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語娃娃 第 23 頁


因。” 「你不笨嘛,很有聯想能力。」他回頭稱讚道。 「閉上你的嘴,乳臭未乾的小子。」紈綺瞪他一眼。什麼嘛,這個大約只有二十出頭的小鬼竟然這麼囂張。 「你真的很凶,像你這種壞脾氣的女人是無法成為我們帝京娃娃
作者:易虹 / 頁數:(23 / 0)

「任何偉大的發明在成功之前都不會被常人所認同。」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嚳心平氣和地搖頭。
「他們已經死了不是嗎?」紈綺盯着透明罩內的屍體問。
「生物體在極低溫的環境下,會暫停任何生長活動,維持原有的狀態,且各類細胞冷凍保存過程各有不同的保存液及降溫速度。雖然人體有億兆個細胞,控制降溫是個難題,但未來的事情誰也說不定,或許一百年後人類的醫學科技已經非常發達,也或許我們帝京的醫學特研小組能夠先行一步找到延長人類壽命的方法。總之,不斷向人類的各項極限挑戰,是我們帝京集團的存在目標之一。」
嚳倒是很認真的回答她每一項問題。時尚書屋
「這就是你們的計算機網絡組織取名為「人類極限」的原因。”
「你不笨嘛,很有聯想能力。」
他回頭稱讚道。
「閉上你的嘴,乳臭未乾的小子。」
紈綺瞪他一眼。什麼嘛,這個大約只有二十出頭的小鬼竟然這麼囂張。
「你真的很凶,像你這種壞脾氣的女人是無法成為我們帝京娃娃的,連做勞動娃娃都不夠資格。」
嚳搖頭道。
「鬼才要當你們的傀儡娃娃。」
紈綺用槍再度抵着他的後背,「我不想看這些妄想起死回生的愚蠢死人,帶我去看你們的娃娃。」
她命今着。
「娃娃不在我這裡製造,她們人在禦之鳥。」
嚳老實回答。
「我知道,所以我要你帶我去。」

「這可不在我的能力範圍內。」
他聳聳肩,一副無可奈何的表情。
「那麼我就繼續參觀你的第2研究室。」
說著,她就要走入另一間有着標示的房間。
「第2研究室不許外人參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嚳一手擋下她。
「想必這種不許外人參觀的地方纔是真正有看頭的寶庫,應該不會再有一堆死人躺在低溫設備中吧?」摻着戲謔的話才一說完,紈綺不顧嚳的阻止,逕自走入第2研究室。
和第1研究室僅一牆之隔的第2研究室顯得相當神秘,剛纔那兩名一起搭電梯下來的男子此刻正在隔着玻璃的手術室中,神情專注地檢視躺在手術台上的女子。
一踏人後,紈綺的視線馬上就被躺在手術台上的年輕女子吸引過去。
「這女孩是……」
驚訝萬分的紈綺飛奔到大塊透明玻璃前,整個人几乎都要貼在上面。「她是前陣子失蹤那位美籍日裔的飛車美少女:」
「她不是失蹤,是發生車禍。紐約的帝京醫院對身受重傷的她束手無策後,把她送來樂園醫院,當時她已經呈現腦死現象了。這女孩現在能夠活命,是我和醫研小組在連夜急救後才總算將她的小命救回來的。」
嚳望着躺在手術台上的女孩,簡單的向紈綺解釋。時尚書屋
「這女孩至少已經失蹤半個月了,為何到現在仍然昏迷中?」她不解的問。
「有很多原因,最主要的是她自己不願醒來,沒有存活下去的求生慾望。據聞,當她三更半夜騎着重型哈雷在高速公路飈車時,時速高達一百八十公里,很顯然她和溫小蝶一樣想要一了百了,結束自己的生命。」
嚳面無表情的說。
「暫且不談這女孩的事情,我要你告訴我溫小蝶的聲音有沒有複原的可能?」她乘機問。
「我不知道,」嚳搖頭,「我不負責娃娃事務。」

「別跟我打哈哈,一定有方法讓溫小蝶復聲的。」
紈綺火大了。
「方法是有,不過很困難,至今沒有任何娃娃成功復聲過。」

「你廢話真多,說重點。」
她再度把手中的短槍抵住他的腰。
「OK,我說重點。」
嚳連忙識相地應道。「方法是有,只不過成功的機會不大,禦之島的某處有一池天然清泉,聽說那泉水可以治癒。」
這種時候他還有心情開玩笑。時尚書屋
「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嗎?」紈綺用槍柄頂他一記,騙小孩也不是這種騙法。「沒關係,反正我現在就要你跟我去一趟禦之島。」
她將放在腰際那一大包塑料炸彈秀出來,在他面前晃了晃。「這裡深及地下十五層,要毀掉是輕而易舉的事。」
她認真的說。
「申屠紫築,別嚇我,你這一炸,恐怕連上頭的樂園醫院都會遭殃。」
嚳連忙安撫
「那就乖乖帶我去禦之島。」

「我還能有選擇嗎?」嚳無奈的點頭。「不過我只負責帶你去小島,到了島上後,我就不管你的死活了。」
他事先聲明。
「你顧好你自己就行了,趕快祈禱我手中的槍不會走火吧。」
臨走前,紈綺望了泰蜜拉一眼,決定等辦完禦之鳥的事情後,她要立刻請調查局來處理這一切。事不宜遲!
司徒劍城聽從紈綺的建議,連夜帶著溫小蝶回到台灣後,便立刻從日本把正在參加國際醫學會議的知名耳鼻喉科權威請到台北,為喉嚨失聲的溫小蝶診治。
不願讓小蝶住在醫院的司徒劍城將自家的房間改裝成病房,並聘請二十四小時的護士隨時看護着溫小蝶。
待醫生非常仔細地替溫小蝶進行一連串的檢查後,便和在一旁等候的司徒劍一起步出房間。
「醫生,她的情況怎麼樣?」司徒劍城急問。
「司徒先生,老實說,溫小姐的喉嚨並沒有外傷或是其它病況,可是她卻失去聲音無法開口說話,這種無緣無故的失聲是我第1次見到。」
醫生自己也覺得很納悶。
「不是有什麼金屬東西被植入她的聲帶,造成聲帶肌肉痙鑾引起的嗎?怎麼會沒有其它外傷或病況?」司徒劍城記得洪薔足這麼說的,還說這消息絶對錯不了。
「根本沒發現她的聲帶有異物,雖然肌肉痙鑾確實有可能造成失聲,但是溫小姐的聲帶並無此病況,所以真正導致失聲的原因目前還不清楚,我們得持續追蹤調查。」

「完全沒有複原的機會嗎?」他問。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廣告&友善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