飛劍順勢收入劍鞘,對綠袖的付出,也一併埋入。時尚書屋
在沈寒天錯愕中,戰雲飛交代了事情的始未,並引領沈寒天到後花園和綠袖見面。綠袖在後花園中,擺了桌酒菜,原只是私下找戰雲飛為沈寒天慶祝,未曾想過沈寒天會回來找她。現下,她一人正憑靠欄杆,杵在那裡發獃。時尚書屋
沈寒天悄悄靠近她,想和她說的話大多了,不知從何說起,見她瑟縮身子,他連忙解下外衣,從背後披在綠袖身上。「寒天!」綠袖突然出聲叫他。時尚書屋
他有些驚訝,沒想到師姊已經發現,正想開口,卻聽師姊低語,「雲飛,對不住,方纔我以為是寒天呢!你的動作和他好象。」
她以為是自己太想寒天了,才有這樣的錯覺。時尚書屋
沈寒天露笑,就要脫口,卻突然改變主意,摀住張大的嘴。眼中閃出抹淘氣的神色,他想親耳聽聽師姊在戰雲飛面前怎生說他。時尚書屋
綠袖悠悠轉身,他也如影隨形跟在後面,綠袖不察有異。「聽說寒天這幾仗都是不要命的打法,打得人心驚。雖說他爭氣露臉,好不容易才奪下這盟主之位,可我只要想到他位居至尊,就不免要為他擔心,江湖詭譎,明爭暗鬥。往後,我不在他身邊,他一個人要應付這麼多事……不容易哪!」她輕嘆。時尚書屋
親耳聽她這般掛懷自己,沈寒天心頭窩得暖熱。時尚書屋
綠袖當然不知,逕自坐了下來。「瞧我叨念,說來說去都是寒天的事。咦!
你怎麼不坐下,是不是不開心,我淨說著寒天?」為他挪開一張椅子。時尚書屋
沈寒天笑道:「不是!當然不是!」
「寒天?!」綠袖猛回頭,只見沈寒天逸出滿臉的笑。時尚書屋
「啊!」綠袖還來不及反應,便讓他不由分說地抱起。時尚書屋
沈寒天盈握綠袖柳腰,旋身飛轉。「師姊!師姊!」她害他唸得苦,一不練功,滿腦都是她的影。好不容易才握在手中,絶不讓她溜走了。時尚書屋
「放我下來!」她頭暈,已分不清南北。時尚書屋
「好!」沈寒天輕放下她,可仍把她攬在懷中。「你臉色好難看。」
這次看到師姊,面容較以往清瘦蒼白。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