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紅花綠葉 第 7 頁


了。」戰雲飛聲音略沉。「聽姑娘之言,對戰某的來歷,倒也知道幾分。」綠袖回眸綻出笑顏。「戰公子莫怪!綠袖初出江湖,閲歷淺薄,怎麼會知道公子的來歷。只是我見你武藝高強,氣度非凡,對江湖掌故又知之甚詳,不像是獨行的
作者:元玥 / 頁數:(7 / 40)

「綠袖、沈寒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戰雲飛反覆唸著兩人的名字,眼睛忽然一亮。「這麼說戰某是遇到了?!」
綠袖笑笑。「我和師弟出道江湖不過半年,也沒做過幾件事情,戰公子居然也知道這無聊的稱呼。」
信步走回桌子旁。時尚書屋
沈寒天平素好穿一襲赭紅色背子,而綠袖則喜着綠色衣物,加之兩人形影不離,便有好事者,稱呼兩人。只是由於「玉面神劍」的名頭更加響亮,因此鮮少有人知道,還有這麼個稱號。時尚書屋
戰雲飛解釋:「沈少俠受邀武林大會,他的事情戰某略知一二。看來戰某真是好運,沈少俠是小神醫,而綠姑娘的雙親是二十餘年前,名滿江湖的神醫。遇上兩位,戰某這回是死裡逃生了。」
綠袖攪弄着藥,吹散些熱氣。「公子要真死了,怕是很多人也不好過活了。」
戰雲飛聲音略沉。「聽姑娘之言,對戰某的來歷,倒也知道幾分。」
綠袖回眸綻出笑顏。「戰公子莫怪!綠袖初出江湖,閲歷淺薄,怎麼會知道公子的來歷。只是我見你武藝高強,氣度非凡,對江湖掌故又知之甚詳,不像是獨行的劍客,倒像是一方的霸主。」
含笑的眼角,對上戰雲飛的視線。時尚書屋
戰雲飛看著她發亮的笑靨,怔了好一會兒,他看慣粉黛艷色,卻鮮少見過像這樣舒心得讓人心窩暖熱的笑容。時尚書屋
「公子……」
戰雲飛的目光,教綠袖不覺有些灼熱。時尚書屋
戰雲飛爽朗一笑。「好個靈透的姑娘。」
他身體向後自然枕靠。時尚書屋
很久不曾這般放鬆自己,他倒不知道,只是這樣看著一位陌生女子,靦腆帶紅的笑顏,竟會讓人舒服得不想動!
綠袖略略低着頭,臉上有些發紅。「綠袖妄自猜測,倒叫公子見笑了!」她平時不好出鋒頭,少讓人如此稱讚着,更沒人……沒人這樣看著她。時尚書屋
想抬頭又怕對上他,眼珠子不知看哪兒好,只得胡亂溜着,好不容易才讓她瞄到桌上的湯藥,她連忙端起藥碗。「藥都要涼了,戰公子快喝吧!」舉步欲往床頭而去。時尚書屋
「綠姑娘,不忙。」
戰雲飛叫住她。「我的氣力已經恢復許多,怎麼好又再勞煩姑娘,還是讓戰某自己走過去喝藥吧!」
雖說不想動,他還是不好添人麻煩,說著他雙腳便跨了下來。時尚書屋
綠袖看了他一眼,點點頭。「你試着走動看看也好,只不要太勉強自己。」
戰雲飛站起來,小心翼翼地走了兩,三步,倒還算穩健。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他抬頭和綠袖交換個微笑,又繼續走着,一個頭暈,整個身子顛了一下。時尚書屋
「小心!」綠袖想扶住他,卻沒想到戰雲飛整個身子壓了下來。時尚書屋
戰雲飛趕忙撐起身子。「對不起。」
一抹幽然的淡香驀然飄人心頭。時尚書屋
他還沒站穩,便被一道飛來的身影,踢中胸口。「我打死你這傢伙,敢欺負我師姊。」
來人正是沈寒天,他怒氣沖沖地丟下手中的東西。揪住戰雲飛的領口,將他的身子提了上來,一手掄拳。「我宰了你。」
「寒天」綠袖握住他的拳頭。「你這是做什麼?」
「師姊!」沈寒天鎖緊眉頭。時尚書屋
「沉少俠誤會了。」
戰雲飛嘴角含血。時尚書屋
「誤會,我親眼看到你……」
沈寒天握緊拳頭。時尚書屋
「看到了什麼?!」綠袖一手揮掉沈寒天的拳頭,打斷他的話。「不過就是他沒站好,跌了一跤,不小心壓到我了,會有什麼事。」
話說完,她的臉上還微微泛紅。時尚書屋
沈寒天盯着她的臉。「師姊,你不知道,事情沒那麼單純,他不懷好意哪!」
「沈公子,戰某不是這種人!」戰雲飛拭掉嘴角的血跡,神色凜然。時尚書屋
「我相信戰公子是個磊落的好漢。」
又來了,師姊又稱讚那個人了!
一把火從沈寒天的心頭竄燒起來,他狠狠地甩下戰雲飛,身子倏然站起。時尚書屋
「隨便你,你要相信他的話,將來吃了虧,我也不管你。」
他轉身就走,連踢兩道門,全然沒理會綠袖在身後叫喚。時尚書屋
「寒天!寒天!」綠袖跟在他身後,追了幾步便停下來,喃喃自語着。「又發什麼脾氣嘛!」
她掉過頭,有些尷尬地道歉。「戰公子真抱歉,平白害你挨了一下。你別和寒天計較,他平常就是這樣子
小孩心性,莽莽撞撞的。」
看著戰雲飛顛晃着起身,她想過去幫他一把,腳卻又收了回來。時尚書屋
戰雲飛看在眼中,只是笑笑,「不礙事,沉少俠是關心則亂,我不會介意的。時尚書屋
更何況沉少俠於我還有救命之恩,這點小誤會,沒什麼好掛懷的。」
「戰公子,真是做大事業的人,果然氣度非凡。不像……」
她回頭看著空寂的門外一眼。時尚書屋
戰雲飛看著綠袖,溫溫地笑着:「我沒事了!還是請姑娘去追回沈少俠,把事情解釋清楚吧!」
綠袖微笑示意,隨即旋身出去。時尚書屋
她一走,戰雲飛便癱軟跌坐,剛纔胸口那一擊,已經讓他痛出一身汗,他咬着牙,靠着床邊休息,耳邊聽到綠袖叫着沈寒天的名字,叫聲越來越遠。時尚書屋
綠袖把附近都繞遍了,就是沒看到沈寒天的人影,有些累了,她也懶得找了,一步步地踱回到小屋。就要進門了,卻停下腳步,獃獃地望着門口,良久,才吸了一口氣,蜷着身窩在門邊。時尚書屋
初時,眼睛還巴巴地望着遠方,後來,眼皮子便沉沉地壓了下來。恍惚間,風有些冷,她只得縮了縮身。時尚書屋
嗯!有人靠了過來,替她蓋了件什麼東西。時尚書屋
她撐了撐眼皮,咕噥着:「寒天……」
太熟悉了,不用看用聞的也知道是他。時尚書屋
「就窩在這裡,不怕着涼!」沈寒天解下背子蓋在她的身上。時尚書屋
「誰害我的啊!」綠袖噘了噘嘴,把手按在沈寒天肩上,藉著他的肩上使力,站起身來。「氣消了?」漾在她唇畔的是抹慵懶的笑。時尚書屋
沈寒天也跟着站起來。「我還是覺得那傢伙對你不安好心。」
「人家有名有姓,叫戰雲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