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不語娃娃 第 5 頁


戰性的事務,對女人也是,我想他對紫築一定會很好奇的棗在他知道紫築拒絶和他相親的消息後。」菊龍之助愈想愈開心,隨即大口喝起酒來。自從被調到紐約,溫小蝶就在帝京集團的總部擔任禦的機要秘書。 溫小蝶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
作者:易虹 / 頁數:(5 / 34)

「小姐很有個性,擁有日本女性所欠缺的獨立性格,難怪社長如此重規紫築小姐。」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和服美女邊斟酒邊說。
「如果她願意回來我身邊就好了,她是個不可多得的領導人才,做調查人員實在是糟蹦了她的能力。」
菊龍之助感到相當可惜。
「小姐或許已有喜愛的男人,所以才拒絶你的好意。」
和服美女年紀雖輕,卻顯得非常沉穩。
「別忘了,「男人絶緣體」這封號可不是空穴來風,我這女兒凶得很,普通男人想治住她恐怕很困難。”菊龍之助心裡盤算着該如何讓女兒乖乖回到日本。
「竹下內彥不是普通男人。」
和服美女說。
「所以我才找他。」
菊龍之助絲毫不被女兒剛纔的態度打敗,她的不馴反而更加激起他的鬥志。「內彥喜歡具有挑戰性的事務,對女人也是,我想他對紫築一定會很好奇的棗在他知道紫築拒絶和他相親的消息後。」
菊龍之助愈想愈開心,隨即大口喝起酒來。時尚書屋
自從被調到紐約,溫小蝶就在帝京集團的總部擔任禦的機要秘書。
溫小蝶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她聰明能幹、美麗大方,又守口如瓶,的確是個相當稱職的秘書人選。
而她和禦之問的關係更是撲朔迷離,有人說她是禦的情人兼秘書,也有人說她是禦的新娘候選人,但兩人真正的關係恐怕只有他們自己最清楚。
這天中午,禦和溫小蝶忙完手邊的工作,兩人正在辦公室享用自外面餐廳送來的中國菜。
禦很喜歡吃中國茉,這點倒是和溫小蝶志同道合。
「小蝶,今天晚上我要你陪我出席一個宴會,晚上我會去接你。」
禦和溫小蝶面對面坐在樓高九十九層的專用休息室中。
「我……今晚有事。」
溫小蝶納納地說。
「有什麼事?」
「我……不太舒服,想在家好好休息。」

「小蝶,這已是你這個月第3次拒絶我了。」
他正色看她。
「對不起。」

「小蝶,我們兩個在一起也有十年了,你是我一手培養的專屬娃娃,所受到的待遇和其它娃娃比起來可說是天壤之別。你有個人的房子、車子、活動空間,高高在上的職位,花不完的金錢,我不知道你對目前這種待遇還有什麼不滿?」禦不悅地望着低頭道歉的她。比起其它娃娃,溫小蝶是個特例,不論是在年齡方面,或是所享有的各項優渥待遇。
「禦……」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溫小蝶猶豫了一下。「我想請假,好好休息-陣子。」

「小蝶,你的心還在司徒劍城身上是吧?」他轉移話題。「你知道當初我為什麼願意犧牲你,讓你去當誘餌,而不派其它娃娃出馬?」
「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只是不願承認而已。」
禦抬起她的下顎,逼她正規他。「我一直對你很有信心,深信你會順利完成任務,並且回到我的身邊。只可惜你不但沒有完成任務,就連心神也被司徒劍城懾去,直到現在事情都過去一年了,你的情形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趨惡劣。」
他的眼神忽而深沉,忽而不定。
「禦,我不想當娃娃了。」
溫小蝶鼓起勇氣說。
「小蝶,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他沒有生氣,眼神更加深遂。
「我當然知道。」

「我要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想要背叛我?」他開始抽菸。
「我沒有要背叛你,只是想過自己的人生,不想一輩子背負帝京之名,如此而已。」
她知道禦只有不悅或心煩時才會抽菸。
「小蝶,你還記得我們第1次見面時,我對你說過的話嗎?這輩子你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以帝京娃娃的身分活下來,另一則是死去。事隔十年,這項規則仍沒改變,你若自卸下娃娃的身分,無疑是死路一條。你還這麼年輕,不會想這麼早死吧?念在你過去表現優秀的份上,你剛剛的話我會當作沒聽到。」
他對她是很愛護的了。時尚書屋
「我想休假。」

「娃娃沒有所謂的休假。」
禦皺眉。「你必須做的就是極力討好你主人的歡心,並且儘力完成你的工作,懂嗎?」
「我明白了,我不會再說剛剛那些傻話。」
溫小蝶咬着唇地低下頭。
「很好,晚上我去接你。」
他邊說邊抽一口煙。
「不,我想自己開車。」

「隨你,人到就好。」
禦面無表情的看著她說。

台北司徒宅邸

「哥,你真的要去紐約啊?帶人家一起去好不好?」繚綾央求明天要遠行的司徒劍城。
「不行,你現在是焱的老婆了,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三天兩頭往外跑。」
司徒劍城一口拒絶妹妹的要求。
「可是焱最近為了樂園周年慶的事情,忙得都沒時間陪人家」繚綾抱怨道。
「阿綾,你可以找些事情做,譬如去找你的朋友玩,或是請奶媽教你烹飪,日子才不會這麼無聊啊。」
他向她建議。
「人家不想找別人玩嘛,我也要去紐約。」
繚綾咕噥着。
「阿綾,你又任性了喔。」

「哥,溫小蝶現在也在紐約不是嗎?」她仰頭問。
「可能吧,我不清楚。」
司徒劍城故意回答得不在乎,他已經很久沒有她的消息了。
「哥哥會去找她嗎?」
「不會。」
他搖頭。
「哥,如果小蝶姊姊願意退出帝京集團,你會和她舊情復燃嗎?」繚綾早就想問這問題了。
「不知道。」
他回答得很乾脆。
「哥哥不誠實,一直迴避人家的問題。」
繚綾嘟着小嘴,不滿的抗議。
「總之,你不能去紐約,要乖乖待在家,不要再讓哥哥操心了。」
司徒劍城拍拍她的頰,交代道。
「好啦,可愛的妹妹遵命,老哥。」
繚綾服了他了,說了老半天,結果她還是沒能跟去紐約。
算了,她還是乖乖在家等老公回來吧。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