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說愛情會回來 第 11 頁


樓下,就有人叫住了我。聽不出是誰,因為我對聲音很不敏感。想來,終歸是熟人,才知道我叫胡平凡。我轉過頭,回眸一笑。迎接我的卻是張米粒,拋開別的不說,張米粒這個伶俐可愛的名字取在這麼一個俗氣的女人身上,實在讓我痛
作者:張靜安 / 頁數:(11 / 53)

雜誌社的同志就差沒列隊歡迎我了,估計我休息的這半個月,雜誌社靠這麼幾把老骨頭,肯定是進不了什麼錢的。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平凡,有你回來就好,革命工作缺少不了你這樣的好同志啊。」
主編扶着他的老花鏡,把我迎到他的辦公室裡。時尚書屋
在我進這個老掉牙的雜誌社之前,雜誌社的外聯是一個四十多歲,人前人後都很喜歡用一根細竹簽剔牙齒的女人。雜誌社年年都完成不了上面給的任務,主編年年都挨批,就在他即將被迫退位讓賢的時候,我進來了,於是這家走在倒閉邊緣的雜誌社活生生地被我的酒量給救活了。時尚書屋
我真偉大,因為我是胡平凡。時尚書屋
「胡平凡。」
下班回家,我才走到公寓樓下,就有人叫住了我。聽不出是誰,因為我對聲音很不敏感。時尚書屋
想來,終歸是熟人,才知道我叫胡平凡。時尚書屋
我轉過頭,回眸一笑。時尚書屋
迎接我的卻是張米粒,拋開別的不說,張米粒這個伶俐可愛的名字取在這麼一個俗氣的女人身上,實在讓我痛心疾首。時尚書屋
我的笑容頓時僵住。我的嘴角機械誇張地做着上下運動,我想讓她知道,我剛纔不是在對她笑,是在做口腔保養運動。時尚書屋
「胡平凡,很高興見到你。」
她走上前來,和我親切握手。時尚書屋
「你怎麼知道我住這?」我警覺起來,
「還能怎麼知道,耀揚告訴我的。」
她不以為然地說。時尚書屋
「耀揚?他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我半信半疑,懷疑她是哪天突然看見我,然後跟蹤至此的。時尚書屋
「耀揚沒有什麼事是不告訴我的。我家裡出了事,耀揚說我在這個城市沒有一個朋友,讓我有急事就來找你。他說,你是個很好的人。」
張米粒說。時尚書屋
「朋友?你的那些朋友呢?」我指的是那些被她玩弄過和繼續玩弄着的男人。時尚書屋
「你知道,那些男人對我來說已經是過眼雲煙。」
她顯然明白我的意思。時尚書屋
「耀揚也是你過去的男人,你為什麼還纏着他?」我乘機譏諷她。時尚書屋
「耀揚他是真心愛我的。」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她回應我。時尚書屋
「可是他已經說過不會跟你在一起了。」
我說。時尚書屋
「那是因為他怕我再次拋棄他,而我認為,我不會再拋棄他了。」
張米粒一口氣說了兩個拋棄,這兩個拋棄讓我聽起來是那麼的不順耳。時尚書屋
「那你來找我幹什麼?」我的煩躁開始寫在臉上了。時尚書屋
「耀揚不是說你很好,會幫我嗎?」這個女人此時看起來又是那麼的楚楚可憐。時尚書屋
「什麼事,你說吧。」
看在耀揚說我是個好人的情面上,我耐着性子問她。時尚書屋
「你知道,我一直和父母關係不好,現在得搬出來住,但是我一個人,那麼多東西……」
「你是說,讓我幫你搬家?」我緊皺起眉頭。時尚書屋
「我幫你出錢請搬家公司吧,我哪搬得了。」
我脫口而出,我胡平凡除了掙錢和花錢,沒什麼別的能耐。時尚書屋
「不是。你也是女孩子,你知道,光是我那些從巴黎帶回來的化妝品就叮叮噹當的幾袋子,這些只有我們女孩子才知道怎麼清理。」
張米粒不緊不慢地說。時尚書屋
巴黎?我白了她一眼,我真想說你還好意思提巴黎。時尚書屋
因為耀揚說了一句我是好人,我就得帶著我的柳葉眉、小蠻腰去給我最討厭的女人張米粒搬東西。時尚書屋
如果有一天,耀揚說胡平凡,你這麼一個沒意思的人還活着占地幹嗎?我估計我準得一頭栽進東湖裡,以身徇情,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時尚書屋
悼詞我都已經想好了:胡平凡同志的一生,生得卑微,死得壯烈。時尚書屋
我極不耐煩地跟在張米粒的身後,拐了一個又一個的衚衕。時尚書屋
「究竟到了沒有啊?」 我已經很久沒走過這麼長的路了。時尚書屋
「到了,就這家。」
張米粒指着衚衕口的那個半木製半青磚結構的老房子。時尚書屋
「這就是你家?」我完全沒想到她這樣身上掛滿了珠寶首飾的女人居然出生在這種清貧之家。時尚書屋
況且,即使原本家底很薄,以她玩弄男人的手段,早就把家建成深宅大院了。時尚書屋
「這真是你家?」我繼續懷疑。時尚書屋
「當然啊。」
她回答。時尚書屋
「可是,你早就不應該住這了啊?」我很直白地繼續問道。時尚書屋
「為什麼?你是覺得我應該會有很多錢對嗎?男人給的錢畢竟不是我自己賺的,花起來不心疼,難道還存得住?」張米粒不以為然地回答。時尚書屋
「可是,像你這樣的人,至少也買得起房子、車子什麼的吧。」
「不瞞你說,去年年底,耀揚曾想送我一套房子,但是我沒要。」
「耀揚?房子?」
「是的,耀揚跟我認識一年,也來過我家,他在電話裡跟我說他也理解我為什麼要跟那個男人去巴黎。你知道,耀揚一直過着富足的生活,我從小走過的日子,他不敢想象。」
「可是,你為什麼不接受?還離開耀揚去了巴黎?」我徹底糊塗了,糊塗中滿懷着酸酸的嫉妒。時尚書屋
「我愛上了那個要帶我去巴黎的男人。既然我拋棄了耀揚,就不能接受他那麼貴重的東西。可是,那個老男人很快就在巴黎拋棄了我。」
張米粒語氣平淡極了,彷彿在說別人的事情,
「所以你回來找耀揚?」我恢復了對她的鄙視。時尚書屋
「平凡,這幾年跟無數個男人交往過的經歷告訴我,女人,不能找自己最愛的人,要找最愛自己的人。」
這話聽起來一點也不新鮮,我甚至十分討厭她說的這句話。時尚書屋
她的意思是說,耀揚是最愛她的人,而我,是最愛耀揚的人。時尚書屋
她找耀揚是天經地義的。時尚書屋
「愛情是會變的,沒有誰一定會忠貞不渝愛誰一輩子。還有,張米粒,你以後別叫我平凡,叫我胡平凡。」
我怒火中燒。時尚書屋
但是,發完怒火之後我還得像個丫環似的幫張米粒把一大堆私人用品堆在的士車上,幫她一起搬進了她的新家。在米蘭閣租的一套兩室一廳的房子裡。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