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語娃娃 第 12 頁


。」溫小蝶看向窗外,嚮往地說。 「瞧你說得好象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似的,這個願望一點也不困難啊。」他輕握它的小手。 「對我來說卻是很遙遠……」她的神情黯淡下來。 「傻瓜,你若想要小孩,我們結婚後立刻就可以有
作者:易虹 / 頁數:(12 / 34)

「怎麼啦,我說錯話了嗎?」他見她忽然沉下臉。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沒有。」
溫小蝶連忙搖頭,笑容重新掛上她臉龐。「阿綾和焱最近好嗎?」
「他們小倆口婚後可甜蜜得很。」
司徒劍城將她的反應全看進眼底,卻不動聲色,故意忽略掉它。「不過焱最近為了樂園園慶的事情忙得沒時間陪她,所以阿綾又開始黏着我,整天對我喊無聊。」
他一提到寶貝妹妹就滿臉挫敗,「以綾治劍」這句話並不因繚綾結婚而失效,情況反而更加嚴重。時尚書屋
「阿綾還沒有身孕嗎?」溫小蝶關心地問,絲毫不把一年前的事情怪罪在了繚綾身上。
「沒有,她和焱打算過兩、三年再生育。其實阿綾自己本身就是個長不大的小孩子,我從沒想過她竟也到了快為人母的年紀。」
司徒劍城感嘆的說,真的覺得歲月似乎開始催人老了。
「如果我能夠結婚,我一定要生好多個小孩子。」
溫小蝶看向窗外,嚮往地說。
「瞧你說得好象是遙不可及的夢想似的,這個願望一點也不困難啊。」
他輕握它的小手。
「對我來說卻是很遙遠……」
她的神情黯淡下來。
「傻瓜,你若想要小孩,我們結婚後立刻就可以有小孩了啊。」
他安慰着。
「不說這個了。」
她笑着搖搖頭。「我們今天有一整天的時間可以揮霍,你打算帶我去哪裡玩?」
「我帶你去墨西哥玩上幾天。」
他一語驚人。
「可是你不是要工作媽?」溫小蝶可驚訝了,他哪來這麼多時間啊?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沒關係,我這次來紐約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拜會帝京集團會長,而昨天下午我已經打過招呼了,所以剩下的事情可以委託我的得力助手去辦。」
司徒劍城替自己找理由。
「這樣不好吧,你「因私忘公」。”溫小蝶調侃他,其實私底下樂暈了。
「也只有你才會讓我因私忘公。」
司徒劍城拉起它的心手吻道。這件事情若是傳了出去,商界從此恐怕又要多一句商業術語叫作「以蝶治劍」。
「謝謝,我很開心。」
溫小蝶漾着幸福笑容。
「吃東西吧,心情一放鬆後,我肚子好餓。」
司徒劍城隨手拿起刀叉。
「我也是。」

他們坐在透着陽光的小餐廳中,迎着冬日難得的溫暖朝陽,開心的吃着屬於兩人的晨光早餐,就連行經落地窗旁的路人,彷彿也感受到他們兩人之間的透明辛福。
猶加敦半島是墨西哥最富傳奇的地區,神秘的馬雅文化就是以此為基地,有雄偉神奇的馬雅古金字塔、神廟群、獻身池、足球場、繁複的石刻等,充滿古文明氣息。
加勒比海度假勝地的旖旎風光、殖民地時代的傳統小鎮,以及首都墨西哥市近郊的阿茲特克巨型金字塔等,皆是讓世界各國觀光客不斷湧入墨西哥、流連忘返的主要原因。
來到墨西哥的這幾天,司徒劍城和溫小蝶的足跡踏遍許多著名的觀光景點,完全把世俗煩惱拋開的兩人,利用所剩假期的最後幾天來到加勒比海的度假小屋。
這些天來,他們以徒步的方式逛遍了海邊附近的景點,兩人在潔白的沙灘上散步談天,共賞朝陽與黃昏,在滿天的星空下互訴衷曲、共享愛意。
「小蝶,等我回台灣後,我要立刻着手籌備我們的婚事,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你從我手中溜走了。」
漫步在微風徐徐的海邊,司徒劍城拉著溫小蝶的手柔聲說道。
「劍城,能夠嫁給你就像是作夢一般,我覺得我好幸福,幸福得讓人感到害怕,好像這個夢隨時都會破碎。」
溫小蝶笑着搖頭,臉上漾着美麗的笑容。
「傻瓜,你能夠得到幸福是應該的,如果你不能得到幸福,我不知道這世界還有誰能夠得到。況且因為愛你,讓我也感到幸福,這是我自出生以來第1次覺得自己活得真正快樂,只要能夠和你在-起,就算是犧牲一切,我也無怨無悔。」
他停下腳步,認真地看著她。
「你真的不後悔愛上我?」她仰起小臉問。
「會後悔的是笨瓜。」
司徒劍城捏了捏她俏鼻。「你呢?你會不會後悔愛上我?」這回換他問。
「這個嘛……好象有一點點後悔也。」
溫小蝶露出不是很甘心的料睨神情。
「你真的這麼覺得?你為什麼會有後悔的感覺?」把她的話當真的司徒劍城緊張了。
見到他睜大眼睛,如此在意她所說的每一句話,溫小蝶不禁輕笑出聲,「瞧你緊張的,我會後悔是因為我發現自己不應該這麼愛你,受你到無法自拔、掏心掏肺的可怕地步。自從愛上你後,溫小蝶就不再是過去那個溫小蝶了,我好害怕有一天當你不再愛我時,我會無法承受這個打擊。」
她說的是真心話,因為此刻太幸福而害怕。
「別胡說,除非你不要我,不然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我司徒劍城都要定你了。」
司徒劍城那俊逸的臉上滿是堅定的柔情。
「劍城……」
感動不已的溫小蝶直撲他的懷中,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她此時的感動,這男人注定是要讓她沉淪一生一世了。
他狂熱地吻上她,兩人長長的身影拖曳在潔白的沙灘上。
「哥,怎麼才兩個星期不見,你就變得滿面春風、神采奕奕,和兩個月前你要出國時的模樣完全不同,是不是你在紐約遇到什麼開心的事情?快點告訴我嘛。」

司徒劍城和溫小蝶約兩人假期結束後,司徒劍城才一回到台灣,繚綾馬上回娘家串門子。
改變主意打算去參加樂園周年慶的司徒劍城,因為還有一項重大會議得親自主持,所以先回台灣處理飯店業務,然後再前往樂園參加周年慶大會。
「阿絞,哥哥果然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真服了你了。」
司徒劍城將身上的大衣脫掉,甘拜下風的說。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