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地方任何裝置,讀您想讀。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聽說愛情會回來 第 3 頁


,倒了酒,和小漫幹掉第1杯、第2杯、第3杯……小漫終於倒下了,倒在這個男人的懷裡。「她叫喬小漫,畢業于X大學,畢業的第1個半年在電台做實習編導。」男人對著我,首次開口。「你們認識?」我詫異地問道。「當然
作者:張靜安 / 頁數:(3 / 53)

「平凡,你還沒有談戀愛的慾望嗎?喜歡你的男人不止一兩個吧?」小漫問我。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我對那些男人沒興趣。」
我慵懶地說。時尚書屋
「平凡,我佩服你。要是沒有男人,我可活不了。」
小漫嘆氣。時尚書屋
蘇芙酒吧裡的慢搖歌曲,總是能搖得人心碎,這是小漫在喝光一瓶芝華士後說的。時尚書屋
而我,從不和女人喝酒,哪怕是再好的朋友。我的酒量是用來對付男人的。時尚書屋
「小姐,這瓶酒是隔壁的那位男士送的。」
酒瓶剛空,服務生不失時機地走了過來。時尚書屋
我和小漫同時轉過了身。時尚書屋
鄰桌,坐著一個孤獨的男人。時尚書屋
「喂,你過來啊。」
小漫眼神迷離,小指一勾,那個男人應聲而至,坐在小漫的身邊。時尚書屋
「你——認識我嗎?」小漫指着自己的臉,細尖的瓜子臉在這個時代依然佔據主流。時尚書屋
男人沒回答,倒了酒,和小漫幹掉第1杯、第2杯、第3杯……
小漫終於倒下了,倒在這個男人的懷裡。時尚書屋
「她叫喬小漫,畢業于X大學,畢業的第1個半年在電台做實習編導。」
男人對著我,首次開口。時尚書屋
「你們認識?」我詫異地問道。時尚書屋
「當然,那一年,我在電台做主持。」
男人說。時尚書屋
「可是,她為什麼不認識你?」我疑惑。時尚書屋
「在她生命中出現過的男人,她從來都不會留下記憶。事實上,我到電台沒幾天她就走了,我們的交往也只維繫了兩三天。」
男人憂鬱地說。時尚書屋
「可是這怎麼可能?」他的話聽起來有些荒唐。時尚書屋
「這是她的優點,只是很多被她拋棄過的男人都沒有想到,還能再一次以全新的姿態出現在她的面前。」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男人肯定地說。時尚書屋
「你覺得你很聰明嗎?你不怕再一次被拋棄?」我好奇地問道。時尚書屋
「當然怕。但是,至少現在,我在她看來,是全新的一個陌生人,我們還可以談一場戀愛。她不再認識我,我就已經是再生了。我該滿足。」
男人的眼睛在黑暗中如明燈般一閃一閃。時尚書屋
「你叫明治是嗎?看起來,你一點也不明智。」
我說完這句話就離開了,並且讓他帶走了小漫,因為小漫說,沒有男人她活不了。時尚書屋
誰也不知道,就在這個神秘的晚上,我遇到了耀揚。遇見的那天,我絲毫沒有感覺到這個男人對我的一生將帶來怎樣的顛覆。時尚書屋
耀揚也是當晚蘇芙酒吧孤獨男人中的一員,他說他坐在我右邊的鄰桌,一直在看著我,但我卻絲毫沒有察覺。時尚書屋
「看我的人太多了,你長得太平凡,我哪會注意到你。」
這是我對耀揚說的第1句話,帶著明顯的驕傲。小漫說的,對於男人,我們手到擒來,我甚至還沒轉身看他就說出這樣的話。時尚書屋
然而,我還是想錯了。時尚書屋
「你的包掉在沙發角落裡了,我正好看見,就給你送過來了。一個女孩,沒包怎麼回得去。」
耀揚的口氣很清淡,讓我聽不到他有以此來追求我的成分。我心有不甘,我甚至認為,他無非是想採取欲擒故縱的招數。時尚書屋
這種男人,在畢業後這一年,我見過不少。時尚書屋
我轉過頭,我就不相信,我驚為天人的回眸一笑打動不了他。時尚書屋
「你是?我怎麼覺得你好面熟。」
這是我在恍惚間冒出的話。這句話聽起來一點也不高明,每個男女在想認識對方的時候都會說,你好面熟,你像我小表弟,你像我大姨媽之類的。時尚書屋
然而,我對天發誓,天地良心,迎面的耀揚我真的見過。時尚書屋
「你去過X大學嗎?」我問。時尚書屋
「X大學?好像兩三年前去過,見網友。」
他想了想回答道。時尚書屋
「你是不是有個網友叫CINDY?」我繼續問,
「CINDY?對啊。可是,你怎麼知道呢?」他疑惑地皺起了眉頭。時尚書屋
「我當然知道,CINDY是我的室友,大二的那年,宿舍調整,我們在一起住過一年。」
我抑制住驚喜。時尚書屋
「我還知道,CINDY去見你的那一天,穿著紅色臂間帶白色條紋的運動衣。」
我繼續說道.
「你怎麼會知道得這麼多,我好像從沒見過你啊?」他徹底迷惑了。時尚書屋
「你當然沒見過我。CINDY那天穿的衣服是我借給她的,那件衣服,我買回來才三天,一直捨不得穿,最後,成全她了。你們後來是不是成為了男女朋友?」我哀哀地說。時尚書屋
「耀揚,對,你就叫耀揚。那天是中午,你站在我們公寓樓下籃球架旁邊,穿著綠色的褲子,很寬大,黑色的T恤上面是正在扣籃的櫻木花道。」
我補充道。時尚書屋
「可是,這麼久了你怎麼連細節都還記得這麼清楚?」他微笑着問道。時尚書屋
「當然,我記得我斜着腦袋在窗戶邊看了你很久,你雙手插在一起,一副處事不驚的樣子。」
是的,那一天的景象在我的腦海裡一直揮之不去。時尚書屋
籃球架的後面,是一棵高大的梧桐樹,那一天,梧桐樹上掉下的葉子,正好搭配得上他臉上淡淡的笑容。時尚書屋
每個少女心裡都藏有一幅風景,大多是難以遇見的風景,而那一天,我遇見了。時尚書屋
滿腹的少女情愁,豁然開朗。時尚書屋
如果一定要問被家庭的巨變攪和得對男女之情心存恐懼的我是否對某個男人動過心,我想,能算起來的也只有他了。時尚書屋
儘管那個男孩屬於CINDY,並不屬於我。時尚書屋
儘管在後來我又知道,那個男孩也不屬於CINDY,他們在匆匆見了一面後就揮手告別了。時尚書屋
1999年到2002年,兩三年的時光,耀揚已經由男孩長成了男人,他的臉不再白淨,但也不是古銅,而是黝黑。時尚書屋
「耀揚,我們算得上是舊識,是嗎?」我和耀揚走在酒吧街的繁華里。時尚書屋
「當然,但是,可以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嗎?」
「胡平凡。」
「胡平凡,你的名字真有意思。」
「是嗎?可是,你千萬別認為我很平凡,我一點也不平凡。」
「可是,平凡不好嗎?我喜歡平凡。」
「你喜歡平凡?你是說你喜歡我嗎?」我把話說得很輕快。時尚書屋
耀揚就淺淺地笑了。時尚書屋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本文可能含有成人內容,敬請斟酌閱讀。
八方精彩

分享與評論