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第 5 頁


是氣斷命絶了」綠袖的額上已是香汗涔涔。沈寒天爆出笑聲。「師姊,就你會說這種話」回過頭去,輕輕捏着綠袖的鼻子。「什麼氣斷命絶的。」「多大的人了,流了汗也不曉得要擦。」沉寒無拉起袖子,順着綠袖的臉頰拭去汗珠。
作者:元玥 / 頁數:(5 / 40)

綠袖笑着。「蠢師弟,你是我唯一的師弟,我不對你好,還對誰好。」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一抹笑跟着騰起的身子,輕輕飛揚。時尚書屋
※離開「藍月山莊」之後,他們向西而行。時尚書屋
半年前,沈寒天受邀參賽,為了不讓綠袖沉浸在喪父之痛中,他帶著她離開「彤霞山」,參加武林大會。這是他們第1次同出遠門。沿途走來,秋季賞桂,冬日尋梅,春天踏青,倒也快活。時尚書屋
這日,他們順着山路走,風和日麗,蒼巒疊翠,落人眼中的是滿山的綠。時尚書屋
「師姊,再往前走便是『絶命谷』了。」
沈寒天的腳步,不自覺地加快。時尚書屋
「都叫『絶命谷』了,你還走這麼快,莫不是趕着去送死?等咱們走到時,當真是氣斷命絶了」綠袖的額上已是香汗涔涔。時尚書屋
沈寒天爆出笑聲。「師姊,就你會說這種話」回過頭去,輕輕捏着綠袖的鼻子。「什麼氣斷命絶的。」
「多大的人了,流了汗也不曉得要擦。」
沉寒無拉起袖子,順着綠袖的臉頰拭去汗珠。時尚書屋
春風微微吹着綠袖柔軟的髮絲,有意無心地輕拂着沈寒天,一抹若有似無的香氣,和着綠袖舒服的笑容淡淡地漾開,溫熱醺然。時尚書屋
沈寒天怔了一下,突然揚起嘴角。「老女人就是老女人,體力這麼差。」
「沈寒天!」綠袖舉起手來,作勢打人。時尚書屋
沈寒天握住她的手,一臉好笑。「師姊,別罵人,把力氣省下來趕路吧!」
轉過身去,拉著綠袖往前走。時尚書屋
「這『絶命谷』的名字,乍看雖然險惡,其實別有洞天,我想你一定會喜歡的。」
陽光照在沈寒天的臉上,一片燦爛,他的笑容像個孩子似的。時尚書屋
「怎麼說?」沈寒天的背影,為綠袖遮住部分的光,她望着他的背有些失神。時尚書屋
很久以前,都是她牽着他在山裡亂晃的,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他的個頭漸漸變大,越跑越快,然後就換成他牽着她了。時尚書屋
「我第1次發現那地方時,心頭就想著,一定要帶你來要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向來都是貪玩的,可只要有好玩的,從不曾忘記她的。時尚書屋
「到了!就是這兒!」沈寒天興奮地嚷着。時尚書屋
綠袖挪身貼靠着沈寒天,低頭往下探去。「就這兒?!」
下面的山谷,似乎深不可測,高大的林樹雜亂地長着,光影被遮蓋掩映,樹根盤根錯節,山谷底下發成一片墨黑,陰陰森森滲着鬼氣,春光似乎忘了「絶命谷」,只留給這裡料峭的寒意,冷冷地從谷底騰起。時尚書屋
「怕嗎?」沈寒天握緊綠袖的手。時尚書屋
「不怕」綠袖略仰着頭,迎上沈寒天的視線。「我是信你的,什麼也不怕。」
唇畔那抹笑,說明她對他的信任。時尚書屋
「好!那麼我們就跳下去了!」腳下一蹬,兩人便跳了下去。時尚書屋
紅綠相間的身影,施展着輕功,借力使力,騰躍于樹影之間,樹被沙沙地踏出聲音,風從耳邊呼嘯而過,衣袂飄然翩翩,身形悄然而落。時尚書屋
沈寒天放開綠袖。「我找看看!」谷底低平,他沿著山壁而行,最後停在一個山洞前面
「就是這個洞!」
綠袖探頭。「這個洞?」洞口不大,僅容一人俯身低行,洞的另一頭,隱約傳出光亮以及水聲。可能是因為山洞狹長幽黯,壓得綠袖胸口悶悶的,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那我們進去吧!」
沈寒天拉住她。「我走前面,你要小心跟好喔!」跨步之前,回頭看了她一眼,搖頭笑着。「平時叫你好好練功夫,就是不肯。看!才施展點輕功,就臉紅氣喘的。」
綠袖臉兒潮紅,汗流不止。時尚書屋
她擦着汗,頗不以為然,「你是帶我來看風景的,還是來奚落我的?」
「好,我們看風景。」
沈寒天身子一低,遁入山洞裡。時尚書屋
綠袖緊隨在後,閉鎖幽濕的岩壁,形成股壓力,悶得她胸口几乎透不過氣來,好在這一段路不算太長,水聲起來越大,眼前逐漸光亮。時尚書屋
一出洞口,她吸了口氣,讓眼前的風景給深深吸引住了
-水聲嘩然,白練如飛。洞外奇石林立,谷水自天上而來,從削壁殘岩中一道道、一疊疊、一層層飛傾而下,形成一簾簾的瀑布,水勢盛大猶如萬馬奔騰,濺起白浪如花。時尚書屋
「好美喔!」綠袖吞了口口水,一臉難以置信。時尚書屋
沈寒天盯着她笑。「我就知道你會喜歡。」
牽起她的手,選了塊靠瀑布的大石頭,並肩坐下。時尚書屋
綠袖偏着頭,靠着沈寒天寬厚的肩膀,深深吸着每一口甘甜的氣息。「寒天,我好幸福喔!」懶懶地賴在他的身邊。時尚書屋
迎面吹來的風,帶著股乾淨醇厚的甜味,清冽的水氣貼著風,沁人每一個毛孔,綠袖不自覺地閉上眼帘、勻勻地呼吸着。時尚書屋
沈寒天輕拍着她的頭。「師姊別睡這兒,會滑下去的。」
綠袖睡眼惺松地瞅了他一眼。「那睡哪兒好?」寒天的肩膀,很好睡呢。時尚書屋
「哪!」沈寒天的嘴角,有抹寵溺的笑。「腿借你枕着。」
話還沒說完,綠袖就順勢滑了下來。「寒天最好了!」她笑起來幸福而暈亮。時尚書屋
「我看這輩子,除了我這個師弟之外,沒有男人會對你好了。」
綠袖咕噥着:「誰說的!」
「本來就是,二十幾歲的老女人,還沒個成親的對象。」
綠袖坐起身來,伸了個懶腰。「我真要成親,還怕沒有對象?!」眼前這個還是她不要的呢!「我只消對人說,我不成親的話,你這個為人師弟的『玉面神劍』也不敢結婚。自然會有一堆愛慕你的女子,替我找來成群的丈夫,讓我嫁都嫁不完呢!」
沈寒天搖頭。「這是什麼……」
話未說完,俊臉沉凝,暴喝。「誰?」頎長的身形,斜飛出去,寒光一閃,寶劍出鞘。時尚書屋
綠袖見狀,施展輕功,化成一道綠影,緊隨在旁。時尚書屋
「誰?」冷然的劍鋒,抵着伏在溪畔中的背影;而那人並未閃躲,只困難地挪着身子,喉問隱約迸出呻吟。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