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時尚書屋 - 適合各種裝置閱讀的免費網路書庫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不語娃娃 第 7 頁


醒來,方便嗎?」她問。 「當然非常歡迎,有你這美人陪我,我開心都來不及了。」他笑道。 「別耍我了,「男人絶緣體」這封號不曉得是哪個大嘴巴發明的。”紈綺斜睨他一眼。 「男人怕你並不表示你沒有魅力;相反的,有的
作者:易虹 / 頁數:(7 / 0)

「聽說她和司徒家族的小開司徒劍城在結婚當天取消婚約?」K.K.很少注意社會新聞的,不過一年前這件新聞閙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就連他也有所耳聞。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嗯,這是事實,也正是因為這件事讓溫小蝶被調回紐約。」
紈綺望着臉色蒼白的她,為她感到心疼。
「先別談溫小蝶了,你最近的工作還順利嗎?」他關心的問。
「還好啦,除了抓毒販外,我還兼調查數起有關少女失踩的案件,可是這案子都已經進行一年了,一直沒有什麼具體的進展,帝京集團果真很不好搞。」
紈綺有些氣餒。
「帝京集團財大勢大,就連美國政府都對它禮讓三分,你當然不好調查囉。來,再陪我喝杯咖啡,休息一下。」
輕鬆地將溫小蝶的傷口處理完後,他再次將她杯中的咖啡倒滿。
「K.K.,我想在這裡等到溫小蝶醒來,方便嗎?」她問。
「當然非常歡迎,有你這美人陪我,我開心都來不及了。」
他笑道。
「別耍我了,「男人絶緣體」這封號不曉得是哪個大嘴巴發明的。”紈綺斜睨他一眼。
「男人怕你並不表示你沒有魅力;相反的,有的男人就喜歡你這種彪悍中帶著冷漠的女人。」

「謝謝你的安慰,我很有自知之明的。」
紈綺沒好氣的說。「對了,我最近可能會和人火併,你那邊有什麼好東西賣給我玩玩吧!」她還是對刀槍軍械這些男性化的東西較有興趣。
「當然有許多好玩意兒,從大到小,從電磁干擾炸彈、戰斧飛彈到隱匿式轟炸機,任君挑選。」
說著K.K.拿出一本目錄遞給她。「當然,裡面也有私人發明、未上市的新式武器。」

「哇塞,我才一段時間沒來晃晃,你就已經堆了這麼多好貨。」
紈綺翻着目錄,眼睛都亮了起來。
「對象是你,我才願意先賣給你,不然這些貨老早就被黑市搶光了。」
K.K.故意賣她人情。
「謝啦,有機會再報恩。」
紈綺翻着目錄上的照片,心動得不得了。還好她一向沒有太多錢可隨便亂花,不然這本冊子裡的小型武器一定會被她全部買走。「我要這個,還有這個,這一款黑色的看起來不錯,也來一支好了……」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下訂單的同時,K.K.拿起筆認真的記着,不明就裡的人還以為他們在寵物店買小狗小貓。
直至第2天中午,溫小蝶才悠悠甦醒,這時紈綺正在病床旁的小茶几土神情專注的使用計算機整理辦案資料。
溫小蝶一清醒,紈綺立刻警覺地關上計算機。
「你可終於清醒了。」
紈綺心底的石頭總算放下,她若一直不醒,她就要開始懷疑K.K.的醫治能力了。
「你是……阿綾的朋友?」溫小蝶躺在病床上,大夢初醒般的看著她。
「嗯,沒想到一年不見你還記得我。」
紈綺摸了摸她的額頭,還好燒已經退了。
「我怎麼會在這裡?」她打量四周陌生的環境問。這地方到處都是精密的高科技電子儀器,不像是普通的醫院。
「你昨晚發生車禍,而我剛好經過,所以就把你救了回來。」
紈綺簡單回答。
「你為什麼要這麼鷄婆?」溫小蝶的神情黯了下來。
「咦?」
「你不該救我的,為什麼不讓我撞死算了。」
她那漂亮的眼睛襄有着很深的哀愁。
「我就知道。」
紈綺翻了翻白眼,「我真是好心被狗欺。」
她救溫小蝶雖是有目地的,但也不全然是那般,只是很想救她,且非救她不可「而已」。
「我現在人在哪襄?」溫小蝶問。
「紐約哈林區一棟破公寓的地下室。」

溫小蝶沉默了一會兒。「我得走了,否則會給你帶來麻煩。」
說著,她強忍着身體的不適硬要起身。
「你要走我是不會攔你啦,反正如果你走得動就請便,不過我不知道你最後那句話是什麼意思,什麼叫作你會給我帶來麻煩?」紈綺將她再度壓下。
「我真的得離開這裡,如果讓帝京的人知道是你把我劫走,吃虧的人會是你。」
溫小蝶掙扎着。
「小蝶小姐,我不否認我昨晚救你的確有點「搶人」的味道,但是和帝京作對,會吃虧的人未必是我,特別是我對帝京又下過一番工夫研究。”紈綺頗自豪的說。
「你把我藏在這裡也沒用,帝京很快就會找到我的,我身上裝有追蹤器。」
她絶對不能拖累到其它人。
「我知道啊,你的衣服、耳環、戒子上全都有超微型電子發射器,我已經把它們拆下來送給K.K.當作研究樣本了。」
那些東西對紈綺只是小CASE罷了。
「為什麼你一點也不害怕帝京集團?」溫小蝶不解地問,
「怕?!我幹嘛要害怕呢?」紈綺大笑一聲。「人類對於未知的事情的確會產生恐懼感,但是隻要認清你所懼怕事物的本質,那些讓人恐懼的事情也就沒有什麼大不了的。就如同我對帝京集團有着相當的認識,比起那些不瞭解帝京、人云亦云的無知百姓,我自然顯得理智多了。」
紈綺解釋道。時尚書屋
這世上會讓她害怕的東西環真少呢。
「你是誰?到底是什麼身分,為何你對帝京集團如此瞭解?」溫小蝶戒備地看著她。
「我是申屠紫築,聯邦調查局專員,最近正在調查幾起和帝京有關的少女失蹤案件。」
她自我介紹。
「你是FBI?」
「嗯。紐約著名的「男人絶緣體」,你該聽說過吧?”紈綺自嘲。
「紫築小姐,你到底為什麼要救我?」溫小蝶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當然會對紈綺主動救她的動機感到懷疑。
「因為我需要借助你的力量幫我解開有關帝京的一些疑問。」
紈綺坦言道。
「你白費心機了,我不會幫你的。」
溫小蝶連考慮都沒考慮的一口回絶。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站的全部文字在知識共享署名 - 相同方式共享3.0協議之條款下提供,附加條款亦可能應用。(請參閱 使用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