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夾竹桃 第 8 頁


,我哪會弄到連海邊都不能靠近的地步?又怎會多挨一針?他只會是我的仇人、天敵,不會再有其它。晚餐我吃得氣悶,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的那句渾話。夜晚人睡,硬是睡不安穩,一半因繃帶扎得太緊,一半是他得意洋洋的嘴臉老在我眼前晃
作者:(梁虹) / 頁數:(8 / 0)

他一句話堵得我不敢承認,在眾人的堅持下,醫生為我打了預防針。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痛徹心扉的針扎迸我的皮膚,我害怕地低下頭,閉上雙眼,將「齊開雲」三個字咬在嘴裡,藉著牙齒的咬啃,想像他體無完膚的趴在我腳下哀求,而我,殘忍地別過臉,不理會他聲聲的慘叫。時尚書屋
折磨總算結束,當我睜開眼睛,鬆開爸爸中途伸過來的手,我的腦子瞬間冰凍——
我握的是齊開雲的手!
我着火般撥開他的大掌,幸而其他人的注意力都放在醫生身上,否則爸媽肯定要責罵我一番。時尚書屋
我齜牙咧嘴的瞪他,齊開雲不怎麼在意的收回手,咕噥了句:「恩將仇報。」
他說得極小聲,我卻聽得一清二楚,因為他那句話是特別講給我聽的。時尚書屋
什麼叫「恩將仇報」
若不是他,我哪會弄到連海邊都不能靠近的地步?又怎會多挨一針?時尚書屋
他只會是我的仇人、天敵,不會再有其它。時尚書屋
晚餐我吃得氣悶,滿腦子想的都是他的那句渾話。夜晚人睡,硬是睡不安穩,一半因繃帶扎得太緊,一半是他得意洋洋的嘴臉老在我眼前晃呀晃。時尚書屋
我靜悄悄地起身着衣,小心地來到前廳,拉出口袋的手機,撥給凌刀解解悶。時尚書屋
凌刀是百分之百的夜貓族,不到半夜三點不睡覺,現在打去正是精力最旺的時刻,嘈雜的音樂,人聲傳到我耳中,我連忙將電話移開十公分,凌刀在那一端大喊:
「喂,喂!說話呀,數到三不說話就掛了你!」
我趕忙貼近手機。時尚書屋
「凌刀,別數了,是我!」
「你沒吃飯是不,大聲點!」她在那頭吼。時尚書屋
我沒興趣在三更半夜對行動電話大吼大叫,於是我道:「算了,我改天打給你。」
「桃?別……」
她話還沒說完,我已經掛斷了。料想她最後一句應該是叫我別掛電話。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女的朋友還是別走太近,免得別人誤會。」
我嚇了一跳,在看到齊開雲時陡地暗罵一聲。找和凌刀好,關他老兄啥事?時尚書屋
我輕哼:「除了你之外,沒人誤會過。」
自從知道凌刀與找同性別後,他老喜歡舊話重提,要我和凌刀保持距離。時尚書屋
就算睡不着覺,我也不想與他大眼瞪小眼。我慢慢的踅回房間,打開床頭燈,翻出下午未看完的科幻小說,耽溺于小說的高潮迭起,順利她將齊開雲的臉丟出腦海。時尚書屋
早餐的氣氛挺融洽,爸媽邀老闆娘和她的女兒同桌用餐,席問老闆娘時常提及她所教的廣告科目,勾起我的興趣。時尚書屋
我向她問了許多素描及透視方面的疑問,藉由問題來解除我的疑惑。朝吟坐在老闆娘旁邊——我的斜對面,我的視線停在老闆娘臉上的時候,好幾次都看到朝吟以眼角瞄着齊開雲,羞答答的女兒嬌態,甚是可愛。時尚書屋
發現我的注視,她害臊的紅了臉,低垂下頭。時尚書屋
堇邊與齊開雲打哈哈,邊向我這邊眨眼,有意無意地膘了朝吟一眼。時尚書屋
我會意的笑笑,堇的手肘碰了齊開雲一下。時尚書屋
「行情看好唷,大情人。」
玫好奇的湊過臉,眨着長睫毛要堇解釋,看到堇來回地瞧著朝吟和齊開雲,不禁咯咯的笑出聲。時尚書屋
爸媽沒說話,望着齊開雲,後者報以無辜的苦笑。時尚書屋
找正奇怪爸媽看齊開雲的眼光,老闆娘表示飯後帶大家去看奇特的岩洞。時尚書屋
大夥開心的叫嚷,兩口並一口的把早餐解決,帶了些食物、野炊用具,浩浩蕩蕩的前往岩洞。時尚書屋
景觀秀麗的海灘勝過我第1天到過的那一個,海水不可思議的分成七種顏色,藍與綠,深淺不一交錯其中。時尚書屋
我忍不往心中的渴望,選了個隱密、眾人不會到的所在,追逐着潮來潮往的海浪。時尚書屋
偶爾、,細自的浪捲上我的小腿,濺濕我的褲管,海水不留清的滲進我的傷口,微微刺痛我的腳底。時尚書屋
我不去管它,依然玩着我的逐水遊戲。時尚書屋
波濤洶湧的海狼一陣一陣,炫目的七彩奇景今我不由得讚歎造物主的偉大。在海面前,人是如此渺小,一個大浪捲過來,要是身邊沒有逃生器材,飄蕩在無垠的大海裡,不死,也難。時尚書屋
大抵是我想得太出神,忘了留意猛衝過來的海浪,半身被捲進海裡。時尚書屋
我詫異了會,任由自己飄浮在海浪中,我原是想泡泡海水,等一會再游回去。這想法才閃過,馬上被人又拖又拉的扯回岸邊,掙扎間嗆了幾口海水,令我對來人怒自相向又是齊開雲!我嫌惡的撇唇。時尚書屋
「你有沒有腦子?」上衣滴滴答答的落着水,他的臉色比鬼還可怕。時尚書屋
他顯然以為是我自動跳到海裡,我大可以向他解釋,事實與他的想像相差甚遠。時尚書屋
一聽到他鄙夷又不屑的質疑我的腦容量,我立刻打消解釋的念頭。既然他認定我無知,我何必向他多費口舌?時尚書屋
我的沉默令得他氣惱的離開。臨走前,他陰測惻的瞪我一眼,我還以為他會就此撲上來狠揍我一頓。時尚書屋
全身濕得不成樣,回到岩洞旁,家人要是問起來,找剩餘的假期恐怕得以看書來打發時間,想起來就不寒而慄。時尚書屋
無計可施的我只好坐在擋風的岩石旁,等待衣服自然風乾。幸而太陽大得很,就算海風沁人心骨,也自然減去五分的涼意。時尚書屋
齊開雲再出現時,手上多了件外套,是朝吟順手帶出來的長外套,式樣新穎,是今年最流行的款式。時尚書屋
「脫掉。」
他頤指氣使的站在我面前,陰冷的雙眼直盯着我上半身的濕衣服。時尚書屋
我不願將朝吟的新外套弄髒,淡淡的拒絶:「不用了,衣服很快會幹。」
當然,他不可一世的命令口氣也是我不肯的主因。時尚書屋
他詭異的勾起嘴角,彷彿我的回答在他的預料之中。極突然的,他扔開手中的外套,欺上前來,一手提高我的雙手,另一手開始猛拉我的T恤。時尚書屋
我聲嘶力竭的叫喊,海浪的聲音淹沒我的亂吼亂叫。時尚書屋
我狂亂的以腳踢他的陘骨,他悶哼一聲,將我的上衣由頭頂拉出。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