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紅花綠葉 第 8 頁


也可以保護人了……」軟柔的聲音,有些悠恍如夢。一直在等待,等待他長大、獨立、單飛,然後她就可以安心地休息哪!只是縱然心放得下,卻也真捨得下嗎?「師姊,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沈寒天不自覺地摟緊她,有些驚愕的
作者:元玥 / 頁數:(8 / 40)

「戰雲飛。」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沈寒天唸著他的名字,只覺十分耳熟,一時想不出來,他皺眉道。「我管他站雲飛、坐雲飛、躺雲飛的,反正他不是什麼好東西。」
綠袖睨了他一眼,「你對他成見太深。」
「師姊,防人之心不可無。我決定了,以後就由我來照顧他,你少和他接觸,省得被他騙了!」
綠袖不覺失笑。「我當你是氣消了才回來,原來你是回來拯救師姊的。」
「師姊!江湖上人心險惡,你不懂的。」
沈寒天搭住她的肩膀,將她拉到自己的身邊。「我有責任保護你的。」
張大的手,像是豐潤的羽翼。時尚書屋
記憶翩然地滑入,綠袖偏頭倚着他。「想不到,你現在也可以保護人了……」
軟柔的聲音,有些悠恍如夢。時尚書屋
一直在等待,等待他長大、獨立、單飛,然後她就可以安心地休息哪!只是縱然心放得下,卻也真捨得下嗎?時尚書屋
「師姊,外面風大,我們進去吧!」沈寒天不自覺地摟緊她,有些驚愕的發現,她的身子骨竟如此單簿。時尚書屋
「以後一定要盯着你,多吃一點哪!」
綠袖抬頭。「嗯,什麼?」沒聽清楚啊!
沈寒天笑笑,摸着她的頭。「先睡吧!」
陪着她迸房內,看著她沉沉地入睡後,他才悄然地鑽到戰雲飛的房間。時尚書屋
※一聽到腳步聲,戰雲飛的眼睛倏地睜開,「誰?」
「我!」沈寒天欺身到床邊,直勾勾地瞧著他。「剛纔那腳沒把你踢死啊?」
戰雲飛端身正坐,迎上他的視線。「托沉少俠福,一時片刻還死不了。」
沈寒天瞇起眼。「姓戰的,我開門見山地跟你說了。算我們倒霉遇上你,我師姊執意救你,我也不能撒手不管。我會為你療傷的,可你要敢對我師姊存有非分之想,我少不得讓你再多受些病痛的折磨。」
語帶威脅。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戰雲飛倒是笑起來。「沉少俠乾脆,戰某也不拐彎抹角。我對綠姑娘確有些傾慕之意,可絶無非分之想。只是沉少俠的關心,真的只是出於師弟對師姊的關心嗎?」他語帶深長的意味。時尚書屋
「廢話!」沈寒天怒氣勃發,捏住戰雲飛的下巴。「你是什麼東西,也敢論定我們師姊弟的感情。你給我聽好,你好好養你的傷,傷好了快給我滾。」
話一撂下,他隨即用力甩開手、拂袖而去。時尚書屋
※這一切都要怪戰雲飛,自從他莫名其妙地問了那一句之後,沈寒天的心裡頭便像是起了疙瘩似的,三不五時,這句話便竄了出來,磨那麼一下,弄得他看到綠袖時,心中都不自在。時尚書屋
為此,去看戰雲飛時從不給他好臉色。時尚書屋
而這戰雲飛倒有本事,不論他如何惡言相待,他從來都是一徑溫和有札。時尚書屋
「沉少俠,這藥喝完了,謝謝!」戰雲飛將碗放在桌子中間,臉上不忘掛着笑容。時尚書屋
沈寒天白了他一眼。「喝完了,傷好了,可以滾了吧!」語氣中無奈多於不快,他原是很想與他痛快地打上一架,可別說是打架了,近來連罵他也益發無趣。時尚書屋
只因戰雲飛態度從容,每每與他發脾氣,最後只落得自己一派小氣。越和他相處,沈寒天就越相信綠袖的話
綠袖說這人是做大事的人,磊落雍容,卻也深沉穩練。時尚書屋
「戰某是要辭行了!」戰雲飛站了起來。時尚書屋
「啊!你要走了?」沈寒天驚呼出口,倒有些措手不及。時尚書屋
「啊!你要走了?」另一聲驚呼,是綠袖所發出來的,她剛從鎮上買了些乾糧回來,正要拿給兩人吃。時尚書屋
「戰某不得不走!一來『戰家堡』裡還有事情,等着戰某處理;二來暗算戰某的那幫人,也逍遙夠久了,戰某得親自去料理掉他們。」
他說得輕描淡寫。時尚書屋
「看來是一場惡鬥,戰公子還得小心。」
綠袖溫言叮囑。時尚書屋
沈寒天冷哼一聲。「師姊,我就說了,救這種人劃不來。什麼一方霸主,還不是在刀口上舔血,救了他,不久後又要去送死,白救啊!」
戰雲飛抱拳。「大恩不言謝,兩位救命之恩,戰某記在心中。」
沈寒天看了他一眼。「你要真記在心中,就別死得太早,平白浪費了我們救你的力氣。」
他是很討厭他,可是也不想看著他死。時尚書屋
戰雲飛大笑。「戰某曉得!」
他從懷中掏出一隻玉珮,玉上刻着戰雲飛的名字。「這只玉珮,算是個紀念,往後兩位在江湖上行走時,遇上麻煩,只消拿這只玉珮,到『戰家堡』的分舵,吩咐一聲,堡內的兄弟自然會為兩位分憂解勞。」
他把玉珮放在綠袖的手中,沈寒天立刻奪下,塞回給他。時尚書屋
誰知道,他是不是乘機送定情之物,沈寒天心頭轉過這個念頭,朗聲道:「我們不會那麼倒霉,和你一樣遭人暗算。這東西對我們沒用,我和師姊才不拿呢!」
綠袖附和着:「這只玉珮,看來是戰公子的信物,我想也是不方便收下!」
「姑娘只當是戰某送了道護身符便是。」
他雙手奉上玉珮。時尚書屋
沈寒天脫口道:「誰稀罕你的護身符,我自己可以當師姊的護身符。」
話說完之後,三人都愣了會兒。時尚書屋
好半天,綠袖握住沈寒天的手,唇畔含笑。「江湖路雖險惡,可我和師弟相互扶持,不會有問題的。」
戰雲飛看著兩人相握的手,收回王佩,也將一股孺慕之情斂人懷中。時尚書屋
「好!」他嘴角牽了個笑,抱拳致意。「那後會有期,戰某不多擾了!」
*戰雲飛一定與他八字相衝,沈寒天一直這樣覺得。戰雲飛一走之後,他的日子就恢復了往日的幸福快樂。時尚書屋
他和師姊,還是最好的師姊弟,兩人几乎不鬥氣,不吵嘴!
當初不收下戰雲飛的玉珮,實在是個明智之舉。這樣一來,等於徹底翦除了戰雲飛的影子,免得殘有魂魄不散的鬼氣,干擾他的好心情。時尚書屋
心情大好,這一路上只覺風和日麗,滿目秀山綠水。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