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6 頁


意。「他死了也與我無關。」沈寒天把那人扛上肩頭。大步跨走。「我懶得關心這種貪生怕死的膿包。」綠袖鎖着眉。「人好端端的,自然是貪生,哪有尋死的道理?怎麼就把人說成膿包!」聲音裡頭,也有着幾分的不悅。「這人重
作者:元玥 / 頁數:(6 / 40)

綠袖低身。翻過那人的身體。「寒天,這個人受傷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寒天收起劍來,蹲下身來,想檢視那人的傷口。時尚書屋
翻過來的是張慘無血色的俊臉,那人一件墨綠色的衣袍,染上斑斑血跡。時尚書屋
「救我……」
他突然動了一下身體,緊緊地揪住綠袖的手。時尚書屋
瞧著那男人的舉動,教沈寒天的眉頭皺了一下。時尚書屋
綠袖被突來的舉動嚇到,驚呼出聲。「啊!」那人眼睛一閉,整個人頽然地倒在她的懷裡。時尚書屋
綠袖臉上忽地飛上一抹紅。「公子!」她從沒和陌生男子如此接近啊!
瞟到綠袖的羞意,沈寒天眉頭皺得更緊。「不過是個貪生的廢物。」
橫手一抱,將那人從綠袖懷里拉了出來。時尚書屋
「寒天,別這麼粗魯,這位公子受傷不輕。」
綠袖的聲音充滿關懷之意。時尚書屋
「他死了也與我無關。」
沈寒天把那人扛上肩頭。大步跨走。「我懶得關心這種貪生怕死的膿包。」
綠袖鎖着眉。「人好端端的,自然是貪生,哪有尋死的道理?怎麼就把人說成膿包!」聲音裡頭,也有着幾分的不悅。時尚書屋
「這人重傷如此,還未放棄求生,我見他是條漢子,不是個膿包。」
綠袖不自主地便為那人說起好話。時尚書屋
「漢子?哼!」沈寒天忽然停下腳步。「他是漢子,我是壞人,你自己救他去。」
順手便把那人丟下。時尚書屋
「沈寒天!」綠袖大叫。「你……你莫名其妙!」
她掃了沈寒天一眼,背起那個人,連哼也沒哼一聲,一步步地走向洞口;沈寒天一句話也沒說,跟着她走到了洞口。時尚書屋
這洞口狹小,背着一個人根本無法通過。時尚書屋
綠袖擦着汗,看著沈寒天還杵在那兒,心頭更火,她收了視線,牙一咬,乾脆把受傷的人馱在身上,一步步用爬的,爬了兩步,便聽到沈寒天的叫聲。「師姊!」洞裡迴蕩的聲音,儘是關懷和不捨。時尚書屋
綠袖停了一下,沒做響應,繼續往前爬,她下定決心,沈寒天若不為他莫名其妙的行為道歉,她絶不同他說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師姊!」沈寒天焦急地叫着她。時尚書屋
綠袖牙咬得緊,皮膚一陣刺痛,這樣爬着,只怕手腳都要磨破。眉頭的汗,像是有意作對似的,趁着她沒手可用時,淌進眼裡來,她眨了眨眼,忍住有些眼酸的感覺,繼續向前爬。身上的痠痛,還挺得住,可胸口悶痛窒息的感覺,几乎要讓她暈了過去。眼前蒙蒙亮的光,讓她想起了娘,娘死前的那一幕。時尚書屋
她吸着氣,告訴自己,無論如何要捱過去。一手撐起身,一手抱好背後的人,腳下用力一站,這才爬了起來,可是壓在背後的力量,讓她失了準頭,一個踉蹌,便滑了下來。時尚書屋
「啊!」落地前一刻,軟跌在沈寒天的懷中。時尚書屋
綠袖站起身,重新調整她和受傷人的姿勢,讓那個人的兩手安放在自己的肩上。「師姊,別這樣。」
沈寒天叫住她。時尚書屋
背好了那個人,綠袖邁開腳步。時尚書屋
「師姊」沈寒天緊張地叫住她。「我錯了」她終於等到那一句,牙一鬆,腳一軟,整個人跌坐下來。時尚書屋
「你看你!」沈寒天趕緊撐住她,讓她和受傷的那個人安靠在樹下。時尚書屋
他從懷中掏出金創藥,拉起綠袖的袖子,輕柔地在剛磨破的地方擦着藥。時尚書屋
「啊!」灼痛的感覺,還是讓綠袖叫出聲來,眉眼鼻全擠在一起。時尚書屋
「呼」沈寒天小心翼翼地在傷口上吹氣,「不痛、不痛……」
心疼哪!
他胸口被揪得緊。「師姊你怎麼拿自己的身子,和我賭氣!」
「我不是和你賭氣,我是在等你自己認錯。」
綠袖眼巴巴地望着沈寒天。時尚書屋
「你知道你錯在哪?」
沈寒天的手停了下來。「我不知道……」
不知道剛纔怎麼會怒意橫生,說不出來真正的理由啊……綠袖皺起眉頭。「你不知道?!」
「不是、不是」沈寒天慌道。「我是說,我不應該……我不應該丟下那個人不顧的。我是個大夫,不能對病人撤手不顧的。」
綠袖漾着笑。「你知道就好了!」她的眼瞳忽然一黯,聲音低低沙沙的。時尚書屋
「你是大夫,是一些人活下去的希望。活下去對很多人來說,都不容易的。」
娘和爹死的時候,她就在身邊哪!
沈寒天抬頭看著她,眉頭皺得緊。「師姊,別用那種口氣說話,怪嚇人的。」
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不祥的感覺。時尚書屋
「以後你高興我做什麼事,我就做什麼事,要我救誰,我便救誰。什麼事情,我都依你,別再冒出那種讓人心底髮毛的口氣。」
「絶命谷」的風,滲出陰冷的氣息!
「傻寒天……」
綠袖笑着,輓上他的肩膀,額頭輕輕地點着他的額頭。「盡說些孩子氣的話。」
綠袖的氣息,溫熱而芬芳,暖上沈寒天的心頭,他的臉閃過一抹微不可見的紅色,一瞬間,心跳不自覺地加快。時尚書屋
「走了!先想個法子救人吧!」綠袖巧笑盈盈。時尚書屋
第2章
  『 』 他們兩個人花了一番工夫,才找到一間荒棄的屋子,整頓之後,用以安置那受傷的人。在兩人的照顧下,那人傷勢漸有起色,只是仍昏迷不醒。時尚書屋
這天,沈寒天到附近的鎮上添購些藥物。綠袖一個人,將熬好的湯藥,端進房內。時尚書屋
才進得裡頭,便聽到咳嗽聲
-「公子,您醒了?!」綠袖將碗放在桌上,快步走到床邊。時尚書屋
那人困難地開白:「這是……是姑娘救了在下?」
綠袖坐了下來。「我和師弟經過『絶命谷』,剛巧救了公子。」
打量着他。時尚書屋
眼前這個人,大約二十六、八歲,濃眉大眼,神色俊朗,雖然臉色還有幾分蒼白,眉字之間卻隱然有股昂揚宏拓的氣度。時尚書屋
那人挺直身子道:「在下戰雲飛,敢問恩人如何稱呼?」
「戰雲飛?」綠袖偏着頭。「好似聽過這名字呢!」
懶得多想,她淺淺笑着:「小女子綠袖,師弟是沈寒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