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語娃娃 第 15 頁


人卻是你,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之中最有資格當領導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薔,火天使的一切運作大部分都是你在勞心費力,理所當然走出你來發號施令。況且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是比較成熟,因為我的年紀比你們大上四歲。」紈綺忽然
作者:易虹 / 頁數:(15 / 0)

「聽說你老爸要在今年元旦時宣佈財產的繼承權問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洪薔答道。
「這又不關我的事。」
紈綺不屑的嗤哼道。
「你是繼承人之一,而且也是最被看好的人選。」

「這我知道,以黑老頭前幾個星期親自來找我的情況來看,本小姐一定會榜上有名的。如果我真有繼承到一分一毫,我會把我名下的財產全部捐給台灣世界展望會,幫助外國那些飽受內戰、饑荒之苦的無辜兒童。」
她才不會拿那老頭一分一毫的財產。
「紈綺,你冀盼世界和平的心願還是沒有改變。在現在這種急功近利的商業社會,像你這種胸懷大志、無私無慾的人已經很少了。」
洪薔心有所感。
「你是在諷刺我啊?」紈綺沒好氣的說。
「你明知道我不是這個意思嘛。我們火天使四人當中,我最佩服的人就是紈綺了,雖然我們年紀差不多,可是處事較成熟的人卻是你,有時候我會覺得我們之中最有資格當領導的人是你而不是我。」

「薔,火天使的一切運作大部分都是你在勞心費力,理所當然走出你來發號施令。況且你說得沒錯,我的確是比較成熟,因為我的年紀比你們大上四歲。」
紈綺忽然表明道。
「你比我們大四歲?!」洪薔在電話那頭尖叫。「真的假的?你不是比我小幾個月嗎?我們怎麼從沒聽你提起這件事情。」

「這沒什麼好提的,我也懶得去糾正你們,反正我們的友情又不會因為我的年紀而變濃或變淡。」
紈綺淡淡的說。
「紈綺,你還真酷也,從小學那天你替我解圍開始,我們姊妹相交少說也有十幾年了,而你竟然還有這麼大的秘密沒告訴我們,我真是太佩服你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火天使四人中,紈綺向來較少主動跟人提起她私人的事情,除非她們逼問她,不然她很少會主動提起。
「我媽當年在日本生我的時候,黑老頭的組織剛好得罪了一幫黑道,因此不論是黑老頭的妻子、情婦,甚至是它的小孩,都受到極大的威脅或傷害。雖然當時已生下我的母親早就離開黑老頭,跟他已無瓜葛,但是為了我的安全着想,母親一直帶著我四處躲避。就這麼東奔西跑躲了四年,直到我十一歲那年,黑老頭解決了那幫黑道,正式成為黑道的龍頭老大後,我才開始讀小學一年級。」
紈綺簡單解釋她的身世。時尚書屋
「所以我在上學途中被高年級的壞學生欺負時,你才會一點懼色也沒有,甚至還很英勇的打退那三個以大欺小的傢伙。」
洪薔依然十分吃驚。天!這可是項天大的消息,若是讓繚綾和羅綃知道了,不知會有何感想?她們一直只知道紈綺的生日日期,還滿心以為四人同年,不過都相差幾個月而已,也就此排了姊妹長幼次序,沒想到純綺竟然比她們大了四歲?!
「嗯,當時為了我的安全着想,母親要我學一些防身術,雖然只是花拳繡腿,但已足以對付那些小傢伙了。」
紈綺的聲音中帶有濃濃的睡意,她好想睡個午覺。
「當時你也只是一個小孩子也。」
洪薔愈聊愈起勁。
「那時候我才沒想到那麼多,只知道不能讓他們三人欺負你一個,如此而已。」

「那種樣子倒是和你現在的辦事作風如出一轍,不顧一切,率性而為。」
洪薔笑道。「紈綺,那你乾爹乾媽最近還好嗎?你每次回台灣時有沒有常去探望他們?」
「有啊,只要我有機會回台灣,一定會專程回家和爸媽打聲招呼。他們和你一樣,都希望我辭掉紐約的調查工作,回台灣找個好人家嫁了,或是找份較安定的工作做。其實爸媽年紀也大了,我知道他們很需要人陪伴,但我就是還放不下紐約的工作。」
紈綺有些無奈地說道。時尚書屋
她口中的爸媽指的是母親生前的好友夫婦,膝下無子的他們一直把紈綺當成自己親生女兒般疼愛,而和乾爹乾媽感情相當好的紈綺,從學生時代為隱藏自己私生女身分和複雜的背景,口中所提的爸媽即是乾爹乾媽,對於親生母親及黑老頭卻是絶口不提,火天使其它的成員也僅知道純綺是和她乾爹乾媽住一起,對於向來沉默寡吉的絨綺所知不多。洪薔和絨約兩人感情甚篤,因此對紈綺的身世又比羅綃和繚綾多知道了些,有關黑老頭的事情也略知一二。
「你的調查工作真的很危險,每天還得跟那些掃不完的毒販周旋,難怪他們會擔心了。」
洪薔小有同感。「你現在案子查得如何?」她順道問。
「昨天晚上我裝病去了樂園醫院一趟,結果無功而返,害得我早上去參加慶祝大會時差點打瞌睡。」
紈綺邊說邊打呵欠。
「紈綺,為了不剝奪你辦案的樂趣,我只告訴你一個小線索。繚綾她的夫婿對娃娃新娘的事情可是知道得不少,如果你在這方面遇到瓶頸,不妨從他這裡下手,說不定可以找到不少相關資料。」
洪薔提醒她。
「如果我可以向他挖消息,我早就動手了,但我不想給繚綾帶來無謂的麻煩。」
這一點她早想到了。
「你偷偷向焱套話,五人小組其餘的四人又不會知道。」
洪薔賊笑道。
「如果不幸被他們知道了,那焱和阿綾的日子孔怕從此就要鷄犬不寧了。」
她才不做這種缺德事。
「說得也是,焱如果告訴你有關帝京事情就如同泄漏國家機密般,絶對是會被帝京追究的。」
洪薔同意這點。
「好啦,不多說了,我要去補眠了。」
紈綺捆得眼皮都睜不開了。
「OK,那麼我們下次的聚會再見囉。ByeBye.」
「ByeBye.」
由於樂園離台灣較近,加上司徒劍城工作忙碌走不開,因此他和繚綾在周年慶當天一大早才啟程前往樂園。抵達後,負責樂園事務的嚴仲沁早已在機場等候,陪同繚綾和司徒劍城一起出席早上的周年慶大會。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